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巧合?還是預謀犯案?──凌徹推理小說《殺人偵探社》試閱

Top

1

「完全犯罪是很難達成的。」偵探說道。

「應該很多人都是這麼想。印象中,只要提到完全犯罪,就會覺得必須花費許多工夫,還要加上一點好運,才有可能實現。但是在現實世界中,卻有著很多未被解決的懸案。是吧,就算我不舉例,兩位也一定能夠想到很多犯罪案件,最終是沒辦法抓到犯人的。」

兩名委託人坐在偵探對面的沙發上,注視著他,不發一語。

「咦?兩位臉上好像充滿疑惑啊。哈哈哈,真不好意思,我想你們應該不會特別去注意這些事情吧。沒辦法,幹我們這一行的,很容易就會將注意力放在古今中外的犯罪事件上。總之,每次思考到這裡,我就會覺得,其實所謂的完全犯罪,好像也沒有想像中的困難。」

偵探年紀大約四十歲左右,男性,中等身材,穿著深藍色的西裝,也坐在沙發上。長相平平,臉上最大的特徵,就是他的鷹勾鼻了。上半身前傾,雙手隨著說話的內容而舞動,態度相當熱烈。

「雖然完全犯罪是推理小說家的夢想,我們好像也只能在小說裡看到致力於完全犯罪的犯人,但是說老實話,只要翻翻過去的歷史,真相永遠隱藏在黑暗中的案件實在是多不勝數。」

「你的意思是,我們要委託你們調查的案件,是像完全犯罪一樣難以解決的事件?」

「也不能這麼說。」偵探立刻回答。

「只是從表面上看起來,這個案子的確不好下手。線索太少了,很難辦。不知道兩位相不相信直覺?我是相信的,這一行做久了,總是會有些案子,從一開始你就知道很棘手。明人面前不說暗話,希望兩位能夠理解。」

在偵探正對面的委託人,是一名年紀看似三十多歲,穿著黑色襯衫的男子。

「就是難辦,所以才來委託你們調查。」黑衣男子說,「要是我們自己找得到兇手,也不必來找你們了。」

「是的,謝謝您的委託。」

另一名委託人,則是看來差不多只有二十歲出頭,相當年輕的男子。他對著偵探問道:「聽說你們和別的徵信社不同,專門受理殺人事件?」

「沒錯,因為調查殺人事件是警方的工作,只有具備公權力的他們才有權限進行調查,徵信社只是私人企業,也不能干涉警方的職權,受理殺人案件只是自討苦吃罷了。」

「這麼說來,你們就很特殊了。」

黑衣男子微微瞇著眼睛,像是在打量偵探,不過偵探不為所動,臉上還是掛著笑容。

「的確,我們很特殊,專做別人不做的事。」

「若不是剛好有人介紹,我們也不會找上你們……所以你們並不在乎打壞和警察之間的關係嗎?」

「倒也不是。基本上我們不會犯法,雖然有時可能遊走在法律的邊緣,卻也不會因為受理殺人事件而砸了自己的招牌。請兩位放心,既然我們敢接委託,就有把握可以進行調查。」

偵探拿起手邊的資料。的確,這個案子不是外遇跟監,也不是企業間諜,而是確確實實的殺人事件。一間再普通不過的民宅,小偷闖入卻被屋主發現,偷竊不成轉而變成強盜殺人,屋主慘遭殺害,兇手逃之夭夭。

「像這種情況,實在是非常棘手。兇手與被害者素不相識,要追查也不知從何追查起。」

「沒錯。」年輕男子回答。

偵探接著說道:「以前有人說過,想要殺人而不被逮捕,那就到遠方一個從來沒去過的地方,在暗巷裡殺死從來沒見過的人,犯案後馬上離開。這麼一來,根本就不可能會被查到。」

「那是玩笑話嗎?好像是在教唆或教導別人如何犯罪。」

「這個嘛,雖然像是玩笑,不過聽起來還滿真實的。姑且不論是不是在教導犯罪,單就這種情況來看,如果沒有目擊者或是監視器,也沒有留下太明顯的線索,照常理判斷,好像是很難被逮捕。老實說,世界上的懸案這麼多,就連身邊的人下手的都不一定破得了案了,更何況是遠方的陌生人。」

「但問題是為什麼要去殺一個無冤無仇的人,就只是為了不要被抓到?」

「的確,那是本末倒置了。殺人這個行為,應該先有觸發的要素發生,才會驅使犯人下手。然後因為不願意接受制裁,所以不想被逮捕。像剛剛講到,沒有導致殺人的要素產生,只是為了不被抓到而去殺人,根本就不符合一般人的常識。所以剛剛只是舉個例子而已,並不是要教兩位怎麼犯罪。」

