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ock!逆襲夢想》-17

2018/9/6  
  
本站分類:創作

《YouRock!逆襲夢想》-17

  再站在老東家的大門前,呂澤內心摻雜感慨和排斥,當初頭也不回地走出這富麗堂皇的大門,如今想來這扇門仍然令人唏噓,無論回憶裡亦或此刻。對這扇門,有多少埋怨的思緒、有多少開懷的大笑、有多少吃力的步伐,直到再來到門前才歷歷在目。
  然而他沒有將自己滿腦子的複雜流露在臉上,跩著那一點自尊心,擺出自己毫不在乎的模樣。
  「你好,是呂澤吧,我叫王妍。」一位身穿雪紡襯衫搭牛仔褲的女人向呂澤遞出名片,紅色的嘴唇咧開淺笑,長髮俐落地束成低馬尾披在肩後。「是負責Olivia的經紀人,也是新人開發組組長。」
  勇旭哥呢?呂澤皺著眉端詳那張名片,抬眼看向眼前妖嬈的女人,忍下內心的疑惑。「妳好。」
  「我知道你是之前公司的藝人,我們Olivia大力推薦你,說是專輯裡要是沒有你的聲音就不錄音呢。」王妍領在他前頭,高跟鞋與地面撞擊的聲音在走廊上迴盪。「所以我就稍微查了一下你的資料,突然這樣聯絡你真是抱歉。」
  呂澤跟在後頭,好奇心仍然抵不住克制。「請問,勇旭哥呢?」
  「你說陳組長嗎?」王妍在一間會議室前停下腳步,刻意壓低了音量。「前幾個月被開除了。」
  這消息讓人震驚,一向對藝人盡心盡力的勇旭竟然被開除了!「為什麼?」
  王妍只給他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推開門請他進去。
  算了,反正這間公司的方針總是讓人措手不及。呂澤想,或許勇旭離開是好的。
  「阿澤學長!」
  「蔡宜景?」才剛覺得無所謂了,眼前出現的女孩又讓他皺起眉,原來她就是Olivia!
  「學長,你都沒有變耶,還是這樣子。」蔡宜景滿臉堆著笑上前,想與呂澤握手。「好久不見!」
  呂澤盯著那隻手,一動不動。「我聽不出妳到底是稱讚還是嘲笑,還是別了吧,我跟妳沒那麼熟。」
  「沒關係,反正我們有的是時間熟起來。」蔡宜景並不在意他的冷漠。「這幾年我在美國留學,跟不少大師學習,這次回來剛好可以展現在音樂方面的蛻變,我首先想到你的貝斯,那種與生俱來的順暢感,真的不管聽了多少有名的樂手演奏,都還是會想到你呢。」
  「Olivia真的是很誇讚你呢,不管是在美國還是回來之後,總是吵著出道專輯一定要找你來助陣……」王妍給呂澤泡了杯熱茶,還遞上了一份資料。「你能來真是太好了。」
  忽略兩人一搭一唱的吹捧,呂澤拿起那份資料,赫然發現是份合約,眼底閃過詫異、驚恐,他鄙夷誤入陷阱的自己。
  「我想重組『YouRock!』。」蔡宜景沒有漏看他的動搖。「其實我在國外的時候一直回想自己高中時有多傻,你們其實是很優秀的樂手,我可能被忌妒沖昏了頭吧,才會覺得你們不好,不過你們拿到了冠軍,也是很有實力的藝人……」語調一轉,她滿臉遺憾。「可是當我回來之後得知你們早就解散了,我真的很生氣,所以讓爸爸把帶你們的經紀人給開除了,怎麼可以讓這麼棒的團體垮掉呢?真的太不應該了!」
  「是妳把勇旭哥開除的?」
  「唉唷,別氣嘛,你不知道他做了多少不應該的事情,搞不好宥亭就是被他趕出去的呢。」蔡宜景一面安撫他的氣焰,一面又拿刀刺向另外的傷口。「我是覺得可惜,看在曾經是同學的份上,想把你們都找回來一起組團,還你們一個舞台。」
  說到宥亭,呂澤吞下暗怒,這個名字已然成了禁忌,誰提起都刺耳。「講那麼好聽,這份合約上根本沒有她的名字。」
  「這是讓我最遺憾的地方,沒人知道宥亭的下落啊,還是你們曾經找過她呢?」
  如果可以找,如果能夠找到,如果真的有線索可以找,他們怎麼可能不行動?呂澤緩緩蓋起合約,推向蔡宜景。「我只答應幫忙錄製專輯,重組就算了。」
  「我知道我代替不了宥亭,你也因為我以前跟她立場不同而討厭我,這些我都很清楚,可是我不一樣了,你可以先收下合約,跟團員們先討論看看,我不急,可以等你們……」蔡宜景重新遞上合約,深深一鞠躬。
  驕傲的蔡宜景竟然向自己低頭,呂澤懷疑自己眼睛有沒有看錯,嗤笑出聲。
  「呂澤,Olivia是真的很希望你們可以都回來,重現『YouRock!』的榮耀,不要那麼快拒絕,可以多考慮幾天。」王妍也在一旁勸說,呂澤才拿起合約,沒多說什麼便走了。
  老實說,他當然想念舞台,重組的提議也很吸引人,可內心深處那又深又痛的空洞在反對著、矛盾著。站在舞台上的光芒炫目固然令人蠢蠢欲動,他卻更懂得聚光燈下的虛無,他漸漸不曉得自己是否還保有最初的熱情,漸漸無法回憶心跳加快、血液沸騰的快感。那份澎湃、激情,是否還在?
  他給自己打上了一個問號。
  等呂澤離開會議室,蔡宜景躺回椅子上,剛才的可憐模樣換成得逞的笑。
  「妳說他會相信我的鬼話嗎?」她淘氣地把玩脖子上的首飾。「什麼看在同學的份上,一起分享榮耀什麼的,哼!我都要被自己笑死,憋得真辛苦,但我演技還不錯吧?」
  王妍豎起大拇指。「我看以後要多幫妳接戲了。」
  她只是想搶回屬於自己的榮耀,滿足自己虛榮心,有個噱頭炒熱自己的名氣,而重組「YouRock!」便是最好的手段。

