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江戶時代儒家《易》學研究-----賴序

2015/7/20  
  
本站分類:藝文

日本江戶時代儒家《易》學研究-----賴序

《易》道坦坦直方大,德川洋洋虎豹文

賀威瑨仁棣博士論文深造圓成獲獎出版

 

人生世間有許多神奇奧妙的偶然因緣,終究成為生命進程中的必然究竟。筆者與威瑨仁棣的師生情緣,說起來就有著這種隨緣順時的美好際遇與結果,如今「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唐〕李白〈下終南山過斛斯山人宿置酒〉詩句),令人無比喜悅、十分欣慰。

威瑨自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系畢業後,順利考取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碩士班,選修筆者所開設的《易》學研討課程,又因非本科系畢業,回修大學部相關必修課程;三年期間,又擔任日本儒學讀書會兼任助理,師生教學相長,彼此惕厲奮勉,並在筆者指導下如期完成碩士學位論文─《周易》卦爻辭同文現象研究,學志不泯,精進不息,應屆考上博士班,持續深造,五年之內,完成博士學位論文─日本江戶時代儒家《易》學研究,毅力信心,成就奠立了威瑨如今學術研究深厚遠流的基礎。尤其,難能可貴的是威瑨研習日文,突飛猛晉,成功申請國家科學委員會(今改制為「科技部」)「千里馬」獎助移地研究計畫,沈潛涵泳於京都大學一年,在眾多師友的關顧協助之下,獲得了圓滿豐實的研究成果,順利於101學年度在口試委員的肯定指教之下,通過博士學位論文口考,並取得博士學位。嗣經修訂增補之後,「日本江戶時代儒家《易》學研究」博士論文,渥蒙審查委員青睞,榮獲國立政治大學「第三屆思源人文社會科學博士論文獎」哲學學門首獎,並於2014年5月10日假臺北晶華飯店舉辦頒獎典禮,筆者應邀出席盛會,後生可畏,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不僅與有榮焉,益增薪火相傳之感動!

本論文正文六章,除序論與結論外,威瑨深入考察的研究文獻,首先探討江戶時代(1603-1867)儒家《易》學的時代背景,為本論文開展宏觀的歷史時空視域;續以江戶時代儒學的《周易》註釋特色比較,分別解讀分析了伊藤東涯與《周易經翼通解》、太宰春臺與《周易反正》、中井履軒與《周易逢原》、皆川淇園與《周易繹解》、佐藤一齋與《周易欄外書》、大田錦城與《九經談》六位代表名家的《易》學特色面向,「辨章學術,考鏡源流」,切中肯綮,可謂功不唐捐;其次,析論江戶時代儒者思想中的《易》學哲學開展,分別以理氣論觀點、陽明學者的神秘性道德論,以及皆川淇園獨樹一幟的「開物學」為主軸,充分體現了江戶時代《易》學哲學開展的時代性意義與價值,實為本論文的要著核心;最後,則以江戶時代儒學論爭議題中的《周易》發論,揭示崎門弟子破門事件─《文言傳》「敬內義外」詮釋論爭,以及反徂徠與《周易》─「欲斥性理,必自《周易》始焉」,從正反議論之不同向度中,對比見出江戶時代儒家《易》學研究縱橫議論的多元性與歧異性,深具觀照鑒證的學術蘊涵,值得參考省思。

因此,總體而言,威瑨本論文成功之處,筆者簡略歸納為三點看法:首先,在於充分掌握研究文獻,遠赴京都親履實勘,「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東西(材料)」(傅斯年孟真先生治學名言),並能歸納分析、研判材料,斟酌損益,去取汲引,非常精準而練達。其次,能以中西哲學本科的嚴謹邏輯思想訓練,傳統國學證實運虛的細緻嚴整工夫,人物時代並重,正論爭議相較,宏觀微觀兼具,敏銳而清明條達的詮釋課題、臧否得失。其三,廣搜約取,勤學善叩,博習親師,切磋請益,「未及前賢更勿疑,遞相祖述復先誰?偽學別體親風雅,轉益多師是汝師」(〔唐〕杜甫〈戲為六絕句〉第六首),若非「好學深思,心知其意」(〔西漢〕司馬遷《史記‧五帝本紀》「太史公曰」)之士,焉能體道入微?威瑨仁棣讀書融釋,升入德之門;講學縝密,兌自得之樂,可謂入乎其內,而出乎其外。本書既已匡補闕遺,修訂蕆事付梓,相信出版發行之後,當與吳偉明《易學對德川日本的影響》(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2009年)、王鑫《日本近世易學研究》(吹田:關西大學文化交涉學教育研究中心博士論文,2012年),互為齊驅比肩,頡頏上下了。學海無涯,志業不盡,期許威能更上層樓,貢獻學能,發光傳熱,不負平生。

本序題聯為「《易》道坦坦直方大,德川洋洋虎豹文」,多典引自《易經》,以為威瑨及學者、讀者取資觀善之源頭活水。上句「《易》道坦坦」截用〈履‧九二〉爻辭:「履道坦坦,幽人貞吉。」「直方大」則為〈坤‧六二〉爻辭:「直方大,不習无不利。」〈文言傳〉詮釋曰:「直,其正也;方,其義也。君子敬以直內,義以方外,敬義立而德不孤。『直方大,不習无不利』,則不疑其所行也。」〈履‧九二〉陽爻居中不當位而貞吉,體現孔聖儒家以〈履〉卦為自我實現的坦坦大道;〈坤‧六二〉居中當位,德位兼備,則彰顯開張儒家誠敬之教─「涵養須用敬,進學則在致知」(〔北宋〕程頤《二程全書‧遺書第十八‧伊川先生語四》),檃栝此二卦爻辭,以寓「一陰一陽之謂道」涵義。下句「德川洋洋」,乃比喻江戶時代(又稱德川時代,指日本歷史中在江戶德川幕府統治下的時期)人才之濟濟,並與上句相協互對,期以符應契合「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游於藝」(《論語‧述而第七》)天道人德、下學上達之妙詣;「虎豹文」則分別襲引〈革‧九五〉爻辭:「大人虎變,未占有孚。」〈小象傳〉曰:「大人虎變,其文炳也。」〈革‧上六〉爻辭:「君子豹變,小人革面,征凶,居貞吉。」〈小象傳〉曰:「君子豹變,其文蔚也;小人革面,順以從君也。」《周易‧雜卦傳》曰:「〈革〉,去故也;〈鼎〉,取新也。」故以〈革〉故〈鼎〉新之意,期許威能溫故知新,「舊學商量加邃密,新知培養轉深沈」(〔南宋〕朱熹〈鵝湖寺和陸子壽〉),虎豹時變,炳蔚其文,生生永續,代代不絕,是為本賀贈序文之悃悃至誠與殷殷蘄嚮。

 

賴貴三                   

2014年8月28日(星期四)雲澹風輕近午天

謹識於臺灣師大國文系「屯仁學易咫進齋」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9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