偵探笑了。

「剛剛提到完全犯罪,」黑衣男子說道,「所謂的完全犯罪,指的是犯案的兇手沒有被抓到嗎?」

「單以結果來看,這種說法是可以接受的。不過若要談到細節,倒是有更多可以討論的地方。」

「怎麼說?」

「打個比方,例如犯罪的罪行完全沒有曝光,根本沒有人知道發生過這件事。或是雖然有犯罪,可是找不到犯人。還有犯行和犯人都很明確,但就是找不到證據來將他定罪。這些情況,通常都被認為是完全犯罪。」

「簡單的說,犯罪之後不會被制裁,就是完全犯罪了。」

「這個想法雖然有點簡略,不過倒也是很接近事實了。」

「我曾經看過一部電視劇,犯人很明顯就是某個人,卻沒有證據可以證明,就像你剛才說的一樣。」

偵探露出笑容。

「是的,不過我卻覺得,那是寫故事的人太高估犯罪者,也太低估警察了。現實生活中的警察可不像小說或電視劇裡描寫的那麼無能,若要以這種想法來挑戰警方,只不過是自討沒趣。就我自己來說,那種完全沒有曝光的犯罪,才有資格稱為完全犯罪。」

「如果是這種情況,就和沒有發生過沒什麼兩樣了。」

「是的。沒發生過的事,警察哪會管?不要說沒發生過,就算知道可能會發生什麼事,只要還沒發生,警方也無能為力。」

「嗯。」

「所以說,只要不被發現,就和沒發生過一樣。不過這當然就有點弔詭了,或許有人會覺得,既然沒發生過,那可說是連犯罪都不成立,更別提完全犯罪了。」

「這只是文字遊戲罷了,犯罪畢竟是犯罪,就算沒被發現,仍然還是有著犯罪事實,不可能因此一筆勾銷的。」

「您說得沒錯。所以我還是認為,這種完全沒有被發現的犯罪,才算是真正的完全犯罪。」

「我倒是沒想到,來偵探社委託案子,居然會聽到關於完全犯罪的事。」

「哈哈哈,真是不好意思,我個人比較喜歡聊天。一想到這個,話匣子就停不下來了。」

兩名委託人互望一眼。

「我是有點好奇,為什麼會從這個案子裡,想到完全犯罪?」

「這個嘛,說穿了倒也沒那麼奇怪。剛剛提到,如果有一個人到遠方殺死陌生人,可能就不是那麼容易調查。」

「是。」

「但有什麼人會無緣無故去殺人呢?有一種情況是有可能的。」

「喔?什麼情況?」

「職業殺手。」

兩人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曾經聽過一些案子,後來被懷疑是職業殺手幹的,其中有幾件的情況,和你們的案子很類似。」

「但就這個案子看來,應該是偷竊失敗才變成強盜殺人,會和職業殺手有關?」

「很難說,也許偷竊只是偽裝出來的假象,真正的目的其實是殺人。」

「原來如此,那也不是不可能的。那偽裝成偷竊的動機是什麼?」

「那就需要調查了,我還沒有辦法在尚未行動前就得到解答,哈哈哈。」

「好吧。所以你會提起完全犯罪,是因為想到職業殺手的關係。」

黑衣男子思考片刻,繼續說道:「不過如果犯下完全犯罪的是職業殺手,好像就有點無趣了。我還是覺得那種明明是最可疑的嫌疑犯,卻沒有證據可以逮捕,才是比較有意思的完全犯罪。」

「原來您是這麼想的。」偵探的笑容依舊。

「說到職業殺手,其實買兇殺人有很大的風險,雖然那是一種不沾手的方法,卻沒有辦法保證是否會反遭勒索。不只是殺手,甚至連去找徵信社調查,結果反而被偵探勒索的案例也是很常見的。啊,我們徵信社是正派經營,宗旨是幫客戶解決問題,絕對不會做這麼骯髒的勾當,請兩位放心。」

「哈哈哈,這我們自己會判斷,你不用特別強調。不過說到職業殺手,就算會有這種風險,但我想總是會有人有這種需求的。」

「不過有時候不見得需要直接下手,也有可能間接導致別人死亡。」

「喔?怎麼說?」年輕男子問。

「例如有人自殺,是真正的自殺,所以表面上看來並沒有加害者。但其實加害者在先前就已經做了很多事情,讓被害者走投無路,最後只能選擇自殺。追根究柢,如果沒有加害者的行為,死者不見得會走上自殺這條路,只是加害者又沒有直接下手,所以這筆帳不能算到他們身上,就是像這種尷尬的狀況。」

