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07

2015/7/7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07

07

 

【他約我去迪士尼。】

 

  我想我是喜歡這樣的時刻的,喧鬧卻寧靜。

 

  沒有人說話,四周的聲音便多了起來。操場傳來的吹哨聲、拍球聲,教室裡的電扇聲、琴聲,還有淺淺的呼吸聲……即使不算清靜,心裡卻有一股平和安寧在徜徉,輕鬆自在,好像僅是這樣坐著就能稍微放下平日讀書的緊張感。

 

  自從決定不參加任何社團,我和詩彥一到社團時間就會窩進音樂教室,大多時候靜靜的不說話,我練我的琴,他看他的書,偶爾我悄悄走到他後面戳戳他的腰,而他跑來我身邊亂壓琴鍵搗亂,卻總是鬧不久。也許我們的個性是相似的,只是我遺失了曾經的陽光開朗,而在他身上看見自己想念的過去,所以我其實是很羨慕他的,羨慕他的坦然、他的直接,不像我總是小心翼翼、戰戰兢兢。

 

  但很慶幸的是,對他,我好像不曾這樣。

 

  「啊!」後頸傳來的瞬間冰涼讓我大叫出聲,停下舞動的手指往後一看,卻只看見一瓶鋁箔包的檸檬紅茶,還有一張惡作劇得逞的笑臉,忍不住瞪過去。「你喔……」

 

  「幫你買飲料還要被罵,好心沒好報!」詩彥把飲料塞到我手裡,自己跳到課桌上坐著,兩腳踩在鋼琴椅上的空位。

 

  「有你這種好心的嗎?」將吸管插進鋁箔包,我轉過身子跟他面對面,自己的腳踩在課桌桌角前面的橫桿上。

 

  一高一低,相互交錯,夕陽暖暖的光線從他身後的窗戶灑進來,染紅了他臉上的顏色,凝固了我的視線。

 

  「哼。」他淘氣的撇過頭,牙齒咬著吸管。

 

  我知道他在開玩笑,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小腿。「幼稚。」

 

  他轉過來做了個鬼臉,然後又撇過頭,陰影底下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卻覺得他正在笑。不想點破他,我繼續戳他的小腿,含著吸管也模糊了自己平常都不太會說的話。「好啦,謝謝你的好心啦,這樣可以嗎?」

 

  他慢慢轉向我,表情似乎有些驚訝,卻隨即笑開,手伸過來就弄亂我的瀏海。「這樣才乖嘛。」

 

  我愣了,訝異於他這個突然的親暱,低下頭把瀏海撥順,卻沒膽再抬起頭看他,沒有咬吸管習慣的我竟然開始咬起了吸管。

 

  「幹嘛不說話?生氣了?」他的手闖入我的視線範圍內揮呀揮的,語氣中帶著笑意。「對不起嘛,我不知道你不喜歡別人碰你頭髮。」

 

  「我沒有生氣,也不是不喜歡……」不是本意的,我越講越小聲,自己也不知道在心虛什麼。「只是有點嚇到。」

 

  我聽見他的輕笑聲,突然有種被耍了的感覺,抬起頭想說什麼,含在嘴裡的話卻又被他的眼神給梗在了喉嚨。

 

  「你害羞的樣子好可愛喔。」他笑道。

 

  我沉默了,徹底的沉默了。這是第一次有人說我可愛,心底有些高興,卻又不敢表現出來,因為最近流行一句話:可憐沒人愛。

 

  「如果是嘲笑那就不、用、了!」說最後三個字的時候我用力的往他的小腿戳了三下,滿意的看見他吃痛的表情。

 

  「哎哎哎!小姐,我是真心的稱讚耶!」他揉了揉小腿,趁機往我手臂上重重打了一下。「你又欺負我!」

 

  手臂上的刺痛讓我深深的感覺到他沒有把我當女孩子看。「你跟于佳平常不都這樣嗆來嗆去的嗎?」

 

  「你又不是桃于佳!」

 

