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仲淵專欄】偽文青洪秀全的奇葩詩詞

2018/10/17  
  
本站分類:藝文

【江仲淵專欄】偽文青洪秀全的奇葩詩詞

偽文青洪秀全的奇葩詩詞

作者:江仲淵 歷史說書人

.
洪秀全打出生以來,就自視自己為多愁善感的文人。所謂東施效顰,洪秀全雖然文筆不佳,才能更是天差底遠,但卻與多數文人的愛好相同───寫詩。其實他寫的東西根本不能叫詩,連打油詩也算不上,最多只能算順口溜。譬如洪秀全在榮華富貴後,寫下一首威脅嬪妃的打油詩:「醒一樣睡又一樣,一時一樣假心腸。假心腸定賞假福,賤人那得永榮光。」儘管詩味很不足,洪秀全卻認為這是媲美李杜的好詩。
.
。腦袋發昏夢見上帝
.
1814年1月1日(清嘉慶18年),廣東縣一戶耕讀世家裡傳來哇哇哭聲,洪火秀誕生了。洪火秀有兩個哥哥,他是三兄弟中唯一讀書求功名的,卻是三兄弟中資質最愚鈍的,他幼年讀過九年私塾,略懂四書五經及其它一些古籍,村中父老看好洪火秀可考取功名光宗耀祖,可惜老天爺不給臉,自十四歲考取童生後,洪火秀的儒學生涯彷彿停頓了般,如論他再怎麼苦心挑燈夜戰,再怎麼懸梁刺骨,資質彷彿限制了他的行動。將來的數次貢試中,洪火秀在廣州院試屢屢落選。
.
一八三六年,已經三度落榜的洪火秀在家鄉花縣終於通過了縣試,欣喜若狂地來到廣州參加府試,此時他已經二十二歲了,在經濟大城到處遊蕩、見世面時,他遇見一個洋人帶著一個廣州翻譯到處傳教,見人就發書,那本書是中國首位傳教士梁發摘錄《聖經》 故事編寫而成的傳教小書《勸世良言》,白話點來說,類似於《基督教入門書》、或是《給時間少的人看的基督教簡史》,洪火秀充其一生,從未讀過除 《勸世良言》外的傳教書籍,更別提舊約、新約聖經了。
.
洪火秀在拿到書的當年,只是因好奇作祟,大略翻過一部份內容而已,隨後就把書給丟了,專心讀書,認真升學,不過.....他又落第了。幾年後,洪火秀再度通過縣試,重遊舊地,參加府試,結果.....他又再度落第了!
.
洪火秀真是丟盡了臉,這已經是他第四次落榜了,當他回到家鄉時,鄉親們側眼閒語,指著他說三道四,情緒低落的洪火秀整天以淚洗面,還生了一場重病,在神情恍惚下,他夢到了一位揹著寶劍,身穿黑袍的白髮老人,自稱自己是「爺火華」,也就是「耶和華」(梁發當時譯為「爺火華」,後來為了讓基督教和藹點,又改為耶和華了)。 那位老人對他說:「你是我兒子,這把劍給你,我命令你到人間來斬妖除魔!」從夢中驚醒後,洪火秀「領悟」到他先前夢到的天父其實就是《勸世良言》中所說的上帝,因此自認自己深通基督教了,隨後他提筆寫下:「老拙無能望後生,誰知今日不相關,經綸滿腹由人用,非聽讒言違叔命,只尊上帝誡條行,天堂地獄嚴分路,何敢糊塗過此生。」。
.
老實說,連外行人都知道,洪秀全的夢境完全不符合基督教的教義,在他的夢中,上帝竟然是有形象的,且還有配偶,也就是他的「天媽」,而耶穌則是他的哥哥。天啊,上帝不是把自己唯一的獨生子耶穌奉獻給了世界嗎?怎麼又生出個二兒子呢......也可想見,洪秀全除從未觸碰聖經外,也沒有認真閱讀《勸世良言》,竟然犯下了這等低級錯誤。
.
洪秀全在病榻上,成天喊著要斬妖,病好了更是誇張,為了避「爺火華」的「火」字的諱,洪火秀決定背負不肖子的擔子,將火字去掉,增加一個「全」字,改名為「洪秀全」 ,這個名字別出心裁,將字分開來看,便是「禾乃人王」,有「我是人類的統治者」之意。從此,洪秀全開始了他的傳教生涯。
.