「倒是沒錯,也是會有這種事發生的。不過這和完全犯罪沒有關係了吧?除非加害者的目的就是要逼使被害者去自殺,否則加害者仍然沒有殺人。」

「是啊,我只是想到,在完全犯罪中,有些案例是連加害者都找不到的,所以才聯想到這種情況。自己沒有直接下手殺人,卻害得別人去自殺,就算稱不上是完全犯罪,但加害者也同樣不用受到制裁,結果其實差不多。」

「像這種情況,你曾經聽過什麼案子嗎?」

「喔,我們的確受理過這樣的委託案。兩位也知道,我們專門處理警方不調查的殺人案件,所以如果被害者是明確的自殺,沒有其他疑點,就算被害者的家屬想要討回公道,也不太可能尋求公權力。老實說,警方的立場也沒錯,如果導致被害者自殺的原因是別的犯罪事件,那麼他們還有介入的理由,但如果只是私人恩怨,其實也是沒辦法的事。如果有人因為女朋友被搶了而自殺,難道要警察去找那個橫刀奪愛的人,讓他接受制裁嗎?不可能嘛。」

「你說的是沒錯。」

「像我們遇到的案例,可以說出來給兩位參考一下。當然那比橫刀奪愛嚴重多了。」

「好啊。」

偵探停了一下,像在整理思緒。不久後開口說道:「這幾年以來,詐騙集團橫行,被害的人不計其數,相信兩位一定也都知道。」

「對。」

「有一名老婦人,得了癌症。很不幸的,她被詐騙集團盯上,目的當然是錢。詐騙集團賣給老婦人一種據說是可以治病的健康食品,還有許多號稱是有治療能力的產品,老婦人被騙走好幾百萬元。」

「然後呢?錢都被騙光了,也就活不下去了,是嗎?」

「對,很殘酷吧。不過就是有人會做出這種事來,專門攻擊別人的弱點,卻絲毫沒有罪惡感。這個案例是從健康下手,其他還有很多例子,像是結婚詐欺也是,利用許多人想要找個伴侶共度一生的心情,把別人的錢全都騙光,連感情都受創嚴重。實在很沒人性啊,雖說現在是笑貧不笑娼的時代,但有些事情還是不能做的,不是嗎?」

「當然是這樣。結果那個老婦人死了,對吧。」黑衣男子說。

「嗯,她自殺了。」

「唉,家屬很難過吧。」

「是啊,那當然了。家屬痛恨詐騙集團,不過說句老實話,他們對於老婦人也不是完全沒有怨言。不管騙子再怎麼花言巧語,如果自己不上當,那也就不會有事了。有很多人被騙,其實說到底也都是因為自己貪心,以為投入的錢可以賺個好幾倍回來,才會被騙的。」

「話是沒錯,詐騙集團是罪魁禍首,被騙的人也應該理解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正是如此。」偵探繼續說,「不過老婦人卻不是貪財,她只是想活下去,才會誤信詐騙集團的話,還是很讓人同情的。家屬雖然對於錢被騙走的確是有怨言,但那也是人之常情,誰會知道老婦人竟然因此而想不開。這跟貪心想要快速賺大錢的情況不同,我可以體會老婦人的心情,所以感到很遺憾,也覺得詐騙集團真是罪該萬死。」

「偵探先生,你的正義感真是強烈。話說回來,為什麼會提到這個?」年輕男子問道。

「啊,對對對,真是抱歉,一開口就忘記了。像老婦人這樣的情況,很明顯是詐騙集團害她去自殺的,可以看成是加害者。可是這個加害者卻又不是直接下手,能夠制裁他們嗎?沒有辦法。」

「不過詐騙集團是騙錢吧,這和剛剛那種橫刀奪愛的情況不同,還是可以找警察報案的。」

「但就算破獲詐騙集團好了,還是只能追究詐欺的罪行,而不是殺人罪。加害者間接殺了人,卻不會因為殺人罪而遭到制裁,結果是一樣的。」

「嗯……」

「好像有點離題了,我只是要說,像老婦人的情況,如果詐騙集團後來逃之夭夭,完全不知去向,那麼就算家屬想要找出害死老婦人的兇手,也是不可能找到的。加害者根本就不明嘛,和職業殺手一樣,完全沒有辦法。」

「的確是這樣。」

「總之呢,害死對方,卻又不髒了自己的手,也查不到自己身上。像這樣的犯罪,可就很難解決了,最後變成完全犯罪,也是很有可能的。」

「嗯。」

「我還知道另一件案子,兩位可能會感興趣。」

「和我們的案件有關嗎?」

「沒錯。」

兩名委託人看似突然有了精神。

「你說吧。」

偵探似乎就在等這一句話,他清了清嗓子,開口說道:「在一棟老舊的公寓裡,發生了殺人事件。被害者是頭部中彈,一槍斃命,沒有什麼掙扎與打鬥的痕跡,似乎是在很短的時間內就遭到殺害。從現場的情況看來,下手的人行事非常迅速俐落,不可能是門外漢或毫無經驗的人。」

