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冬。

2015/6/17  
  
本站分類:藝文

長冬。

逅馬西在女友瑪卡的生日派對。小酒館裡人聲樂聲此起彼落,未過晚間十點多數顧客已半醉。男子穿梭狹小走廊,輕摟陌生女子腰說借過,濃妝艷女只閃動假睫毛不以為意。我到室外透氣,瑪卡向我招手說: 薇達,這是馬西。

不冷嗎。我看著他單薄白色襯衫。

今早出門時沒預料會變冷,下班後直接過來。他聳肩。妳看起來很暖和。

我是熱帶國家女孩一點寒都經不起。我笑。

妳喝什麼他問。我舉起手中的礦泉水。我上週剛下定決心要減少酒精攝取量。

妳會錯過很多美好的事物。他說。

可是生命有數不盡的美好事物呀。我說。

酒館播著米雪布蘭奇零二年風行一時的單曲「愛情遊戲」。明快節奏嘹亮女聲唱:告訴我為何你不再出現了,而今我垂死在你的愛情商店外…

洗手間裡瑪卡問馬西很可愛吧,我覺得他是派對裡最可愛的男生。他看起來像玩家耶我說,我早戒掉玩火。

放鬆享受當下歡愉也不錯啊瑪卡說。

我只笑。心想其實我也早戒掉享受當下。並非壓抑,只是嘗試過知道那不是我那不適合我。

星期天早上接獲他的訊息。我是馬西,週一吃晚餐好嗎。九點鐘如何我回。

九點半吧。你知道我們阿根廷人晚餐都吃得晚。他問。

那日晚餐沒吃成,馬西困在緊急會議裡,十一點才搭計程車到我公寓樓下。我等得快睡著,下樓看見他皺眉問你不冷嗎。

我今早出門沒料到今晚會那麼冷。他一臉無辜。我總在不對的氣候挑不對的衣服穿。

我們到轉角小酒館喝東西。我依然喝水。他點琴湯尼一杯接一杯。他說剛跟交往九年的女友分手,沒有第三者,只是他正面臨事業轉捩點,女友忽然發作說想結婚。吵得不可收拾,他收拾衣物搬出同住兩年的居所。

無挽回餘地了。我已經決定往前走他說。

正面很好。沉溺一直比重新出發容易。我笑。

深夜陪他在街角等計程車。他忽然俯下身體貼近我,琴酒及檸檬混合的氣味襲來。我輕輕退後。馬西好冷,我不陪你等了,晚安。

我轉身沒有回頭。他大抵也很上了計程車。五度寒夜誰會呆立街頭。呵馬西。你說過總在不對的氣候挑不對的衣服穿。你也明知天氣很冷而且會變得更冷,可每次出門依然沒學乖,要帶一件大衣什麼的。當我們閒聊瞎扯大笑,氣氛很輕鬆,室內因開啟的暖氣而溫暖。可你心裡的雪還沒融化。當你用你美麗而清澈的藍眼睛靠近我,我從你眼裡看見那片迷茫,從你心裡蔓延到你全身的冷淡。你還無法把你心門打開的距離感。

你是個英俊的大男孩你知道自己可愛,你那寬厚的肩膀在寒夜多麼適合借我取暖。可是我也知道自己早戒掉享受當下,我嘗試過我知道那不適合我。

曾在某處看見宋丹丹寫:“原本只想要一個擁抱,不小心多了一個吻,然後你發現需要一張床,一套房,一個證…離婚的時候才想起:你原本只想要一個擁抱。”

我的確想要被擁抱呵馬西。但投入一個不由心發出的擁抱,只是如你說過總在不對的氣候挑不對的衣服穿,只不過是一個錯誤選擇的重複,又重複。

我真心祝福你心裡的那場雪早日融化。

馬西這一章,就這樣翻過去了。不過其實也沒真正開始書寫過。如這城市還在沉睡之際一片雪輕輕落下再無聲融化。生命裡充斥無數過客。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