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覺

2015/6/21  
  
本站分類:生活

幻覺

和一個身在台北的女孩在網路有一處秘密園地交換日記。寫彼此的探戈與愛情。我們曾因在探戈裡,數次遇見愛情。更多是類似愛情的幻覺。

 

後來我因故疏遠探戈疏遠愛情。她忙新工作新生活。那秘密園地近一年許沒有更新。昨日見她發佈消息。提及新戀情,跳探戈認識的男子最近才確認下來的異國戀情。「現況其實極簡單,就是相處得好。」她一貫清淡安靜的陳述來由。十一月她到加州過感恩節,十二月男子來台北過聖誕節跨年。

 

祝我們好運。留言末她寫。喜悅難掩。

 

看畢微笑。真心為她高興。這些年見證善良溫柔的她勇敢追尋,屢屢跌倒,多麼心疼。她多值得多應該被疼惜善待。而感情之事變數太多,經歷過一些女子如我如她早有些明瞭。小心翼翼的拿捏一舉一動。已經那麼多回這一刻的春風杏雨下一秒即成如履薄冰。而如此難得,她依然願意打開心扉讓一個陌生人走進來。

 

祝你們幸福。我寫畢留言,想更新一些什麼有關於我的。雙手擱在鍵盤上。久久無語。

 

近年來日子極靜。沒有特意迴避或安排,生活如從前模式,練幾個小時的舞,返家做飯,睡前看一陣電影看一陣書,累了入睡。坐在向陽的窗前書寫,日光悄然隱沒,城市隨夜幕安靜下來。風和日暖買一杯咖啡到公園閒坐。和女友聚餐,大家年過三十體力酒力皆不勝,不到十二點就散席,從前無限續攤到天明的歲月早大江東去。不斷想過養一隻貓或一隻狗但始終沒有。

 

的確屢有示好有搭訕。恰好在場的朋友說咦那人此君看起來不錯為何不。我答望著對方時肚子裡沒有蝴蝶紛飛。

 

朋友駭笑。說我還伊甸園有蘋果跟蛇呢。    

 

有一個過時的玩笑。伊甸園裡涼風息息的午後,夏娃躺在亞當的腳上撒嬌問︰“你可愛我?”亞當深情回答︰“不然呢?”

 

亞當自然也可寵一隻大象一朵水仙,或對湖面自戀。愛情不能被取代。但寂寞、慾望及類似的情緒能被透過生活大小事物被壓抑被分散。凌亂之局一天一點整理,雖不窗明几淨也漸井然見序。曾經渴慕曾經要生要死,在缺席一段時間後自己依然活得好好的。

 

渴望一杯咖啡一盤蛋糕,念念不忘前天看到的一件洋裝一雙高跟鞋。拎了錢包上街就能解決。可是愛情需要一些天外飛來的熱烈。需要一點無從解釋的繾綣,如蝴蝶聽從自身呼喚繞著花戀慕紛飛。

 

也是靜下來以後明白。愛情和擁有並不相關。擁有很多時候只是一種習慣。愛情很多時候只是一種擁有著些什麼的幻覺。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