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ock!逆襲夢想》-21

2018/9/20  
  
本站分類:創作

《YouRock!逆襲夢想》-21

  他們打了場漂亮的勝仗,仍然不敢掉以輕心。先聯繫了允書的經紀公司,但這次卻接到了社長金志勳的電話。
  「我很感謝你們所做的努力,這代表我的選擇並沒有錯,相信你們是對的。」金志勳首先表揚了他們的辦事效率,從說明原委的錄音開始到今天回報事態也不過三天,他對這群年輕人可是欣賞有加。
  「這是我們該做的,事情由我們而起,就必須由我們結束。」呂澤並不居功,反而將這一切看作義務。
  「接下來你們要怎麼做呢?」金志勳很好奇,他們面對隊長可能的背叛導致解散的質疑,錄音裡聽起來真的太理性、冷靜了。
  「我們打算主動去找當年知道真相的所有人,包括經紀人,還有宥亭……」呂澤頓了頓,想到這竟然是幾年來最接近宥亭的一次,全身細胞都在激動。「除了想還原真相,一方面也是因為我們都相信她不會背叛我們,想還她、也還我們自己一個清白。」
  「為什麼你們這麼信任她呢?她可是拋下你們離開了啊!」
  「社長,或許您可以問問允書,他給出的答案肯定比我們幾個更堅定。」
  結束通話後許久,呂澤的話仍在金志勳腦袋裡迴盪,固若金湯的信任、不須言語的心有靈犀,這不就是一個團隊所需具有的特質嗎?
  「社長!」助理打斷了金志勳的思緒,將手上的平板遞給他。「關於『YouRock!』重組的假消息已經發出道歉聲明,韓國這裡也已經有翻譯報導。」
  金志勳看著那篇新聞,內心對呂澤等人的讚賞直線飆升。「幫我找一找『YouRock!』從成軍到出道、解散的所有資料,每個成員的資料也都找來給我!」

  另一邊,看到道歉聲明的蔡宜景發現自己被擺了一道,簡直氣炸了。
  「他們竟然反過來陷害我!我都已經開出這麼好的條件了,他們到底還想要什麼?還在固執什麼?」蔡宜景尖銳的喊聲嚇到了練習室裡其他的樂手。「跟我組團是有那麼不甘願嗎?我到底哪一點比不上任宥亭了?」
  王妍退在一邊,不敢回話。
  「我看真的是要把『YouRock!』這個名字搶過來,他們才會知道我的厲害……」蔡宜景疾步走向,似乎突然有個好主意,突然笑得美豔,美豔得扭曲。

  「哈哈哈……做得好做得好!」韓國機場,剛出航廈的宥亭捧著手機樂不可支。
  「容我提醒妳,妳現在這樣超奇怪、超有事、超像神經病。」東明稍微張望了一下旁人的表情,與她拉開了一段距離。
  「我開心嘛!就說阿澤他們一定可以處理得很好啊!」不管東明的吐槽,她就是很為團員們驕傲。
  「現在看起來是告一段落了,不過蔡宜景不會善罷干休吧,妳怎麼辦?現在又不在台灣。」東明將兩人的行李放進計程車後車廂,並將寫有目的地的紙條遞給司機。
  「我已經事先請勇旭哥幫我處理了。」其實她一直跟勇旭保持聯繫,這麼多年來,勇旭給自己幫助真的太多了,所以當他被公司開除時,她立刻就伸出援手。「啊,你應該不會介意工作室再多一個人領薪水吧?」
  東明對上她那雙小貓咪般楚楚可憐的眼睛,無奈撇開眼。「算了,先斬後奏什麼的妳最會,反正妳早就是半個老闆了,隨妳吧!」
  這不是妥協,工作室漸漸有知名度、生意開始興旺大都是因為宥亭的才氣,說她是半個老闆也不為過,東明也因為教出這麼一個得意門生而相當自豪。
  唯一擔心的是他不知道她的計畫到底可以為他們帶來什麼好處?在他看來,如果他們想要重組,早在與E.JIN娛樂解約的同時就可以自立門戶,但他們沒有、她也沒有。硬要等到樂團的熱度過了、團員們紛紛有了自己的生活,她才回來興致勃勃地收網,東明真的不懂……
  「妳選這個時機到底有什麼意義?」
  「如果不是這個時候,我想……選什麼時候都會是錯的,最後我們都會是一群待宰羔羊,任人無數次宰割。」宥亭讀懂了東明的擔憂,一絲淒涼上揚了她的嘴角。「獵人從來無法預測獵物何時出現,他只能做好一切準備,架設陷阱、鍛鍊體魄,最後便是長時間的埋伏,等獵物出現再發動奇襲。」
  或許在勢力上,她仍然是個弱者,但她不再輕易任人擺布。
  從離開的那一秒開始,她就對自己起誓,她會拿回屬於她與他們的東西。