「也就是說,是職業殺手?」

「不,這很難說。也許很像是殺手犯下的案件,但也不能排除其他的可能性。」

「這個案子還有後續嗎?既然你知道這件事情,應該不會這樣就結束了吧。」

「不,其實還真的是只有這樣。不過關於兇手,我倒是覺得很有意思,還滿值得討論的。」

「怎麼說?」

「如果說兇手做案的手法很熟練,那麼考慮到職業殺手,是很合理的。」

「沒錯,所以剛剛你才說了一堆有關職業殺手的事。」

「是的。但是除了殺手,我覺得還是有別種可能性的,不見得只有殺手才能簡單俐落的殺人。」

「喔?你指的是什麼?殺人魔?」

「您說的是電視或電影上的那種瘋狂殺人魔?傑森或是佛萊迪之類的嗎?哈哈哈,像那種血流成河的血腥場景,畢竟還是在螢幕上才能見到,我自己倒是不曾見過。當然了,最好不要遇到比較好,我對於殘酷的景象並不太能接受,也不喜歡看到血。」

「那你說的是?」

「因為兇手使用的武器是手槍,所以只要能夠熟練地運用槍枝,都有機會迅速地槍殺被害者。有一種職業,是有機會去接觸到槍枝,而且必須接受定期訓練的。」

「等一下,你說的該不會是……」黑衣男子的話突然停頓,他似乎已經知道偵探的想法。

偵探點頭。

「例如……警察。」

「不會吧。」像是要打斷不祥的想像一樣,年輕男子很快地說。

「當然了,我只是提供一種想法,並不是說警察就是兇手。只不過以熟悉槍枝運作的職業看來,警察是必須考慮在內的。」

「這也不是不能理解,畢竟很多戲劇裡,也常會安排警察就是犯人,只不過總是讓人覺得很不舒服就是了。畢竟公權力還是要用來保護人民的,我比較不能接受這種設定。」

「是,所以我也只是說出可能性而已。當然,除了警察之外,黑道也是常常使用槍枝的。因為試槍而意外被流彈波及的殺人事件,過去也曾經出現過。很可憐啊,我覺得被害者真的死得很冤。」

「是啊,真是飛來橫禍。」年輕男子說道。

「不過話說回來,你講到這裡,那我也想到了一種職業,說不定也是會用槍的。」

「喔?是什麼?您說說看。」

黑衣男子盯著偵探,慢慢說道:「就是私家偵探。」

偵探或許沒想到矛頭會指向自己,愣了一下,然後才大笑出聲。

「哈哈哈哈哈,您真的很幽默啊,哈哈哈哈哈。」

「開玩笑的,哈哈哈。我想,你們在辦案,應該是靠身體力行的四處調查,而不是靠手槍吧。」

「當然了,持有槍枝可是非法的,我們又不是警察,哪能隨身帶著槍。而且就算有手槍,也和破案沒有關係,又不是把槍亮出來,案子就能自動偵破了,您說是吧。如果可以的話,那倒是省事多了,呵呵。不過您怎麼會聯想到私家偵探呢?我覺得這應該不是個會很容易出現的想法。」

「喔,其實也只是因為在電影上看過,剛剛突然想到而已。」

「原來如此。」

「再說到剛剛那個案子,你說已經沒有後續了,是嗎?」

「這倒不是很準確的說法,不過目前能告訴兩位的,也只有那樣而已,沒辦法再多說。」

「是已經結束了?還是還在調查中?」

「還沒結束。」

「這是大約多久以前的事?」

「多久以前?喔,距離現在沒多久時間。」

「這樣啊,其實我是覺得有點毛毛的,因為現在這裡也是老舊的公寓。」黑衣男子說。

「真是巧合。」年輕男子說道。

「這倒不是巧合啦。」

「……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因為這裡就是現場啊。」

兩人的表情突然變得僵硬。年輕男子硬是擠出了一個笑容,結結巴巴地問道:「你說,這裡是現場?」

「是的。」

「所以……這裡……以前死了人?」

「不對。」

「不對?可是你剛剛才講……」

「不是以前,而是以後,接下來才會有人死亡。」

「你到底在說什麼!」

黑衣男子無法忍受偵探口中意義不明的言詞,終於大叫出聲。

偵探微笑著從懷中掏出一把手槍,手臂舉得筆直,對準委託人。

「殺人現場要等一下才會出現,因為……」

兩人的臉色鐵青,偵探繼續說道:「被害者,就是你們。」

分享: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108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