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吃/古冬

2018/4/18  
  
本站分類:藝文

談吃/古冬

001鍚?JPG               談吃/     古冬

          幾十年前,誰能回大陸各大名城走一趙,回來一定名震僑社,此人踏遍大江南北,來頭不小,一定口福不淺啦!如今呢﹖二十天環遊世界,稀鬆平常。旅遊、貿易以至江湖賣藝,己無國界。就算甚麼也不是,夠毅力的話,踏上腳踏車,也能環球走一匝,吃遍天下。還聽說再過幾年,由香港飛來紐約,兩個鐘頭就能到達,到時您老在金殿大堂擺下壽宴,孝順的孫女及時捎來港製的生日蛋榚,也不會特別令人感到驚喜驚奇了。

           古冬一聽,開心之餘,不禁食指大動,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吃,恨不得馬上飛返香港,飛回北京,先吃一頓涮羊肉,再來一條清蒸老鼠斑…..     

            古冬雖然重吃,但並非真正懂得吃,只是饞嘴,貪吃,荷包腫脹之時,大塊肉,大碗酒,袋裡空空如也了,一包鹹蠶豆,一杯酸梅湯,吃起來一樣咂吧著嘴,嗒嗒有聲,滋味無窮。

            在香港時曾經有過幾個「死黨」,是名副其實的豬朋狗黨,酒肉搭檔,中西南北,大小肥瘦,通通都來,不是嫖,不是賭,就是吃,隨街掃,由西環掃至筲箕灣,由尖沙咀掃至荔枝角。極欣賞士丹利街商會私廚的鹽焗雞,也垂涎獅子山下路邊攤檔的擔擔麵。而值此菊豔蛇肥的秋冬時節,大佛口那家無名小店裡龍鳯嬉水的甘美清香,九江友人家裡薑葱餵鮮鯉的辛辣濃香,粉嶺山坳小別墅裡東莞燜狗肉的撲鼻之香,都能令人大飽口福,大快朵頤。

            在大陸的時候,跑過幾年碼頭,每到一個新地方,必也先吃一頓,漸漸也交了一群吃的朋友。在北京,常聯群結隊去吃豆腐腦,吃白切肉。最難忘是寒冬臘月的夜晩,冒著大雪,跑去街邊檔買臘馬肉,吃水餛飩,就像中學時代偷偷溜出校門,去吃糯米湯圓及臘味飯一般,好不剌激過癮。在上海也一樣,成群的到淮海路的西餐館去鑽,最喜歡寧紹小店的雞鴨血湯,以及清真館子的羊肉包子牛肉湯。還有郊區小鎮路邊的豬麵肉,再加幾兩燙熱的老酒。尤其是靜安寺的麻醬牛肉麵,每星期必吃一兩次,又辣又香,吃起來汗出如漿,渾身冒煙,最能體味出吃的樂趣。

            現在儘管交通便利,各地的吃還是各有特色。好比吃鯉魚,美國出產的雖然又肥又大,但不好吃,釣了上來還是放回去,毫不足惜。狗肉就甭想了,白切肉也沒見過,湯則只有酸辣湯而沒有木須湯。麻醬拌麵呢﹖對不起,麻醬欠奉,將就將就,來點花生醬好不好﹖至於小米稀飯,麵筋百葉,鯪魚腸蒸禾蟲……           

          不過說實話,美國的小吃也不少。雖然缺了城隍廟的五香豆,但是吃起M&M的巧克力豆來,一樣的香酥爽口,不忍釋手。還有又肥又大的花生米,絶不遜於大陸的土產,畢剝香脆,愈吃愈大癮。就怕心術不正,老以為該「先吃好的,先死老的」,又肥又圓的都剝光了,剩下最後一粒,嗦嗦兩口咬下去,豈料又苦又臭,結果不但前功盡廢,還趕忙又潄口又刷牙誓死不吃了,可是太太那份還沒吃完,忍不住又伸出手去……

            由此可見,「顧住後頭」也是吃的哲理。順便給你一個小「貼士」(Tips),吃東西時最好收起閣下的想像力,不要讓敏捷的思路任意馳騁。侍者送來香氣撲鼻的黑椒牛柳,還襯上美麗的精雕玫瑰,誰知那色那形,立刻使你想起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再來一客滋補養顏的冰花炖蛋,黃耿耿滑膩膩的,馬上又連想到孩子褲檔……

