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博雅講壇——重看民國人物(3)

2015/5/31  
  
本站分類:創作

海上博雅講壇——重看民國人物(3)

    胡適(第一排右二)與徐芳(第一排左三)

蔡老師:通過考試,出了很多考題,第一個考題就是你知道我們北大的系主任是誰,我說那不是馬裕藻,她就問他的外號叫什麼,還好我背得很熟,在臺灣我們考試要背這些人的字號和齋名,陳三立叫陳散原,我們都要背的,一考就過關的,一直問了五關,五燈全亮,她說好,後天幾點你到我家裡來,所以不是那麼容易的,但是,這個辛苦是有代價的,我比陳老師幸運,他只見一次,我見了N次,徐芳把我收為乾孫子,我都叫她徐奶奶。後來她把所有的資料全部攤給我,還有《徐芳詩文集》,這個是研究徐芳跟胡適最重要的文本都在這邊,都出版了。

?⊿.jpg

    年輕的胡適

蔡老師:還有幾件未出版的,在我手裡面,包括胡適的用箋,胡適跟徐芳在哪裡約會,什麼時候約會,胡適這個人自己也愛犯一個毛病,留下多的筆跡,他跟徐芳兩個人在飯店談新詩,談新詩就談新詩就好了,幹嘛還要寫什麼年月日於上海滄州飯店,這個東西交到陳老師手裡就是死罪一條,我知道你們兩個人在哪約會,那個資料原本在徐芳的後人手裡面,現在在我手裡面,然後還有很多很多的書信,我都幫他copy了,有沈從文給她的四封信,李長之給她的五封信,我還給李長之的女兒李書,然後朱光潛的,找不到他的後人。

?摰?jpg

   王右家

蔡老師:還有一封很重要,兩年前我給了章詒和老師,我說你是研究羅隆基的,信用毛筆寫的,我才知道,羅隆基的字這麼漂亮,三四十封都被徐芳扔了,只留下這麼一封,我說老太太你這一封是要給我的嗎,要我做史料有證據嗎,她笑一笑,我都沒有揭穿,我看信就知道,但是他沒有簽羅隆基的名字,是寫「前面你的來函,問候右家和我的信收到了」。後面寫南京市什麼什麼路,當然,這封信是寄到王右家(案:羅隆基的夫人)那邊,我就故意問徐芳老太太,這個簽L的人是誰,當然我心裡面已經知道了,我就故意問他,她說是羅隆基,那封信很長,提到梁實秋,要徐芳給他買種藥,所以我現在可以公佈,大家都不知道的,羅隆基得了糖尿病,要徐芳給他買的藥是寫英文名字,我不懂就問徐芳,她說是糖尿病的人可以代替糖的藥。那封信牽扯出羅隆基追徐芳追得很辛苦,那個時候已經有王右家了,徐芳那個時候心中已經有了胡適,所以羅隆基只是備選而已,這個書裡面沒有寫,所以這個很重要。

蝢???jpg

   羅隆基

蔡老師:因為羅隆基跟梁實秋那批人是好友,後來羅隆基到了天津辦《益世報》,這個時候徐芳在北大,英文很好,都去聽英文系梁實秋的課,羅隆基從天津來北京找梁實秋,一看,100個人,裡面就看到徐芳,因為徐芳長得很漂亮,當時女生非常少,徐芳跟我講,北大沒幾個女生,就是馬玨、徐芳那幾個,我問了徐奶奶,張中行你知道嗎,她說沒有那個人,你不要跟我胡扯,我查了一下,原來張中行本名叫張璿,我問她有沒有張璿那個人,她說有,就是最仰慕我的那個男生,所以你隨便跟她換個名字你都騙不了她。羅隆基看到了徐芳,然後他透過梁實秋約了這個女學生,我問她,奶奶你跟羅隆基在哪裡約會,她說,就在來今雨軒,我說你對羅隆基感覺怎麼樣,她說我曾經心動過,但是我父母反對,因為羅隆基花名在外,她的父母都知道,徐家是科技世家,徐芳的父親是火藥專家,他們反對,所以,徐芳就把這個萌動的少女情懷壓下來了。我問她羅隆基怎麼讓你心動,她說,羅隆基對於女生是一個致命的吸引力,我說吸引力在哪裡,她說你沒有看到那麼多女人,為什麼那麼多女人死心塌地愛他,她說你從來沒有看到,所以在座的男生可以學學,他說你沒有看到一個男生那麼愛乾淨的,從頭到腳,每次約會都是雪白的西裝筆挺,光這點都是吸引人的,再加上他的外貌和英文,是英國政治經濟學院畢業的,英文好得不得了,政治理論比胡適強過多少倍,但是因為徐芳心目當中是有胡適的,所以羅隆基再怎麼吸引還是擺在第二位,不是第一位,徐芳後來雖然跟胡適斷了情緣,胡適是主動斷了,但是徐芳還是癡癡在等,我們從信中可以看到,等到抗戰到重慶,才嫁給了徐培根,那個時候徐芳已經年華老大了,不是說很老,已經超過30了,在那個年代超過30是有點拉警報了,她嫁給了徐培根,徐培根已經是結過婚的,但是沒有離婚,等於徐芳是委屈做老二,所以你知道,她永遠是為胡適在犧牲。那個情況我舉個例子,我每次跟徐芳談,她就顧左右而言他,她說這是師生之情,其實徐芳永遠記住胡適的生日,每到12月10幾號,還不到17號,生日的前一個禮拜,一定打電話給我,她提醒我,她說,你知道胡適的生日是什麼,我說,奶奶你不用跟我講,我都知道他跟北大是同一天生日,她說,我再告訴你一次,是17號那天,你要到南港再去為我去拜墓一下,我年紀大了坐車辛苦。我說奶奶,也不需要每年拜,前幾年帶大陸的學者去拜過,我去了,給他三鞠躬,我說不需要每年去的,她說不行,這是我的心願,我每年都要去看他。所以你只有親身體會她的語調,她的心情你就能夠體會,不是師生之情,遠超過師生之情。

陳老師:我的第一個印象就是這個乾孫子不孝,徐芳老人要他代表去拜胡適,他找出種種理由推託說不需要去拜,大家都聽到了。

蔡老師:胡適可以在我的心中永存呀。

                                                   (未完,明日待續)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7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