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特立獨行的女性──快嘴李翠蓮@文:陳慧文 圖:陳鴻文

2019/6/30  
  
本站分類:藝文

一位特立獨行的女性──快嘴李翠蓮@文:陳慧文  圖:陳鴻文

https://www.kmdn.gov.tw/1117/1271/1274/289417/

(金門日報副刊2018.1.8)

一位特立獨行的女性──快嘴李翠蓮@文:陳慧文  圖:陳鴻文

 最近在明代洪楩編印的《清平山堂話本》中,看到一則有趣的故事:〈快嘴李翠蓮記〉,女主角李翠蓮「姿容出眾,女紅針指,書史百家,無所不通。只是口嘴快些,凡向人前,說成篇,道成溜,問一答十,問十道百。」雄辯的口才、敏捷的思維,如果是在男子身上,可能被稱讚為出口成章、能言善道,但是女子口若懸河,卻違反了傳統女性含蓄婉靜的形象,而且顯得鋒芒太露、喧賓奪主,忽略了女性在家庭中是扮演男性的配角──相夫教子、侍奉公婆,不應經常「逞口舌之能」,更不宜太有主見,尤其是對傳統女性地位與規範的異議。《大戴禮記‧本命》中記載的「婦人七出」中,有一條就是「口多言」,《漢律》中有「七棄」的規定,此後歷代法律都以「七出」為休妻的合法依據。
  小說中李翠蓮出嫁時,對於新婦在夫家門口開口接飯的習俗、「從來夫唱婦相隨,莫作河東獅子吼」的祝詞、在新房中撒五穀的儀式等都很不以為然,當場提出反對;聽到大伯、小姑私下議論她「四言八句,弄嘴弄舌」時,立刻出言辯駁,一點也不忍氣吞聲;李翠蓮端茶給公公時,話說得多了些,公公便大怒道:「女人家須要溫柔穩重,說話安詳,方是做媳婦的道理。那曾見這樣長舌婦人!」李翠蓮不卑不亢地答道: 
  記得幾個古賢人:張良、蒯文通說話,陸賈、蕭何快掉文,子建、楊修也不亞,蘇秦、張儀說六國,晏嬰、管仲說五霸,六計陳平、李佐車,十二甘羅並子夏。這些古人能說話,齊家治國平天下。公公要奴不說話,將我口兒縫住罷!
  特立獨行、又不願妥協於傳統女性形象的李翠蓮,最後終於被夫家休了,回到娘家,也被父母兄嫂責罵。李翠蓮自知她的性格不見容於世人,只有「方外」才是她的容身之處:
  夫家娘家著不得,剃了頭髮做師姑。身披直裰掛葫蘆,手中拿個大木魚。白日沿門化飯吃,黃昏寺裡稱念佛祖念南無,吃齋把素用工夫。頭兒剃得光光地,那個不叫一聲小師姑。
  曾見古人說得好:「此處不留有留處。」離了俗家門,便把頭來剃。是處便為家,何但明音寺?散淡又逍遙,卻不倒伶俐!不戀榮華富貴,一心情願出家,身披一領錦袈裟,常把數珠懸掛。每日持齋把素,終朝酌水獻花。縱然不做得菩薩,修得個小佛兒也罷。
  漢代班昭在《女誡‧婦行》中說:「女有四行,一曰婦德,二曰婦言,三曰婦容,四曰婦功。夫云婦德,不必才明絕異也;婦言,不必辯口利辭也;婦容,不必顏色美麗也;婦功,不必工巧過人也。」在在要求女性沉潛節制,儘量不要引人注目,更不宜好強逞能。李翠蓮如果生在今日,可能是個見解獨到、話鋒犀利的名嘴,可以叱吒政壇、商場、補教業或演藝圈,或成為激勵人心的大演說家。但是在古代卻不符合「三從四德」中「婦言,不必辯口利辭也」的女性規範,如果不願「削足適履」,扭曲自己的本性以適應環境,就只有遁入空門,才能讓她「散淡又逍遙,卻不倒伶俐」,獲得自由並保持真我。看了這則故事,不禁為這位女性的突出與隱沒掩卷長嘆,也為今日女性擁有更多的機會與選擇感到慶幸與珍惜。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