        永遠記得五十年前上海漢口路大排檔那頓早餐。叫了一份大餅油條,一碗鹹豆漿。豆漿加了榨菜粒、碎油條、蝦皮、葱花、麻油、辣油,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五彩縯紛。剛喝了兩口,忽然來了兩輛夜香車(倒糞車),挨著屁股推過去。味道倒不太大,裡面的聲音卻挺響,撲通、撲通。腦子裡馬上閃過一個念頭,那裡面不也是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脖子一直,嘩的一聲,地上隨即添了一灘也是稀拉拉的、紅紅的、黃黃的……

              後來學精了,吃東西時一定目不轉睛,狼吞虎嚥,抹大汗與捲衣袖一齊來,就是不讓自己有空檔,一副放監出來的樣子。不料這麼一吃,就吃出這麼一副怪德性,有錢就吃,逢吃必到,逢到又必大吃,還給自己找藉口:「吃不窮,著不窮,不會打算一世窮。」卻不想想自己已經這麼窮!

              如果將來的飛機真能在幾個鐘頭內飛到香港,那可是真好,隨時可以打個電話回去:

         「下鍋啦,我就回來啦!」

 

 

 

 

 

 

 

 

 

 

 

 

 

 

 

 

 

 

 

 

 

 

 

 

 

 

 

 

 

 

 

 

 

 

 

 

 

 

 

 

 

 

 

 

 

 

 

 

 

 

 

 

 

 

 

 

 

 

 

 

 

 

 

 

 

 

 

 

 

 

 

 

 

 

 

 

 

 

 

 

 

 

 

 

 

 

 

 

 

 

 

 

 

 

 

 

 

 

 

 

 

 

 

 

 

 

 

 

 

 

 

 

 

 

 

 

 

 

 

 

 

 

 

 

 

 

 

 

 

 

 

 

 

 

 

 

 

 

 

 

 

 

 

 

 

 

 

 

 

 

 

 

 

 

 

 

 

 

 

 

 

 

 

 

 

 

 

 

 

 

 

 

 

 

 

 

 

 

 

 

               談吃/     古冬

          幾十年前,誰能回大陸各大名城走一趙,回來一定名震僑社,此人踏遍大江南北,來頭不小,一定口福不淺哪!如今呢﹖二十天環遊世界,稀鬆平常。旅遊、貿易以至江湖賣藝,己無國界。就算甚麼也不是,夠毅力的話,踏上腳踏車,也能環球走一匝,吃遍天下。還聽說再過幾年,由香港飛來紐約,兩個鐘頭就能到達,到時您老在金殿大堂擺下壽宴,孝順的孫女及時捎來港製的生日蛋榚,也不會特別令人感到驚喜驚奇了。

           古冬一聽,開心之餘,不禁食指大動,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吃,恨不得馬上飛返香港,飛回北京,先吃一頓涮羊肉,再來一條清蒸老鼠斑…..     

            古冬雖然重吃,但並非真正懂得吃,只是饞嘴,貪吃,荷包腫脹之時,大塊肉,大碗酒,袋裡空空如也了,一包鹹蠶豆,一杯酸梅湯,吃起來一樣咂吧著嘴,嗒嗒有聲,滋味無窮。

            在香港時曾經有過幾個「死黨」,是名副其實的豬朋狗黨,酒肉搭檔,中西南北,大小肥瘦,通通都來,不是嫖,不是賭,就是吃,隨街掃,由西環掃至筲箕灣,由尖沙咀掃至荔枝角。極欣賞士丹利街商會私廚的鹽焗雞,也垂涎獅子山下路邊攤檔的擔擔麵。而值此菊豔蛇肥的秋冬時節,大佛口那家無名小店裡龍鳯嬉水的甘美清香,九江友人家裡薑葱餵鮮鯉的辛辣濃香,粉嶺山坳小別墅裡東莞燜狗肉的撲鼻之香,都能令人大飽口福,大快朵頤。

            在大陸的時候,跑過幾年碼頭,每到一個新地方,必也先吃一頓,漸漸也交了一群吃的朋友。在北京,常聯群結隊去吃豆腐腦,吃白切肉。最難忘是寒冬臘月的夜晩,冒著大雪,跑去街邊檔買臘馬肉,吃水餛飩,就像中學時代偷偷溜出校門,去吃糯米湯圓及臘味飯一般,好不剌激過癮。在上海也一樣,成群的到淮海路的西餐館去鑽,最喜歡寧紹小店的雞鴨血湯,以及清真館子的羊肉包子牛肉湯。還有郊區小鎮路邊的豬麵肉,再加幾兩燙熱的老酒。尤其是靜安寺的麻醬牛肉麵,每星期必吃一兩次,又辣又香,吃起來汗出如漿,渾身冒煙,最能體味出吃的樂趣。