在傳教過程中,洪秀全拉攏到的鄉民全是文盲、流氓、法盲,本來那些社會敗類只是散狀,並不對社會造成多大破壞,但洪秀全卻將這股力量集結一塊,形成了一股強大的社會亂源,這下地方鄉紳可怒了,給他們蓋上不祭孔祭祖、私自結黨結會的帽子,處處打壓他們,洪秀全只能帶著他的忠實好信徒馮雲山一同來到廣西、雲南地區傳教,並成立了「拜上帝教」。鄉下人厚實,容易被騙,洪秀全靠著招募流民、流氓,成功獲得了超多信徒。幫會頭子蕭朝貴、貧困窯工楊秀清、富家書生韋昌輝、武舉人石達開等人紛紛入教,這是洪秀全最具成就的一段時期。
.
一八四八年,洪秀全的教會已經衝破一萬門檻,他開始琢磨著怎麼造反,結果馬上被廣西鄉紳給舉報,馮雲山被抓走了,洪秀全也跑去營救他,從此不知去向。教會的人很著急,深怕教會遭到查緝,自己也跟著陷入這攤泥水之中,準備散夥,但在此時,身為落魄窯工的楊秀清突然全身亂抖、口吐白沫,教會人士嚇死了,還以為他有羊癲顯,準備給他棍子咬著。突然!楊秀清起身了,神情、氣場完全不像同個人:"我乃上帝下凡!"大家瞬間跪著一地,楊秀清繼續道:"別散會,馮雲山和洪秀全兩人都沒事,過兩天就沒事了",啪搭一聲又昏倒了,醒來又是楊秀清了。
.
別人都問楊秀清"上帝剛剛附你身诶,你知不知道?"楊秀清裝模作樣道:"屁啦,真的假的,我不知道耶,太好了,我是天父的代表,代天父傳言!"挺懸的是,馮雲山一夥果然幾天就被官府放了,一是官府沒又證據,不知他們要造反,還以為是稀鬆平常的土客之爭(廣西的本地人和客家人文化不同,經常爭執,有事沒事就告官府,搞得官府都膩到不想辦案了)二是洪秀全教會錢多,賄賂一下就沒事了。
.
事後大家和洪秀全說:"之前上帝下凡,附在楊秀清身上耶!"洪秀全真是有苦說不出阿,假如揭露他是假的,那也證明自己也是假的,假如不揭露他是假的,那就間接表明楊秀清是他爸爸,等於騎到自己頭上了。洪秀全只能將其重用為精神領袖,卻不予信任。
.
。成立太平天國
.
一八五一年一月一日,洪秀全率領一萬三千一百五十五名信徒發兵起事,開始斬除「清妖」的聖戰,史稱金田起義。 太平天國在兩年的時間內席捲大半個中國,清軍的戰鬥力可與當年南征明朝時差遠了,英法的洋槍打不過就算了,就連普通農民的釘耙子也打不過。洪秀全連戰連捷,就連名將曾國藩的軍隊都被按著臉打,湘軍在湖南僅有的四十條戰艦全部被毀,增援軍隊眼見江中滿是清軍浮屍,竟紛紛潰逃,曾國藩眼見情勢危急,急忙在大路數起令旗,大呼:「退出此旗者斬!」結果湘軍還是不聽,逃得逃,裝死的裝死,氣得曾國藩投水自盡,幸好被幕友救起。
.
不久後,洪秀全的軍隊佔領了經濟大城南京,當時清軍已經被打得人心惶惶,了無戰意,如果洪秀全繼續往上北討"清妖",那歷史確實有可能改寫,但洪秀全懶病發作,認為南京簡直是文章錦繡之地,溫柔富貴鄉,美女又多,又是六朝故都,可稱得上是小天堂,所以就定都下來,不需要再攻打更富庶的北京城了。
.
。洪秀全的逗趣詩詞
.
洪秀全的詩詞,有一半是在講述與妃子間的閒話長短。在起義後,他曾弄了三十八個女子當老婆,雖然大多是鄉下土包子,但洪秀全卻視若珍寶。在南京可好了,富庶大城產出來的女子都體態豐腴,面目清秀, 還懂如何伺候人家。他一看到華北美女,馬上嫌棄起這三十八個老婆,另外又娶了五十位妃子,把前者打入冷宮了。洪秀全的女人加起來總共八十八位,可以反映出他喜新厭舊的情緒,然而他卻不害臊為他人所知,如這首《天父詩》第24首,他就大方論道:
.
「一眼看見心花開,大福娘娘天上來;
一眼看見心火起,薄福娘娘該打死!」
.
洪秀全對這些妃子們要求苛刻,經常胡亂定些規定,之後又將這些規定合理化為"神意如此",像是這首《十該打》曾道:
.
服事不虔誠,一該打。硬頸不聽教,二該打。
起眼看丈夫,三該打。問王不虔誠,四該打。
躁氣不純靜,五該打。講話極大聲,六該打。
