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雨短心得:星期天和喬治在公園Sunday in the Park with George

2018/5/9  
  
本站分類:藝文

西北雨短心得:星期天和喬治在公園Sunday in the Park with George

今天音樂劇考古心得來點高難度的挑戰
《星期天和喬治在公園Sunday in thePark with George》
 

這齣音樂劇是史蒂芬,桑坦Stephen Sondheim的代表作之一。
比起主流的歡樂音樂劇,桑坦大師的概念音樂劇是出了名的深,
但即便如此,卻阻擋不了劇評的好口碑,代表作也是復刻再復刻。
今天想就劇情的呈現,來分享一下《星期天與喬治在公園》,
有什麼特殊的魅力之處,能讓眾多劇迷念念不忘。


星期天與喬治在公園從喬治‧秀拉的名作,大碗島的星期天午後做發想,
隨著音樂和歌聲,人物和場景在主角喬治筆下一一出現,
劇情愈是演進,畫面也漸趨完整,直到最後將這幅名畫完全重現。
女主角妲特則是喬治的模特兒,陪著喬治星期天一大早到公園裡寫生,
觀眾的視角跟著妲特的歌曲Sunday inthe Park with George切入。
年輕、活潑、漂亮的妲特不知道喬治為什麼要發這種神經,
只模模糊糊地知道這是為了藝術,想要在藝術品上留下身影要付的一點代價。
但是她真的很無聊,星期天起一大早曬太陽,
看熱死人的公園裡老婦、船夫、小孩、小狗來來去去,
還有令人心煩的藝術評論家帶著間諜跟班出言不遜。
妲特就像我們這些觀眾是個旁觀者,她對喬治這個”人”有感情,
雖然不懂喬治為什麼要做這些奇怪的事,還是為了這份感情陪他瞎搞。
從妲特的歌詞和台詞裡可以感受到這個角色懵懵懂懂,
只想著生活和娛樂,討厭人事物沒有複雜的理由,只因為那些東西對喬治不友善。


和妲特相對,站在光譜另一端的是喬治,喬治則是一個非常”藝術”的人。
他眼中只有他的畫,費盡心思畫了自己愛的女人,
最後依然可以為了畫面不協調這種理由,改成別的模特兒。
史實裡的喬治‧秀拉,畫一幅大碗島的星期天午後畫了兩年多,
這期間畫了四百多幅的素描和色彩實驗草稿。
音樂劇裡的喬治也不惶多讓,他看人看事只看有沒有放進畫中的價值,
年輕漂亮的淑女,重要性還不如有個性的老船夫和小狗。
我們可以看到在第一幕,雜亂的小劇情非常多,
一點一點不斷出現在舞台上,不同的歌曲情感穿插跳動,
在一片紛紛擾擾之中,只有喬治從頭到尾都在做同一件事——畫畫。
不管是妲特鬧脾氣、路人搞小緋聞、評論家竊竊私語,
喬治就是在畫畫,他的表演和歌曲和畫畫有關,
好像整個世界都只為了這一幅畫而存在.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XD!>
然後,終於到了第一幕後段,
喬治才唱出經典的Finishing  the Hat讓觀眾窺視他的心情。
容在下在此抒發一下心情,這首歌連我這歌唱門外漢都聽得出來哭吧難唱,
但也這是這樣的傑作,才表現得出喬治糾結的心情。
雖然一心為藝術奉獻,他也不是沒有感情的機器,
他知道妲特期待和他一起到俱樂部去,開口挽留流失的感情,
希望和他共組家庭,一起走過人生後半。
可是對喬治來說,他還是得先把帽子畫完,
不管他多努力融入,始終會有一部份的他站在一旁描繪天空。
所以喬治只能放手讓懷有身孕的妲特嫁給麵包師傅,
傷心地唱出We Do Not BelongTogether後遠走美國,離開他的人生。



 
然後時光荏苒,來到了第二幕。
第二幕已經是近百年之後,有了一個美國的新潮藝術家喬治,
還有據傳是大畫家後代的老祖母瑪麗。
故事同樣圍繞著大碗島的星期天午後進行,
小喬治用全新的科技光雕藝術呈現這幅名畫搏得滿堂彩,
在慶功酒會上使出渾身解數,到處和人交際爭取贊助。
在一片擾擾嚷嚷之中,反倒只有老眼昏花的瑪麗將全副心神放在欣賞藝術上。
本劇的老少喬治,妲特和瑪麗都是同一個演員,
和百年前的時空對照,今昔角色互換不禁令人莞爾。
當小喬治為了爭取贊助弄到身心俱疲時,老瑪麗唱了Childrenand Art
乍聽之下是老祖母的碎碎念,但是從第一幕聽到現在的觀眾,
知道這是老瑪麗數十年人生的感慨,與從母親身上學到的智慧結合,
在小喬治疲憊混亂的時候給他慰藉。
從瑪麗說的話,也許可以推知當年的妲特到最後還是懂了,
從喬治的畫作裡看出那些意在言外所指為何,然後將之傳給女兒。
等到最後小喬治重遊改頭換面的大碗島,閱讀妲特留下的筆記,
從中找到新的方向和勇氣,Lesson/MoveOn
妲特再次出現,和小喬治合唱我們永遠屬於彼此。
 
看到這裡各位千萬別誤會,這可不是戀母版的第六感生死戀,
是概念音樂劇星期天和喬治在公園。
妲特和小喬治的合唱不是愛情面的屬於彼此,
而是他們各自代表的光譜兩端,藝術和人。
老喬治從人身上看見藝術,
留下藝術之後再由妲特和瑪麗這些人傳承下去,
妲特和瑪麗則將之用來啟發新一代的藝術家小喬治。
一切就像Move On的歌詞敘述的一樣,
不停地找到新的,從過去裡衍生出未來,生生不息。


 
所以,這部戲想說什麼?一個藝術家尋找人生方向嗎?
依個人淺見,把整齣戲貫通之後說的其實是藝術品創作。
從一開始畫家孤獨創作,忍受外在壓力和感情生變,
撐過無數的流言蜚語之後,終於完成心目中的傑作,
再為了這幅傑作四處爭取支持尋覓知音。
等到藝術家終於耗盡了一開始的熱情和心力,
陷入徬徨的他四顧茫然,又從知音和家人身上獲得支持,
回頭看見作品中的生命力,激盪出新的可能。
這樣的過程對觀眾而言可能陌生而遙遠,
只能像妲特一樣模模糊糊,隔空感受醞釀其中的情感。
但對創作經年的史蒂芬‧桑坦和編劇詹姆斯‧雷平JamesLapine來說,
這一番心路過程想必點滴在心頭,將之轉化成音樂劇呈現。


餘味綿長雋永的《星期天和喬治在公園Sunday in the Park with George》
小小心得與諸位分享






歡迎訪客澆水交流


言  雨 部落格 http://showwe.tw/blog/main.aspx?m=3064
不定時電影、讀書心得更新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6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