***

  「第十名,Grass Music練習生,河允書!」
  被點名的允書從位子上站起來,走到舞台上,接過主持人遞來的麥克風。他又一次挺進了一輪淘汰賽,獲得晉級,在這場生存戰中活了下來。
  「請允書發表晉級感言。」
  允書看著台下還坐原位上的夥伴們,那些一起努力過的兄弟,有人可能會坐在自己身邊的位置,有人可能今後便不再見面,他不捨,卻已經習慣了這種強迫的分離。
  「首先,我想謝謝粉絲們讓我第一次踩在出道線上,這麼大一份心意我會好好的記在心裡,讓大家看見更進步的我……然後我想跟曾經一起奮鬥過的朋友們說,謝謝你們,是你們讓我更勇敢的站在這裡,有一天我們會在更好的舞台重逢。」他深吸一口氣,露出招牌的酒窩笑。「你們都是最棒的、最帥的,知道嗎?」
  台下的練習生們紛紛大聲呼喊回應他的應援。
  下意識的,他撫過戒指,臉上閃過落寞。
  一步一步登上階梯,坐在大椅子上,在這麼高的地方俯瞰,欣賞的不是風景,是一張張五味雜陳的笑容,他深能體會那種空落落的感覺,但想要踏上舞台,就必須經歷一關關殘忍的試煉,不全力以赴便沒有資格站在舞台上。
  他有一個必須堅強的承諾要實現,不能再是從前那個只知道倚靠別人的小忙內,他必須爬到更高的位置,或許在那裡才能找到尋找已久的,或是讓尋找已久的抬頭就能看到自己。
  發表名次的錄製結束後,允書回到宿舍,應了幾個恭喜他的招呼,他躲進房間裡,渾身用盡力氣似地倒在床上,無聊地拿起手機,即使遠在韓國,他依然關注著團員們的消息。
  偶爾他會翻翻粉絲發的貼文,藉此得知團員們的近況。所以他知道呂澤現在是個吉他老師,有時會到處表演;詠燦和辰禹退伍回校念書,還要參加社團成果發表會……他總是需要竭盡心力才能抑制自己想接觸他們的渴望,但他發了誓,在履行與他們的約定前都不會跟他們聯繫,於是只能如此默默惦記。
  「又在看那些樂團朋友們?」姜璘脫下制服外套隨意掛在椅背上,旋身倒在允書身邊。「你要是想念他們就打電話啊!」
  「我說過會成長給他們看,想多一點力量,想變得更堅強一點……」或許這樣當初就不會失去宥亭,或許就不會失去「YouRock!」。對於解散,他其實很自責,如果不是自己太脆弱,怎麼會沒有辦法拉住漸漸喪失信心的哥哥們?不管是能力還是實力都不足,甚至是太安逸才會使團隊支離破碎。
  「然後你想回去找他們嗎?」姜璘抽走他的手機,桌布的合照上全是開朗燦爛的笑容,但那些笑容自從他知道了允書的故事之後就變得惹人鼻酸,這孩子出現在這裡究竟毀了多少自尊心、又鼓起了多少勇氣,根本無法想像。
  「我在想,如果我的努力能被他們看到,能讓他們重新站上舞台該有多好。」盯著天花板,允書真正的願望其實是和他們在舞台上重逢,像剛剛的晉級感言一樣。
  「那位隊長姐姐呢?」姜璘問起心裡一直好奇的事。
  「哥,我們隊上的大哥都比你小很多,你不能叫她姐姐。」允書翻身坐起,順手抽回手機。
  「我是站在你的立場上問耶。」姜璘跟著坐起來。「好吧,那位隊長妹妹呢?」
  最最惦記的人,總是不會出現在手機裡。
  等事過境遷,允書才有機會冷靜下來回想,一個對團隊付出最多、也最積極向上的人不可能一夜之間放棄,她或許有苦衷,只是沒人挖掘苦衷的真相,連人影都沒再見過。
  沒得到答案,不,這應該已經是答案了。姜璘索性轉移話題:「聽說下次比賽會邀請許多知名製作人來幫我們量身打造新歌……」
  允書沒有注意聽姜璘說什麼,愣愣地看著手機螢幕上粉絲的貼文──「YouRock!」將迎來成團七周年。

====待續====

竹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