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漱石異色之作--《夢十夜》讀後

2014/10/3  
  
本站分類:藝文

夏目漱石異色之作--《夢十夜》讀後

日文原名:夢十夜(ゆめじゅうや)
作者: 夏目漱石


書封文案:

十個夜晚,十個綺麗離奇的夢境……

第一夜,她在我懷中死去,我在她墓前等待,因為她允諾我,百年後她會回來。
第二夜,和尚嘲笑我無法開悟,這讓身為武士的我決定強忍痛苦,靜靜體悟。
第三夜,我背著盲眼兒子往竹林走,就在奔向斷頭地藏王菩薩像前,急於擺脫他時,他卻指責我……
第四夜,老爺爺說他能變出一條蛇。好奇的我跟在他身後,等待他說的那一條蛇。

有年少舊事、有古今交錯、有惡夢與現實交織!日本國民作家夏目漱石以最詩意的文字,帶您一窺百年前,從容優雅、幽默兼具的他,最深沉的內心世界。

本書特色
★璀璨、瑰麗、奇詭!日本百年來最綺麗離奇的男情女慾! ←這是電影宣傳文案,誤導觀眾!
★夏目漱石自己對〈夢十夜〉所下的結論:「深具野心的我,要讓一百年後的人們來解開這個謎!」
★《超人力霸王》實相寺昭雄、《咒怨》清水崇、《細雪》市川崑、《戀之門》松尾鈴木、動畫大師天野喜孝 等十一位日本大導演《東京鐵塔》小泉今日子、《死亡筆記本》森山健一、香椎由宇、戶田惠理香、《東京朋友》山本耕史、《沉睡的森林》本上真奈美等演員聯合體現夏目漱石百年前給讀者的挑戰!
★第十九回東京國際影展、2007年台北影展 特別放映



個人讀後 (撰寫於2009-01)

        這本書收錄有<夢十夜>、<文鳥>、<草枕>三篇。<夢十夜>與<文鳥>屬於短篇,<草枕>為中篇。看完<夢十夜>後覺得很難理解,於是先寫完<文鳥>與<草枕>兩篇讀後感後,又回過頭來再讀了一次<夢十夜>,不過還是有些半知半解。


<夢十夜>


第一夜
        女子在死前向男子承諾,將在百年後回來。而男子亦承諾,會在墓旁守候。男子依約伴隨在側。百年後,女子真的回來了。雖說百年,實際上並未如此之久,女子雖依約定而回,卻是以另一種形式。

        此極短篇約近四頁長度,讀了兩遍,大致能夠瞭解夏目漱石想要說的是什麼,卻難以用筆墨來形容。我做了如此想法:「只要堅定信念,信守承諾,奇蹟終會出現。真愛是恆久不滅,且不拘形式。」美雖美,但距離現實太過遙遠。
        想到《神鵰俠侶》中,小龍女刻在斷腸崖旁,給楊過的16個字:

        十六年後,在此相會,夫妻情深,勿失信約


第二夜
        武士因被和尚嘲笑無法開悟而開始迷惑。最後做出決定,要是無法開悟,就砍下和尚的頭。
        此篇三頁出頭,讀了兩遍,還是無法體會。此篇禪意太高。不過,我想這武士應該是無法開悟了,因為太過於在意和尚的言語,如何開悟。話說回來,這和尚也真是壞,是故意挑釁那武士的嗎?


第三夜
        父親背著兒子走著,一個盲眼的兒子。父親急欲擺脫兒子這沉重的負擔,兒子卻彷彿什麼都知道似的。父親瞧見遠方一棵杉樹,打算將兒子丟棄在那,此時兒子突然冒出一句:「父親,還記得那棵樹嗎?......」
        此篇近四頁,看一遍就能理解。人終究無法擺脫過往的一切,種什麼因,得什麼果。尤其是重下惡因,其果實終將會結在各人身上,成為無法擺脫的負擔。


第四夜
        一位老爺爺說他可以變出一條蛇,附近的小孩都過來跟著老爺爺。老爺爺邊走邊說著,等一會兒就會變出一條蛇,就這樣一直朝河邊走去。到了河邊,老爺爺不但沒有停下,卻是走入河中......。
        此篇三頁,讀了兩遍,完全不知所云。

        我尚未開悟。


第五夜
        一名戰敗被俘士兵選擇從死赴義,只要求死前見戀人最後一面。敵將答應等到破曉雞啼時。士兵的戀人徹夜縱馬直奔,欲在雞啼前趕至士兵身邊......。
        此篇三頁,讀了兩遍。只有一個感想,世事難以盡如人意。


第六夜
        鐮倉時代(1185-1133)的著名佛像雕刻師運慶,在明治時代(1868-1912)的護國寺前雕刻仁王像(?)。看著仁王像逐漸成形,其中一名圍觀者興起仿效的念頭......。
        此篇三頁多,讀了兩遍。此篇是想表達個人能力是無法模仿,是與生俱來的嗎?似乎不只如此,但老實說,這篇的最後一段無法理解。

