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ock!逆襲夢想》-05

2018/7/26  
  
本站分類:創作

《YouRock!逆襲夢想》-05

  宥亭湊到人群後方,故意拉了張椅子坐在較不起眼的位置。辰禹正在指導刷弦的方法,不厭其煩地反覆說明,和平常看見的傻樣不同,在有關音樂的事情上他都顯得格外真摯。
  「彈法是自由的,可以用自己喜歡的方式,但是要注意適不適合曲子……學姐!」辰禹講到一半,忽然發現一臉認真的宥亭,驚訝起身,所有人跟著往後轉。
  「被發現了……」面對一道道炙熱的視線,宥亭有些難為情。
  撥開重重人牆,辰禹來到她面前。「學姐找我有事嗎?」
  「沒事啊!來看看傳說中的大王是怎樣的盛況……」她退了一步,漾出清爽的笑容。「結果不是大王,是很好的老師呢。」
  眾女孩們紛紛贊同。
  「學姐,謝謝妳選了辰禹!辰禹真的很棒!」幾個女孩感激地說道。
  沒想到會被感謝,宥亭感到意外。「嗯……我大概跟你們一樣被他吸引了吧,以後可能都要跟你們借走辰禹了,可以吧?」
  「可以可以可以!我們會一直支持你們的!還有學長也是!比賽加油!」
  不遠處的呂澤朝女孩們揮手,惹來女孩們各種融化。
  「好了,我們還要去看其他人。」還不習慣這種追捧的目光,宥亭將椅子歸回原位,出了教室。
  即使不適應,心裡其實多少是慶幸的,至少擁有這種無條件的支持就是最理想的開始,當然這份心意不能夠無條件的接受。
  綜合大樓地下室是管樂社的合奏室,他們在這裡找到了正投入練習的詠燦,並被獲准坐在教室一角觀摩練習。
  米亞中學管樂社是目前少數玩爵士的學生樂隊,也許是入社需要考試的關係,社員們的程度頗高,節奏韻律都很合拍,讓人聽了都會情不自禁地跟著搖擺;音色滑潤不刺耳,木管、銅管各具特色,像發酵得又圓又鼓的麵包,質地綿密精緻又具有層次,能完整感受到專屬爵士樂的不羈、詼諧與浪漫。
  令人意外的是詠燦竟然不負責爵士鼓,他在吹低音號!
  仔細觀察了一下聲部編制,宥亭有了重大發現。「他們沒有貝斯……」
  「嗯。」呂澤點點頭,他總算了解為什麼詠燦打鼓時的律動帶有一種奇妙的舒適感。
  他演奏的低音號聲音非常靈巧,節奏明朗不呆板,和打擊部的配合恰到好處,穩固又不失柔軟,就像蛋糕的底座一樣。
  「兩位旁聽生,如何?」一曲奏畢,指揮老師轉向如癡如醉的兩人。「哎呀,我真喜歡你們的表情,這表示我們的努力有了成果。」
  「我覺得超精彩!這是我第一次現場聽爵士管樂,跟看影片不一樣,很帶勁,一種讓人想跟著拍手、跟著跳舞的感覺!」宥亭聽得相當入迷,由心而發的感想讓所有社員都很有成就感。「讓我有點想一起彈……」
  「可以!歡迎!你們也看見了,我們沒有鍵盤手。」指著角落被布蓋住的琴,指揮老師半開玩笑道。
  「也沒有貝斯手,我以為詠燦是打擊部的。」呂澤表情有些惋惜,他也很喜歡爵士樂的。
  「我是打擊部啊,」詠燦抱著沉重的低音號。「但以前學的是低音號。」
  「對,我們低音部也很缺乏,詠燦需要兩邊跑來跑去,還是呂澤你要回來?老師我張開雙手迎接你!」指揮老師也對呂澤發出入社邀請,擠眉弄眼的表情非常逗趣。
  「不,謝了老師。」呂澤滿臉黑線,有陰影似的拒絕。
  「你們這些小蘿蔔都不知道,呂澤是我們爵管的創社社員喔!」指揮老師的話一出口立刻引起躁動。
  「是喔?」連宥亭都頭一次聽說。
  「我還記得他國中時彈貝斯的傲氣,真的是……長大後有被磨平不少喔?」指揮老師一臉戲謔,故意用勾人的語氣說著只有兩人知道的黑歷史。
  「什麼什麼?我想知道!」宥亭也跟著起鬨。
  「老師你頭頂也磨亮了不少。」冷不防的反擊惹來哄堂大笑,呂澤趁著笑聲將宥亭半推半拎地往門口走去。
  「欸,這麼快就要走啦?」指揮老師佯裝要留人,故意又繼續開玩笑。「下次來彈貝斯啊!」