  是啊,我不是于佳,于佳跟他的相處方式在我身上並不適用,原來我以為這樣就是朋友之間自然的打鬧,但他看起來並沒有把我放到那個身份上。「對不起……」

 

  「噗!」他看著我,好像沒有料到我會道歉,那笑容中有些意外的成份。「你幹嘛道歉?我只是覺得對你沒必要像桃于佳那麼粗魯而已啊。」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他一都是順著我的個性跟我相處的。他知道我怕人,所以不會在人多的時候跟我打鬧;他知道我喜歡安靜,所以只有兩個人相處的時候話也不多。但他也在很久以後才知道我是想要他更隨意的跟我打鬧,而不是莫名的保持一點距離。

 

  可笑的是這樣模糊的距離才更讓人迷惘,看不清自己真正的感受,胡亂下個定論,誤會自己對對方是怎樣的感情,傻傻的就這樣以為下去。

 

  「你做你自己就好了,我也沒有你以為的那麼有氣質。」手上握著空了的鋁箔包,我聽見自己的聲音說道。

 

  他笑了笑,從課桌上跳了下來。「你有聽過這首歌嗎?」

 

  「什麼歌?」背對著鋼琴,我看著他過來和我並肩坐著,兩手放到鋼琴上。

 

  下一秒,高音輕輕敲打,音樂盒似的旋律散開。我看著那修長的手指生澀的舞動,不知不覺的被吸引了去。音樂沒有持續下去,而是停在一個奇怪的地方。

 

  「這是什麼歌啊?」沒有繼續看他,我望著窗外被染紅的天空。

 

  「我也不知道耶,我哥就那樣直接教我,我記位置彈的。」

  「是喔,那等你問到歌名的時候跟我說好不好?」

  「好啊!」

 

  轉過去面對鋼琴,抬手,我用剛剛聽到的印象,再彈起那個旋律。

 

  「曉語。」

  「嗯?」

 

  許久,他沒有說話,我也沒有催他的意思,慢慢等著他的下一句。雙手還在不斷重複剛剛那段旋律,簡簡單單卻有一種中毒感,我想,好聽的音樂都是這樣吧,沒有太華麗的樂句才更加扣人心弦。

 

  「你教我彈琴吧。」

 

  他的話讓我有些震驚。「怎麼突然想學琴?」

 

  「要不然……」他沉吟了一陣,認真的表情在鋼琴面上映得一清二楚。「下次開始,你彈琴,我唱歌給你聽吧。」

 

  「好啊。」我沒有想很多就答應了,也許是想到上次在環河公園偶然聽見他的歌聲,也或許是熱愛音樂的細胞沸騰,喜歡這樣的交流。「那你想要唱哪一首啊?」

 

  「我回去找找,下次給你譜?」他好像在抑制興奮的感覺,咬著唇卻笑意盈盈。

 

  我點點頭,還是重複著那首歌的旋律。

 

  「好了啦,不要一直REPLAY!」

  「你就沒有譜啊,我喜歡這個旋律當然得一直彈到自己記住為止啊!」

 

  僅僅是幾個小節不完整的旋律,往後幾年我竟然沒有忘記,應該說是揮之不去。爾後有次不經意在網路上聽到這首歌,才知道叫做〈他約我去迪士尼〉,如題,有去遊樂園的輕快,卻更有思念著某段愛戀的情緒;有孩子般的無憂無慮,卻更有對那樣簡單甜蜜的憧憬,或者說想念。

 

  等我知道所有真相之後,當我再聽見這首歌,總是忍不住想,遊樂園有入場券,你的心是不是也有?或是你給了我入場券,而我卻沒有發現,最後錯過了時效,變成了一張廢票。在那之後,你心裡的遊樂園是不是關了?充滿夢想的旋轉木馬不再轉動,刺激的雲霄飛車不再傳來尖叫,入夜的煙火也不再綻放,浪漫的摩天輪也不存在著粉紅色的迷信……

 

  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