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落消失的歷史,神祕的纏足性文化

Top

男人間不能說的默契

纏足──一個沉落消失的文化概念,一套完全被丟棄、唾棄,無法正視的文化。廣川醫院院長、國際纏足研究權威、世界最大三寸金蓮收藏家──柯基生醫師,首次從核心探討纏足與性的問題,從身體生理解剖、家庭、社會、歷史時代,廣泛的探討兩性的關係,取材蒐藏品、文獻記載、長期思考、田野調查、社會學、性學、民俗學、醫學、解剖學、情趣學、倫理學、服飾學、考古學、歷史、地理、人類學、婦女學、東西思潮等資料,獨立創建另外一個性的殿堂,尋找出的性體會。並透過更長的時間補足婦女歷史,地方生活文化,服飾史,兩性關係,人類學,解剖生理學,讓性學的提出更具真實與力量。其將完成的研究成果整理成書──《性‧歡欲‧金蓮──解構纏足性文化》,為東方性學與文化關係奠基一重要研究基礎。

以下節錄兩篇書中精彩文章,一窺纏足與文化發展究竟有何不可分的關聯性。

Top

金蓮時代

像唐代有突出的人物造形特色,敦煌有其特色的飛天人物,但金蓮時代的人物特色在哪裡?文物薈萃、最好的絲織品、鞋飾、身段、藝術平民化。其中最突出的人物造形,我看是唐伯虎的仕女造形,成為這個時代的特色。性生活中,肉慾的橫流是性生活的特色。即使是被元軍、清軍的異族統治,纏足仍得以保存下來,可見其文化的強勢性。什麼時候才有人敢大聲講出來我們曾走過一個金蓮時代。現在幾乎都是對金蓮時代強烈的否定,但那麼長遠的歷史,真沒有什麼讓人覺得驕傲光榮的智慧嗎?對女性來說這個時代難道是黑暗時代,沒有值得大書特書的歷史嗎?

1.jpg
●金蓮時代,夜裡多采多姿的性生活從脫去金蓮鞋開始。

如果找不出文化價值,那更能肯定金蓮時代是一個性主導、性慾橫流的時代,只有性的發展能打破衣食住行民生的發展、政治軍事的發展、藝術道德的發展、宗教的發展,獨樹一幟,成為努力目標、生活重心、歷史的主流。也許纏足的早期發展與性慾不太相關,但過了明代中末期,纏足很明顯地是走向性慾橫流的方向。金蓮時代是中國貿易出超、手工藝品昌盛,隨身使用個人藝術品通俗化、大眾化、普及化,而不再只是追求溫飽的時代,是藝術平民化的時代。金蓮時代就是家族生活的時代,是漢民族飽受北方游牧民族威脅的時代。是欣賞柔弱女性的時代,漢民族沒有音樂舞蹈的時代。是漢族女性在政治上完全禁聲的時代。是人口繁衍的年代、是南方經濟重心的年代。是海洋絲路取代陸上絲路交通的年代。

很明顯地可以看到纏足進入天足的時代,女性在性行為中由主動改成被動,由旋機改成靶心。女性追求性享受之路,一般人只注意到男人性享受的觀點。我希望能成為第一個能藉由大量資料掀開女性觀點,女性性生活的人。姚靈犀的《采菲錄》或一般禁毀小說都是男性觀點,只有從實物上來看女性觀點,美麗的弓鞋,不該是封建的男性架構下提供男統治者的藝術品,而是女性自心底本能所願創作出來的藝術品,代表女性對小腳的重視,與希望藉小腳所呈現的身體美。纏足由女性代代相傳,相傳其中的秘境,相傳女性追尋身體享受的秘訣。女性主導性愛進行的時代,解放纏足運動是由女性主導轉變成男性主導性愛進行的轉換期。

2.jpg
●唐伯虎的仕女畫,畫出金蓮時代仕女的典型,有登峰造極的絲織品紡織藝術,垂肩纖細柔弱的身體,飄逸服飾配上飃帶與扇子更見風中弱柳。

Top

妻妾成群

纏足建構在一夫多妻、一妻多妾的制度環境下。一夫多妻一直被認為中國舊社會最腐敗的象徵,但到底什麼是腐敗,與纏足的腐敗到底那件事對社會產生更多不良的影響,我們不知道,但是腐敗的一夫多妻與腐敗的纏足倒是同時存在的。