        我還未開悟。


第七夜
        一名男子在一艘船上,不知船將開往何處,無邊無際的大海完全不見陸地的蹤影。就這樣日復一日航行著。男子最後無法忍受如此的孤獨感,決定跳海自殺。就在男子的腳離開船體的瞬間,男子突然意識到......。
        此篇近三頁,讀了兩遍。這艘船就好比人生一般,有時不知何去何從,甚至於完全無法操之在我,只能順從外在環境。有時這種孤獨感真的會讓人尋求各種方法以求解脫。但無論什麼方法,死亡都不是最好的選項。而且,覺悟往往都在放棄的那一瞬間!......這意思是,欲求覺悟,必先置於生死之間嗎?港漫《風雲》中的劍聖也是在死亡的當下才領悟到「劍二十三」的。

        原來開悟是如此困難。


第八夜
        一名男子進入理髮廳理髮。一位奇怪的的理髮師傅,奇妙的鏡中景像。
        此篇三頁,讀了兩遍。不懂理髮師傅說的話,不解鏡中景像的含意,不明此篇意境。

        我需要開悟。


第九夜
        一位母親帶著將滿三歲的小孩前往神社,為離家已久的丈夫祈求平安。在神社中,母親為了祈禱的儀式與小孩的噪鬧不安反覆來回......。
        此篇三頁,讀了兩遍。一則悲傷的故事,深刻描繪離別之苦,與思念之情。


第十夜
        年輕男子庄太郎愛看美女。一日替一美麗女客提一籃水果回家。怎知那女客走至一懸崖邊,要求庄太郎跳下去,不跳就要被豬舔。庄太郎拒絕跳下,接著果見群豬狂奔而來......。
        此篇三頁,讀了兩遍。看不太懂,是說不要隨意跟隨女人嗎?為何要庄太郎跳下懸崖?為何不跳就要被豬舔?為何是豬?完全不懂!
        我終究無法開悟。

 

        在看過書後,也看了原著改編電影(買的這本書就是小知堂的電影版封面),對電影的評價,只能說品質不太好,有些脫稿演出,而且這部電影的資金應該大部份都用於演員與導演的費用了吧(上面的「本書特色」中有列演員名單,且一夜由一個知名導演負責),以致其他如化妝、場景等等,都感到一股「廉價感」。唯一較有看頭的是第六夜運慶刻仁王像這一段,有著一幕由日本知名舞者TOZAWA的「機械舞」演出,搭配旁觀眾人臉部表情與肢體動作的演出,還不時有人喊著「萌え」的模樣,實在令人發噱。有興趣者請觀看以下片段,觀看時請留意目前所處環境,且避免以觀看商業片的眼光視之。

 

 

 

<文鳥>

        這一篇內容是描寫夏目漱石受其學生鈴木三重吉的勸誘,開始飼養白文鳥的記事。文中生動且精簡地寫出夏目漱石開始與文鳥接觸後的點點滴滴。由剛開始的鉅細靡遺,每日關切白文鳥的一舉一動,甚至一改晚起的習慣,一早就將鳥籠提至廊下,並為其更換飼料與水;到後來漸漸地將照顧文鳥的責任完全丟給下人去處置,直到文鳥…。故事中穿插夏目漱石在逗弄文鳥時,不經意回想起年輕時逗弄心儀女子(我猜測是)時的片斷。後來該女子卻嫁為他人婦。

 

        夏目漱石應該是藉這一篇對飼養文鳥的描寫,隱含著他對於當年那名心儀女子的懷念、不捨,與悔恨。男女間的交往從開始的濃情密意,眼中只有對方的存在,注意著對方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慢慢地,因時間消磨,有一方開始不像當初那麼投入,逐漸忘卻對兩人之間關係的經營。當其猛然發現對方離去時,為時已晚,只能獨自惆悵。

 

        像這樣的事,不會有終止的一天,即使有人開始悔悟,不再犯過,但還是會有後繼之人重蹈覆轍,不斷地在世上重複上演。

 

 

<草枕>

        要說草枕是篇小說,毋寧說是一篇帶有小說影子的散文。故事是說一名畫家為了作畫而至一深山中(熊本縣玉名市)尋找靈感時,在那期間的所見所聞。但實際上是藉故事情節,適時表達其人生觀、生活觀、飲食觀、戀愛觀、美學觀等。因此,故事的部份其實並不太吸引人,倒是前述的一些觀點頗有可看性。像是在該篇一開始時,夏目漱石就藉畫家來表達以下想法:

 

        太講究理智,容易與人產生摩擦;太順從情感,則會被情緒左右;太堅持己見,終將走入窮途末路。總而言之,這世間並不宜人。

 

        夏目漱石以此點破之所以藝術存在於世上的緣由,就是因為世不宜人,所以需要藝術來滋潤與調劑人們不安與困惑的心靈。的確,人類經常在理智與情感之間游移,多數的人是偏向其中的某一方。因此,世上就很容易產生眾多的紛擾不安,這些不安,又造成不宜人居的環境,如此循環。

 

        另外,不知道是翻譯的問題還是原文的關係,有好幾處的語意總覺得有些奇怪,且在敘述時過於生硬了些,多少造成了閱讀上的不耐。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5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