控制癌症帶來最大的恐懼之一:疼痛

2019/9/16  
  
本站分類:其他

控制癌症帶來最大的恐懼之一:疼痛

  恐懼是重新恢復健康的最大障礙!癌症常帶來兩種恐懼:疼痛的恐懼和過早死亡的恐懼。我們創造出一種對疼痛與死亡過度驚恐的文化,並視其為無法控制、負面的事,這種恐懼往往會造成個人在面對癌症時的無助--而且恐懼的影響遠超過病情本身。
  疼痛需要被控制──我們可以自己控制疼痛的感覺!前提是,在處理、控制疼痛的感覺之前,請記得檢查並釐清造成疼痛的原因。

醫療如何控制疼痛?
  當人感到疼痛並且持續感到疼痛,好奇心將會被消磨掉,注意力也會被耗損掉……,其他事情對我們而言將變得不再重要。所以,如果真的感到疼痛,治療疼痛是當務之急。只有疼痛得到控制,你才有機會重新發展出自己改善的方法。
  透過醫療手法舒緩疼痛,通常都是使用止痛劑。止痛劑確實有一定的功效,但會產生副作用,有些止痛劑會讓人上癮,有些止痛劑則會影響正常思考,降低生活品質。透過諮商、催眠、針灸等協助,以及使用機器進行物理治療如經由電流刺激神經、肌肉、細胞的電氣療法還不錯;透過手術切除疼痛部位的神經也很有用;安寧照護團隊十分擅長控制疼痛,有需要也可請教他們在這方面的專業知識。
  有些不算極端,但頗具實驗性的方法也可以減緩疼痛:有開業醫師指出,在靜脈注射大量抗壞血酸鈉──即一般熟知的維生素C,可減緩持續性疼痛;Iscador是一種德國槲寄生萃取物,注射效果頗為良好;在許多病例中,使用極富爭議的Laetrile(杏仁核萃取物)也能減緩疼痛。
  我在家裡常使用兩個很管用的方法:一是把永遠有用的熱水瓶放在生病的部位,一是效果廣泛的咖啡灌腸。另外,許多人發現改變飲食習慣可大幅降低疼痛感;移除身體中任何有毒的物質,也可進一步減輕疼痛。

自己控制疼痛的2個有效方法
  《14天壽命多活45年的治癌奇蹟》分享到:心智會透過兩個方法改變我們對疼痛的感受,那就是抽離法及正念。

抽離法
  抽離法就是將注意力從疼痛感受轉移到令人喜悅、可控制的事物,我們可以在無意識的狀態下,經由思考不集中或是審慎使用意象法或假設法來進行抽離法。抽離法很有效,它可以減少、避免,甚至是忘記疼痛。
  薇拉因為脊椎側彎而參加靜坐團體,希望以此舒緩疼痛。她表示,讓自己忙個不停很重要:「當我去上班與人有所互動時,就會忘了背痛。我愈投入工作,感覺時間過得愈快。我覺得愈忙愈好,一天中最糟的就是睡覺的時候,我花了好多年時間,只為找出最舒服的睡覺姿勢,因為睡覺時痛得最厲害。」
  這種情況十分常見。讓自己忙碌,特別是全心投注於工作或分心(例如看一部好電影),都是一種抽離法。把對某樣事物的注意力放在心智最重要的地方,疼痛的感覺就不會那麼嚴重。當白天所有事情都做完了,心智再也沒有其他需要關注的事情時,疼痛就會成為晚上的最後一件事。「到底還要痛多久?」「明天會更好,還是更壞?如果更糟怎麼辦?」沒有足以分心的事,也沒有抽離的方法,心智與情緒開始出現混亂,因此疼痛感會更明顯、更強烈,也更令人沮喪。
  瞭解解除疼痛的方法,以及抽離法及分心如何影響疼痛感,會讓我們更有信心控制疼痛。抽離法很有用,全心投注在喜悅與振奮的活動能紓解疼痛,若能同時透過連結身心的技巧使用抽離法(Ex.利用內在意象進行抽離法),更能有效消除疼痛。
  不過,抽離法牽涉到的是抽離──抽離了與當下真實經驗的連結。是否還有其他可能性?除了逃避疼痛,我們是否可以全心將疼痛拋諸腦後?

以正念控制疼痛
  這是個控制疼痛的綜合性方法,必須花點時間學習、瞭解與練習。不過,只要花時間練習,就能愈快掌握這個極為有效的方法,學會控制特定的與慢性疼痛。

真正的疼痛不會造成痛苦
  從過去的經驗得知,人只要疼痛到達某個程度就會非常痛,不論它是來自生理因素或心理因素──只要在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痛苦,就會產生疼痛。我個人就曾經歷過一段非常痛苦的時光,因為我得了據說是最疼痛的癌症。那麼,我怎麼會認為真正的疼痛不會痛?
  能夠免於疼痛痛苦的關鍵原則,就是瞭解──真正的生理疼痛不會造成痛苦或傷害,它只是種不愉悅的刺激,而心理疼痛則是難以忍受的痛苦。
  請想像氣溫高達攝氏四十二度,又熱又不舒服──但會產生痛苦嗎?恐怕只有少數人會感到痛苦或受到傷害。這個氣溫並不會對生理造成傷害,何況明天可能就會涼快一點;我們忍受這樣的高溫,盡可能繼續工作。
  請想像:若氣溫高達到四十三度,將導致人們開始死亡,接著會發生什麼事?疼痛的心理因素將會轉化為行動:面臨高溫的恐懼,人們肯定會擔心天氣狀況,並極力限制自己的活動。我相信即使氣溫降到四十二度,仍會讓人們感到非常痛苦。
  人類的這種心理性疼痛非常強烈,然而,安慰劑效應其實可以擊敗心理性疼痛。許多實驗都顯示出安慰劑的效果,即使是最嚴重的疼痛都能得到控制,而且已有大量科學證據證實它在醫療上具有令人關注的益處。

轉化恐懼,讓自己獲益
  大部分人到了一定歲數,對疼痛的心理反應早已根深蒂固。這些心理反應是我們的恐懼,或試圖讓自己獲益的反應。
  我們很容易理解恐懼是什麼。有關個人的恐懼,像是:「為什麼那麼痛?」「情況會更糟嗎?」「我能再恢復健康嗎?」「我會不會死?」或是經濟方面的恐懼,包括:「我付得出醫藥費嗎?」「我能繼續工作嗎?」「我能重返職場嗎?」也可能是社交上的恐懼:「我會不會被排斥?」「我的家人會怎麼做?」「我的朋友會怎麼想?」「我會不會被拋棄?」在罹患疾病,特別是癌症時,不必花太多時間就可以為恐懼的事列出一張清單。
  有許多方法可以轉化恐懼,但在面對與疼痛相關的恐懼時,最需要學習的是接受現狀,並在必要時果斷地採取行動。這是正念教導我們的事:如何避免擔心明天會發生或不會發生什麼,以及擁有清明的心智承諾自己做該做的事。同時,規律的靜坐及持續練習正向思考都會帶來心智深層的平靜、接納與承諾,許多人發現學著更警醒、靜坐及正向思考,都能明顯地減輕疼痛,甚至感受不到疼痛。

《14天壽命多活45年的治癌奇蹟》

14壽命-立體書封.png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8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