有許多種不同形式的一夫多妻,比較常見於官員、富商、縉紳等,他們一方面為擺氣派;一方面為繁衍子孫。一般家庭多娶妻妾恐怕是著眼於沒有子嗣,所以陸續娶多名妻妾,看來與多交群戲比較有關的是「媵」,「媵」是贈送的意思。先秦時,諸侯娶他國女子時,女方國君都要贈送幾個女子作陪嫁,所以媵的地位只能算是妾。也就是陪嫁女收為妾,媵與女主人之間本來就關係瞹眛,所以容易出現多交群戲,也就是多交群戲與陪嫁女的制度有關,這一種制度在台灣清代很盛行。有許多例子是娶了「小腳」的妾來滿足男人的性慾,往往元佩夫人並沒有那麼小巧的腳,有許多的例子看到有名的「小腳」嫁入名人豪門為妾。

4.jpg
●男人如何同時滿足妻妾的性需求。

一夫一妻多妾的家庭制度中,夫、妻、妾各有其責任與義務,而對丈夫來講,滿足妻與眾妾們的性需求,就成了他責無旁貸的義務,這也就是為什麼古代的「房中書」會對男性建議應「夜御數女」,並花大量的篇幅來強調使女性達到性高潮的重要性,纏足使女性多一個性激發的位置,也可以說是多了個性感帶,使得性生活不單單只拘限於陰道的接合,也不限於只有男女兩性之間的接觸,而讓其他諸妻妾相互之間,也有更容易滿足的性生活。

一對一的性遊戲演化成為一群人的性遊戲,讓性遊戲增加了許多新的情境、方法與趣味。一夫多妻產生的多交、群交的現象,在西方社會或現在來說,或許是一種荒誕不經的性交方式,但建構在當時一夫一妻多妾的社會體制上,和建構在三寸金蓮的腳淫的認識下,這樣的行為當然可以了解,因為它當時有存在的時代性,而不會被視為為那麼荒唐。在多重男女混雜或一男多女的性生活中,纏足如何扮演重要的「性」角色,它讓女性多增加一個「性器官」,可以讓其他人參與性行為。

3.jpg
●妻妾成群的家庭,衍生出許多集體情趣遊戲。

許多的祕戲圖、春宮畫顯示明代即有群交的大量發展,依各別不同角色扮演,來增強性行為的趣味;3P、4P應該是明代常見的性行為方式,在一夫一妻多妾制的環境,恐怕不是如清皇室所採用的抽牌輪流的方式,滿州人不了解一夫多妻如何敦倫,才會用抽籤來做愛。除了床上集體的床戲,我們可曾注意到清代還有一個自詡為「香蓮博士」的文人方絢,他傳世作品共有五種:《香蓮品藻》、《金園雜纂》、《貫月查》和《採蓮船》、《響屧譜》,這些作品最早刊行於光緒末年編的《香豔叢書》,後來姚靈犀將這些作品收入《采菲錄》初編,內容有些刪節改動。其中《香蓮品藻》則把小腳劃分為五式九品十八種,《貫月查》則仿鞋杯行酒,據史料記載,自宋代開始,在許多妓院的歡宴中流行起一種「行酒」遊戲,狎妓的嫖客把酒杯放入妓女的小腳鞋裡來傳遞、斟酒、飲酒。估計與現代流行的「人體宴」有得一拼。《採蓮船》則為投環行令,都是在妓院作樂的遊戲規則,《金園雜纂》多半收錄與小腳相關的謎語。《響屧譜》,「響屧」的字面意義為「發出聲響的鞋子」,引申為當一個美女穿越走廊時,小腳上高底鞋發出的響聲。《響屧譜》是一種棋戲圖譜,以鞋子形狀的棋子為戲。方絢的五種著作中的多數情趣遊戲,其實是「集體情趣遊戲」。這與傳統的一對一式性愛方式或調情方式,有根本上的不同,纏足的足戲從元代的鞋杯遊戲開始,就已經是集體的「群戲」。

仔細檢討中國幾千年來的宗族結構,如果大家庭,複雜的家庭、家大業大、人丁旺盛仍然是中國人的普世價值,如何讓妻妾成群的生活在中國人心中成為一種負面的評價。纏足風俗牢固,也使得中國人不易去探求一夫一妻的價值,從而讓中國人推進到家庭、家族的革命與形成落實小家庭制度,進入現代化的家庭形式。 

本文節錄自《性‧歡欲‧金蓮──解構纏足性文化》,原作者柯基生
編輯、整理/辛秉學

延伸閱讀
獨家解析:中國古代情色文學和春宮祕戲圖
晚清官場情色遊戲之賽金花、孽海花與慈禧
纏足是小腳婦女的另一個性器官?!從纏足對中國社會的影響說起

分享:
今日人氣:7  累計人次:787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