***

  大學熱音社的成果發表會如期舉行,受到「重組事件」影響,預計出席的觀眾翻倍,場地臨時被學校換到了中庭簡陋的室外舞台,雖然燈光、音響的效果都不如預期,但這樣輕鬆的街演反而別有一番風味。
  幾組表演完畢,詠燦和辰禹壓軸出場,表演了一段經典組曲,一把吉他、一顆木箱鼓、簡簡單單的雙人清唱,為悶熱的夜晚吹拂了陣陣清風、綿延了重重寂寞。依舊是帶著「YouRock!」的頭銜表演,空蕩的舞台、單薄的聲音,兩人怎麼唱都填不滿內心的空缺。
  聊天時間,他們談了談當兵時的趣事,也談了談近況,說起詠燦因為熬夜編曲而在課堂上睡著打呼,說起辰禹的通識快被當了,說起呂澤開始當合奏室小老闆,說起重組樂團。
  「前陣子大家吵得很兇吼?」辰禹抱著吉他,笑看觀眾。「其實我們都看著呢,有生氣的啊、求重組的啊、冷眼旁觀的啊……不過那都是因為關心我們才會吵嘛,不過大家都白吵一場了。」
  「欸,你剛才『冷眼旁觀』講對了耶!」詠燦的吐槽引發一片笑聲。
  「閉嘴啦,我偶爾也是會對一兩次的好嗎!」辰禹惱羞成怒。
  「其實我們真的有認真考慮過要不要重組……」台下開始躁動,詠燦倒是不在意。「可是如果不是原來的感覺、原來的成員,我不要。」
  他的語氣堅定,辰禹也是。「他們提議讓我們兩個和阿澤哥,再加上一個準備出道的新人……對我來說,這已經不是『YouRock!』了。」
  在他們心裡,「YouRock!」永遠都是最初始的五人組樂團,退了誰、加了誰都不是最真實的模樣。
  「雖然那樣可以重新站上大舞台……也許啦,誰都無法預測。」詠燦眼裡笑意盈盈。「但我寧願像今天這樣,偶爾辦個音樂會,唱歌給大家聽,跟大家聊聊天,其實這樣就夠了。」
  儘管遺憾還在,至少無愧於心。
  「對了,我們小忙內在韓國比賽,你們有幫他投票嗎?」辰禹提起在韓比賽的允書。「我節目都有看,他真的變韓國歐巴了,又唱又跳的,好帥呀!」
  「欸,不是啊,你在羨慕什麼?人家本來就是韓國歐巴啊!」詠燦笑得詭譎,突然閃過一個鬼主意。「還是你也想秀一下舞技?」
  台下開始起鬨:「郭辰禹、郭辰禹、郭辰禹……」
  「我不行啦!不行不行……」才在拒絕著,詠燦直接給了他一段節奏B-BOX,他便伸展他不協調的肢體,活像隻奔騰的章魚,滑稽的樣子惹來爆笑。
  「啊……我就說我不行了,真的很煩耶!」辰禹摀著臉蹲在地上,從耳朵到脖子全都紅透。
  「大家可能都不知道我們出道之前有受過舞蹈訓練,這傢伙已經比那時候進步很多了。」詠燦扶起還沒從羞恥中回過神的辰禹。「那時候最會跳的是誰來著……好像是阿澤哥跟宥亭姐。喔!姐跳男舞特別厲害,不愧是『任Boy』……哇,這綽號多久沒出現了!」
  「對啊……都多久了。」辰禹抬起頭,眼底的懷念一閃而逝。「大家能不能幫我們找姐姐啊?」
  沉默替了涼意再颳起一陣強風,思念竟格外溫暖。
  「嗯,要找的話還是先把最後的兩首歌聽完吧。」
  趁著氣氛,兩人唱了當年比賽的兩首曲子,不插電的版本更顯悲傷。明明是述說夢想的曲子,那些曾經閃耀的希望如今只剩回憶,可是他們還在唱、還仰望,用最誠摯的那顆心,許下另一個夢。

====待續====

竹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2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