            現在儘管交通便利,各地的吃還是各有特色。好比吃鯉魚,美國出產的雖然又肥又大,但不好吃,釣了上來還是放回去,毫不足惜。狗肉就甭想了,白切肉也沒見過,湯則只有酸辣湯而沒有木須湯。麻醬拌麵呢﹖對不起,麻醬欠奉,將就將就,來點花生醬好不好﹖至於小米稀飯,麵筋百葉,鯪魚腸蒸禾蟲……           

          不過說實話,美國的小吃也不少。雖然缺了城隍廟的五香豆,但是吃起M&M的巧克力豆來,一樣的香酥爽口,不忍釋手。還有又肥又大的花生米,絶不遜於大陸的土產,畢剝香脆,愈吃愈大癮。就怕心術不正,老以為該「先吃好的,先死老的」,又肥又圓的都剝光了,剩下最後一粒,嗦嗦兩口咬下去,豈料又苦又臭,結果不但前功盡廢,還趕忙又潄口又刷牙誓死不吃了,可是太太那份還沒吃完,忍不住又伸出手去……

            由此可見,「顧住後頭」也是吃的哲理。順便給你一個小「貼士」(Tips),吃東西時最好收起閣下的想像力,不要讓敏捷的思路任意馳騁。侍者送來香氣撲鼻的黑椒牛柳,還襯上美麗的精雕玫瑰,誰知那色那形,立刻使你想起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再來一客滋補養顏的冰花炖蛋,黃耿耿滑膩膩的,馬上又連想到孩子褲檔……

        永遠記得五十年前上海漢口路大排檔那頓早餐。叫了一份大餅油條,一碗鹹豆漿。豆漿加了榨菜粒、碎油條、蝦皮、葱花、麻油、辣油,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五彩縯紛。剛喝了兩口,忽然來了兩輛香車(倒糞車),挨著屁股推過去。

味道倒不太大,裡面的聲音卻挺響,撲通、撲通。腦子裡馬上閃過一個念頭,那裡面不也是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脖子一直,嘩的一聲,地上隨即添了一灘也是稀拉拉的、紅紅的、黃黃的……

              後來學精了,吃東西時一定目不轉睛,狼吞虎嚥,抹大汗與捲衣袖一齊來,就是不讓自己有空檔,一副放監出來的樣子。不料這麼一吃,就吃出這麼一副怪德性,有錢就吃,逢吃必到,逢到又必大吃,還給自己找藉口:「吃不窮,著不窮,不會打算一世窮。」卻不想想自己已經這麼窮!

              如果將來的飛機真能在幾個鐘頭內飛到香港,那可是真好,隨時可以打個電話回去:

         「下鍋啦,我就回來啦!」

 

 

 

 

 

 

 

 

 

 

 

 

 

 

 

 

 

 

 

 

 

 

 

 

 

 

 

 

 

 

 

 

 

 

 

 

 

 

 

 

 

 

 

 

 

 

 

 

 

 

 

 

 

 

 

 

 

 

 

 

 

 

 

 

 

 

 

 

 

 

 

 

 

 

 

 

 

 

 

 

 

 

 

 

 

 

 

 

 

 

 

 

 

 

 

 

 

 

 

 

 

 

 

 

 

 

 

 

 

 

 

 

 

 

 

 

 

 

 

 

 

 

 

 

 

 

 

 

 

 

 

 

 

 

 

 

 

 

 

 

 

 

 

 

 

 

 

 

 

 

 

 

 

 

 

 

 

 

 

 

 

 

 

 

 

 

 

 

 

 

 

 

 

 

 

 

 

 

 

 

 

 

 

 

 

               談吃/     古冬

          幾十年前,誰能回大陸各大名城走一趙,回來一定名震僑社,此人踏遍大江南北,來頭不小,一定口福不淺哪!如今呢﹖二十天環遊世界,稀鬆平常。旅遊、貿易以至江湖賣藝,己無國界。就算甚麼也不是,夠毅力的話,踏上腳踏車,也能環球走一匝,吃遍天下。還聽說再過幾年,由香港飛來紐約,兩個鐘頭就能到達,到時您老在金殿大堂擺下壽宴,孝順的孫女及時捎來港製的生日蛋榚,也不會特別令人感到驚喜驚奇了。

           古冬一聽,開心之餘,不禁食指大動,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吃,恨不得馬上飛返香港,飛回北京,先吃一頓涮羊肉,再來一條清蒸老鼠斑…..     