  「我們還要去別的地方,老師再見!」宥亭向老師行禮也跟社員們揮手道別,最後朝詠燦一笑。
  「喂,為什麼你參加爵管,我會不知道啊?」樓梯間,宥亭還不忘追問。
  「妳不知道的可多了……」呂澤領在前頭,內心真希望這丫頭的好奇心不要這麼無邊無際。
  「你有空講給我聽啦!」
  「我不要,沒空。」
  「阿澤!」
  「噓……」
  不知不覺走到了圖書館,宥亭被呂澤掃了一眼,立刻闔上嘴巴。
  「來這裡幹嘛?」她壓低了音量也放輕了腳步。
  「留學生或交換學生都會在這裡學中文。」呂澤領在前方,探頭探腦的像是在尋找什麼。
  「你怎麼知道?」
  「我們班有交換生。」他邊答邊打開一扇門從縫隙偷瞄。「找到了。」
  「什麼?」宥亭想跟著偷瞄,呂澤卻敲了門。
  「請進!」門裡的人應了聲,轉頭一楞,迅速站起身。「學長、學姐!」
  「哈囉!來看你有沒有乖乖學習啊!」宥亭走到書桌邊,拿起一張被寫滿的紙。「你在抄歌詞喔?」
  「是,老師說……可以、用喜歡的方法、自己練習。」允書答得有些斷斷續續,但能看得出來他很努力地想要表達。
  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我愛你有幾分……這這這,到底是誰選的範本?宥亭忍著笑。「意思都懂嗎?」
  「懂,這是媽媽最喜歡的歌曲。」
  不肉麻嗎……?宥亭放下紙張。
  「我想學會媽媽喜歡的歌曲,所以我……」允書思考了一下:「抄、歌詞。」
  這帶點自我懷疑的語氣實在太可愛,根本難以將如此天真無邪的少年和唱〈Starry, Starry Night〉時的漂泊詩人聯想在一起,禁不住好奇這經典的情歌由他詮釋會是什麼感覺。
  「我可以聽你唱嗎?」宥亭投射給允書的眼神充滿渴望和期待。
  「我也想聽。」呂澤認為這點子不錯,總覺得眼前的男孩有種很獨特的個人魅力,說不出來具體的感覺,但是很吸引人。
  「那我唱了。」確認門有關好,允書在兩人殷切的注視下顯得有些緊張,他站定、吸氣……
  陽光爬出雲朵的口袋,鑽入半掩的窗簾縫隙,撒落這小小的自修室,歌唱的男孩閉著雙眼,一字一句如敘述一場深刻的愛情故事,有難以忘懷的親吻、繾綣綿延的思念、含情脈脈的溫柔、小心翼翼的擁抱,彷彿電影一幕幕精彩的片段在眼前上演,宥亭和呂澤就這麼楞著、深深入迷。
  允書的歌聲聽幾次就有幾次反轉,他是一道變幻莫測的彩虹,時而濃郁、時而清淡,時而搭起天橋、時而圈住雲朵、時而在天空畫出散漫的一筆,七彩光芒讓人驚艷不已。
  呂澤給宥亭使了個眼色,宥亭立刻會意。
  聽見另一個聲音,允書突地睜開眼盯著宥亭。她清澈澄淨的和音像拂過湖面的微風,吹起波紋、推起微浪,不搶眼、不奪目,安安靜靜地貼著波浪前進。
  水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呂澤不自覺想起小時候背過的詩,用來比喻此刻的歌聲正好。
  這波光連天的景緻、這扣人心弦的故事,在唱完最後一個字後完美謝幕。
  陽光依舊、餘韻猶存,小小的空間靜謐得只剩呼吸聲。
  「學姐!」
  「啊?」
  允書的叫聲驚醒了思緒迷失的宥亭,他抓著她的肩膀,雙眸因興奮而閃爍著光芒,兩顆酒窩在頰邊深邃,整個人一蹦一跳的,臉上全堆滿了笑:「學姐!剛才……好好聽!」
  或許他想表達的不只這般片面,但他的表情動作說明了一切。
  「是吧是吧?我也嚇一跳!」宥亭這才回過神來跟著激動不已。「阿澤!」她轉向他,逆著光笑彎了眼。「你聽到了嗎?剛剛那是什麼?看我的雞皮疙瘩,哇……」
  呂澤還愣在原地,或者說他又愣在了原地。
  可惡,小時候背的詩又再一次竄入腦袋

====待續====

竹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