有嘴不應聲,七該打。面情不歡喜,八該打。
眼左望右望,九該打。講話不悠然,十該打。
.
洪秀全是個夜貓子,有時睡不著時會在半夜跑入後宮,與那八十八位妃子共享魚水之歡,但由於在半夜,很多妃子正睡得香甜,突然被吵起,想當然毫無性欲,只會想著趕快結束回合,氣得洪秀全在《天父詩》第294首寫道:
.
因何當睡又不睡,因何不當睡又睡。
因何不顧主顧睡,因何到今還敢睡。
.
照現代標準來說,眼對眼的對話才是誠心的對話,但洪秀全不一樣,他認為嬪妃不正眼看自己才叫尊重,膽敢大膽與本王對上眼,就是怠慢自己,怠慢上帝:
.
看主單准看到肩,最好道理看胸前;
一個大膽看眼上,怠慢爾王怠慢天。
.
洪秀全的文筆奇差無比,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卻自認自己文筆高竿,頻頻在朝中炫耀自己的詩詞能力,太平天國的詔書,也大都是由用詩詞所寫。如一八五三年太平軍攻占南京後,兩個月後南京一帶發生大地震,一日震數次,有人覺得是上天震怒洪秀全擾亂民生,才降下天災,但洪秀全道是怡然自得,開心地在詔書寫道:
.
地轉實為新地兆,天旋永立新天朝。
.
洪秀全天真地以為清失其鹿,自己已儼然成為天下共主,視太平天國為天朝上國,把其他國家看作藩屬國,要求它們歸附天朝。1853年,英國政府發現中國內亂,又聽聞內亂者是一位基督教徒,英國喜從天降,以為世界有機會增加四億個基督教徒,因此立馬派遣代表交涉,但到公使訪時,他們這才知道原來洪秀全的基督教根本不是基督教,而是打著基督教旗幟的標準邪教。英國大使原本想放棄合作,繼續保持中立,但洪秀全的這番話卻惹怒了英國:「爾各國拜上帝、拜耶穌甘久,現今上帝同耶穌降凡作主,誅滅妖魔幾年,因何不見爾等各國具些寶物進貢上帝,進貢耶穌,進貢萬國真主?」他還恐嚇英國:「有一國不到天國……朝萬國真主,便是妖魔,爾等知否?」
.
英國還沒有和太平天國正式建交,彼此的外交關係就變成了父子兄弟關係了。洪秀全的愚妄使英國大使憤恨不平,已經在內心講髒話了,但依然強裝笑臉,表示必須和英國王室再做洽談,以此呼嚨過去。然而洪秀全不會看情況,還一把抓住英國打使的手,交給他《賜英使額爾金詔》,要求將此轉交給王室,內容是一篇打油詩,裏頭說道:「西洋番弟把心開」,「同頂爺哥滅臭蟲」,「替天出力該又該」,「替爺替哥殺妖魔」。英國大使簡直氣炸了,回英國後向皇室報告洪秀全的基督教簡直是邪教,必須撲滅。
.
。太平天國的覆滅
.
隨著東王楊秀清以及北王韋昌輝等人的叛亂不斷,以及英國等西方國家對清的軍事援助,洪秀全的太平天國已然成為明日黃花。一八六四年三月,曾國藩的弟弟曾國荃率領人馬包圍南京,忠王李秀成勸洪秀全道:"大王阿,懇請您讓城轉戰,到河南、開封一類的佔領區建立根據地,將來還有機會,別拚個玉碎瓦全。"
.
洪秀全說:"這是上帝給我定的都城,我死都不願走"
.
李秀全說:"我們南京都被包圍了,沒有糧食沒有兵,怎麼支撐下去啊?"
.
洪秀全說:"上帝剛剛跟我說,要派下潮水一樣多的天兵天將,幫我打退清妖。"
.
李秀成:"等天兵天將到時,我們都已經餓死了,大王您說說,我們現在該吃甚麼?"
.
洪秀全指著宮殿台階下的雜草,說:"就這個,上帝說這東西是甜露,是山珍海味,又解渴又解饞。"
.
李秀成:"我不大相信,是否能請您身先士卒呢?"
.
洪秀全為了當榜樣,還真的拔起雜草往嘴裡塞,結果呢?食物中毒死了。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3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