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詩談夏@陳慧文

2019/8/8  
  
本站分類:藝文

讀詩談夏@陳慧文

   讀詩談夏           陳慧文

   夏天到了,炎熱的太陽常曬得人頭暈目眩;六月底,學生們經過一個學期的學習、期末兩天的考試,終於在休業式這天,聽到校長、主任的叮嚀和祝福:「暑假快樂!」學生們縱身一躍、高聲歡呼,作為老師的我,也可以暫時放下粉筆和麥克風,悠閒一「夏」了。

   現代人過夏天,可以吹冷氣、吃冰、玩水以祛暑,古人亦有解熱之法。南宋陸游在仲夏汲取井水直往身上潑,十分痛快:「仲夏苦郁蒸,既夕熱未解。浴罷坐柴門,汲井痛掃灑。」(陸游〈夜坐〉)唐代白居易以清淡的齋食度夏,讓身心靈更加清淨:「仲夏齋戒月,三旬斷腥羶。自覺心骨爽,行起身翩翩。」(白居易〈仲夏齋戒月〉) 唐代杜甫在夏夜打開窗扉迎風納涼,欣賞夏蟲紛飛的景色:「仲夏苦夜短,開軒納微涼。虛明鑑纖毫,羽蟲亦飛揚。」(杜甫〈夏夜嘆〉) 宋代曾几開窗觀賞修長碧綠的竹林,即使無風也覺清涼:「大暑不可度,小軒聊復開。只消看竹坐,不必要風來。」(曾几〈似賢齋竹〉)

   夏日雖然燠熱,卻也是萬物欣欣向榮的時節,此際出遊攬勝,定能飽覽鮮麗的美景、感受到蓬勃的生機,宋代大文豪蘇軾〈過建昌里野夫擇故居〉詩云:「我來仲夏初,解擇呈新綠。幽鳥向我鳴,野人留我宿。」宋代詩人趙汝譡〈屈原祠〉中亦謂:「仲夏草木蕃,初華粲蓮荷。」而夏季出遊,登樓遠眺是個不錯的選擇,在臨風顧盼之時,兼有驅暑乘涼之妙,如唐代元結〈登殊亭坐〉:「時節方大暑,試來登殊亭。憑軒未及息,忽若秋氣生。」宋代吳中復〈西園十詠‧西樓〉:「信美他鄉地,登臨有故樓。清風破大暑,明月轉高秋。」皆在盛夏登樓,而有秋涼之感,清新舒曠的境界,令人心嚮往之!

   此外,高山密林也是避暑佳處。崇山峻嶺、茂林修竹形成天然的屏帳,遮蔽了酷熱的日頭,在涼爽的濃蔭下,享受自然風和芬多精,若有飛瀑奔瀉、山泉淙淙、溪澗清冽,更能讓人暑氣頓消,如宋劉宰〈觀瀑布圖〉:「君看白練飛,杳不見來迹。疑從九霄中,直下姿噴激。六月天無風,大暑煉金石。此景獨清涼,飛雪灑石壁。」孔武仲〈書息山林下〉:「大暑涉長川,前山後山深。……松風為之興,涼冷破煩襟。神骨頭醒快,炎蒸豈能侵。」卞育〈留題靈岩寺〉:「甘泉瀉山腹,聖日穿岩頭。大暑不知夏,爽氣常如秋。」皆在夏日徜徉山林,留下清麗俊逸的詩作。

   讀了古人這些閒雅的詩作,讓我們別再關在室內吹冷氣、抱怨夏季炙熱,打開窗讓田野間的風或海風吹進來,或是前往山巒、森林,來一趟令人身心舒暢的消暑之旅吧!

今日人氣:11  累計人次:8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