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出一首詩,閃亮的腳踝──專訪吟遊詩人張心柔《寅》

2016/6/16 上午 09:30   資料來源:羿珊   
本站分類:作家面對面
舞出一首詩,閃亮的腳踝──專訪吟遊詩人張心柔《寅》

圖片來源/張心柔,攝影Kate Lin (林稷安)

吟遊詩人張心柔又出的最新的詩集,印象中就像她名字一樣給人柔軟但又堅毅的女孩,又給大家帶來的很不一樣的作品,這次的作品又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呢?

《吟遊詩人》跋詩

荒草湮沒沙丘
侵襲你夢境的邊緣
洶洶海浪燃起
熊熊火焰

你穿著潔白的羽衣
縱身躍入這節奏,這呼吸
這古老神祕的韻律
如風之翼,如雷之鼓
你唱著,跳著,舞著
呼喊著原始的生命之聲

「赫赫風雷,天上眾星
 急急聽我律令:
 今日我作一巫者
 預備來傳達上天的旨意
 預備來歌唱人間愛情
 至善、至美是我的友伴
 真誠是我立定的自信
 從今而後
 凡聽聞何處悠悠呼喚
 我必將前去。」 

月光柔柔
灑了你一身織錦
宛如羊水中的嬰兒
宛如將要破繭而出的蛾
下一時刻
你將衝破束縛 振翅御風
高高的飛啊
再也不回頭

──二○一二年三月十九日 春分前日
福隆拍攝《吟遊詩人》專輯照片後 於台北

200_20121226_ei1d.JPG
●張心柔2012年的專輯〈吟遊詩人〉封面

為何取名為「寅」?

寅是地支第三位,一天中第三個時辰,時間在凌晨三點到五點。這個時間是人們在夢鄉裡的時間,最黑暗的時間,光明到來前最後一個時辰。這本集子裡許多詩是黑暗裡的歌唱,朝向過往的時代,原始的,浪漫的,富於幻想的靈魂,在現代社會裡感到壓抑的痛苦,只能在黑暗裡傾訴。我有許多詩都是在深夜裡寫就的,因此用「寅」來稱呼我的第三本詩集。

封面設計的發想、理念?

封面使用了高雄美濃的膠彩畫家鍾舜文的畫作《夜合》,我與舜文先前曾於我的專輯《愛情童話》合作過,我很喜歡她畫中傳遞的寧靜、祥和、唯美的氛圍,因女性特有的細膩顯得優雅,可能也跟舜文家的文學傳統薰陶有關(祖父為作家鍾理和)。這次是直接使用了舜文現成的作品來做封面設計。夜合花的形象柔婉謙遜,夜裡暗香氤氳,不求人了解,唯有知音前來。與詩集「寅」的概念相吻合。

4717954164646_gbet.JPG
●2014專輯〈愛情童話〉封面

題字者的介紹

周渝先生是臺北著名茶館紫藤廬的創辦人,也是當代少見的書法大家。他近年提倡茶道的天人合一哲學,對我的創作深有啟發。此次特邀周先生為本詩集題字,與有榮焉。

9789864451104_01.jpg

元──梁紹基個展集詩介紹,與詩的結合

梁紹基老師是中國知名的當代藝術家,2014年10月我於上海香格那畫廊觀看其個展「元」,被那些由蠶絲包裹冶煉出的裝置藝術品深深撼動,連續兩天去看展,當場就在畫廊裡寫起詩來。梁老師從1989年開始養蠶,使用蠶絲纏繞各種物品,或塑形,更有直接讓活蠶在裝置和行為表演中吐絲,使自然和當代工藝融為一體。本詩集所收「寂然而動」、「心罄」、「補天」等五首詩都是梁老師的作品名稱。對他而言,蠶絲是「時間和生命的結點在漫長的綿延旅程的顯像——存在和存在者之跡,它划出了無窮大也無窮小的一。」、「蠶絲是光的使徒,一具生命的激光儀及召喚救贖穿越萬象輕盈神秘的波震。」如同我在〈補天〉一詩所說,梁老師企圖以蠶絲的靈動氣韻,重建古代中國的哲學和審美體驗,使其在當代煥發出新的光輝。

梁紹基.jpg
●梁紹基老師

_DSC3159.jpg
●個展一隅
 

寂然而動 

混沌而神祕的宇宙
你黑暗的心是一切歌唱的源頭
「永恆的光呀,懇求你照耀我!」
世界因此有了河流的夢 

時間靜止了
當世界向貪婪的私心靠攏
宇宙瘖啞了他綿長溫柔的歌
隱沒於喧囂塵世
只有離群索居的詩人
苦心孤詣 向靜默處尋 

他翻過許許多多的山嶽
越過無數危急的河流險灘
終於來到人世之外
亙古以來未曾改變的土地 

他靜靜地坐下,無聲無息
把自己坐成一口鐘
歲月在他的額上烙印 

幾千年過去了
直到他的鐘擺和宇宙的同步運行
一個新的世界就要來臨 

舞蹈與詩的關係

在古代,詩、樂、舞三者是不分家的。最初的藝術源於宗教祭祀,詩歌樂舞是獻給神的祭品。如今,我們還可以在廟宇祭祀,少數民族的祭典,印度音樂,佛拉明哥舞中看到這些音樂與舞蹈緊密的結合。

在現代詩當中,舞蹈體現為兩個方面,一是形式上的韻律(分行與韻腳),一是詩人內心的節奏。舞蹈就是呼吸,是生命,是詩人由現實所感悟,由心生出一種表達的渴望,以文字形之,化成為詩。禮記樂記上說:「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動,物使之然也,感於物而動,故形於聲。」這是說聲音的發生由於人心之動,而人心之動是被物所感。「聲相應,故生變,變成方,謂之音。」一開始只是一聲單純的吼叫,一種原始的想要表達的衝動和欲望,各種聲音相應和,使之有了條理,有了規律,是謂「方」,這時叫做「音」,我們可以把它看做一首詩的誕生,出現了文字和架構。「比音而樂之,及干戚、羽旄,謂之樂。」出現了詩歌還不夠,還要用各種樂器來演奏,用盾、斧、翟羽、牛尾來做道具跳舞,才可稱為樂。所以詩光是寫下來是不夠的,還要歌唱,用樂器伴奏,起舞招魂!這是我的最高理想:在當代重建「音樂」真正的精神。

Menuet 小步舞曲


駕馭舒緩的風
優雅而莊重地
起舞翩翩


漣漪在水塘中擴散
映照出似曾有過的
人生


步伐越趨緩慢
不是倦怠,而是
接受,心悅誠服

更多作家專訪,盡在作家面對面

秀威與詩相關的專區
【盛世之詩專題】為你/妳讀詩,娓娓訴情

相關書籍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1573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