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以前,舞之後。

2015/7/8  
  
本站分類:生活

舞以前,舞之後。

依然時不時想起你。分開那麼多年。有人告訴我你已離開島國,回台北工作一陣後來去了北京。我在地球另一端的阿根廷。我們的生活很早就與彼此沒有關係。

 

可是依然時不時想起你。多年前初識之際,我剛大學畢業,在電視台當小小製作助理,力爭上游要當一個出色的製片。我是曾經那麼堅定的要當一個出色的製片。在鄰國任職設計師的你夜夜打越洋電話給我。你話不多你總任我說。有次你抱怨好討厭燙衣服哦;我說你娶我吧,娶了我以後衣服全由我燙。你呵呵笑。你知道我習慣下班后在家喝幾杯,微醺了就百無禁忌暢所欲言。次日你傳來簡訊:我今早燙衣服還是覺得好討厭哦,如果妳願意幫我燙衣服的話,兩年半後我們就結婚吧。

 

我并不知道那是否算求婚,而答案永無可能揭曉。我們在交往將滿兩年之際分手。所有丰盈平靜瞬間懸空我才知道你的給予有多深厚,我在悔恨痛楚裡一蹶不振。剛開始學國標的姐姐說來學舞吧,做點什麼轉移注意力。舞從此進入我的生命。初時它只是遮蔽我傷口的蔭椏,卻在命定的時節裡漸漸扎根茁壯,把我的生命盛開成最絢麗的花朵。

 

舞讓我重新認識自己,舞教我重新學會好好愛自己。舞告訴我隨心去追尋,舞給我冒險的勇氣。

 

很久以後姐姐忽然說:當初叫妳去學舞仿佛是害了妳。要不然妳現在還是國際電視台的資深製片,依然住在我們垂手可聯絡的地方過平凡安定的日子,還可能結婚生子。我只笑。我想起你,想當初若我們持續在一起到約定的日子,是否舞就會被擠出我的生命。是否我會滿足的在你懷中醒來,燙你的襯衫洗手做羹湯養育你的子裔。曾經那些是我每輕輕想每幸福得不能自己的事情。

 

而我又想又是否。是否舞必須借由你的缺席才得以被開啟。是否失去你是我通往生命旅程另一階段的必須。從騷莎、國標跳到阿根廷探戈,以及鋼管及空中雜技等,舞已經是我生命裡的重心。我的生命由此分割成舞以前以及舞之後。舞以前,我曾被一個溫暖善良的男人認真專注的珍惜愛護過。舞之後,舞讓我看見人生其實擁有無限可能,我不斷體驗類似奇蹟的歡欣,我身處我從未想像之境。

 

有時我也會想,如果現在我們再遇,如果你再遇因為舞而已經變得不一樣的我,會否過往美麗會止住你腳步,引你遞來思念的手。而我是很清楚,如果僅止如果如果并沒有意義。如今我做著我想做的事,我住在我喜歡的國度,我過著我要過的生活,我是一個幸運而幸福的人。偶爾漫步回憶,我并不滯留。我舞并書寫著,我是喜悅的。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