            古冬雖然重吃,但並非真正懂得吃,只是饞嘴,貪吃,荷包腫脹之時,大塊肉,大碗酒,袋裡空空如也了,一包鹹蠶豆,一杯酸梅湯,吃起來一樣咂吧著嘴,嗒嗒有聲,滋味無窮。

            在香港時曾經有過幾個「死黨」,是名副其實的豬朋狗黨,酒肉搭檔,中西南北,大小肥瘦,通通都來,不是嫖,不是賭,就是吃,隨街掃,由西環掃至筲箕灣,由尖沙咀掃至荔枝角。極欣賞士丹利街商會私廚的鹽焗雞,也垂涎獅子山下路邊攤檔的擔擔麵。而值此菊豔蛇肥的秋冬時節,大佛口那家無名小店裡龍鳯嬉水的甘美清香,九江友人家裡薑葱餵鮮鯉的辛辣濃香,粉嶺山坳小別墅裡東莞燜狗肉的撲鼻之香,都能令人大飽口福,大快朵頤。

            在大陸的時候,跑過幾年碼頭,每到一個新地方,必也先吃一頓,漸漸也交了一群吃的朋友。在北京,常聯群結隊去吃豆腐腦,吃白切肉。最難忘是寒冬臘月的夜晩,冒著大雪,跑去街邊檔買臘馬肉,吃水餛飩,就像中學時代偷偷溜出校門,去吃糯米湯圓及臘味飯一般,好不剌激過癮。在上海也一樣,成群的到淮海路的西餐館去鑽,最喜歡寧紹小店的雞鴨血湯,以及清真館子的羊肉包子牛肉湯。還有郊區小鎮路邊的豬麵肉,再加幾兩燙熱的老酒。尤其是靜安寺的麻醬牛肉麵,每星期必吃一兩次,又辣又香,吃起來汗出如漿,渾身冒煙,最能體味出吃的樂趣。

            現在儘管交通便利,各地的吃還是各有特色。好比吃鯉魚,美國出產的雖然又肥又大,但不好吃,釣了上來還是放回去,毫不足惜。狗肉就甭想了,白切肉也沒見過,湯則只有酸辣湯而沒有木須湯。麻醬拌麵呢﹖對不起,麻醬欠奉,將就將就,來點花生醬好不好﹖至於小米稀飯,麵筋百葉,鯪魚腸蒸禾蟲……           

          不過說實話,美國的小吃也不少。雖然缺了城隍廟的五香豆,但是吃起M&M的巧克力豆來,一樣的香酥爽口,不忍釋手。還有又肥又大的花生米,絶不遜於大陸的土產,畢剝香脆,愈吃愈大癮。就怕心術不正,老以為該「先吃好的,先死老的」,又肥又圓的都剝光了,剩下最後一粒,嗦嗦兩口咬下去,豈料又苦又臭,結果不但前功盡廢,還趕忙又潄口又刷牙誓死不吃了,可是太太那份還沒吃完,忍不住又伸出手去……

            由此可見,「顧住後頭」也是吃的哲理。順便給你一個小「貼士」(Tips),吃東西時最好收起閣下的想像力,不要讓敏捷的思路任意馳騁。侍者送來香氣撲鼻的黑椒牛柳,還襯上美麗的精雕玫瑰,誰知那色那形,立刻使你想起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再來一客滋補養顏的冰花炖蛋,黃耿耿滑膩膩的,馬上又連想到孩子褲檔……

        永遠記得五十年前上海漢口路大排檔那頓早餐。叫了一份大餅油條,一碗鹹豆漿。豆漿加了榨菜粒、碎油條、蝦皮、葱花、麻油、辣油,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五彩縯紛。剛喝了兩口,忽然來了兩輛香車(倒糞車),挨著屁股推過去。

味道倒不太大,裡面的聲音卻挺響,撲通、撲通。腦子裡馬上閃過一個念頭,那裡面不也是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脖子一直,嘩的一聲,地上隨即添了一灘也是稀拉拉的、紅紅的、黃黃的……

              後來學精了,吃東西時一定目不轉睛,狼吞虎嚥,抹大汗與捲衣袖一齊來,就是不讓自己有空檔,一副放監出來的樣子。不料這麼一吃,就吃出這麼一副怪德性,有錢就吃,逢吃必到,逢到又必大吃,還給自己找藉口:「吃不窮,著不窮,不會打算一世窮。」卻不想想自己已經這麼窮!

              如果將來的飛機真能在幾個鐘頭內飛到香港,那可是真好,隨時可以打個電話回去:

         「下鍋啦,我就回來啦!」

 

 

 

 

 

 

 

 

 

 

 

 

 

 

 

 

 

 

 

 

 

 

 

 

 

 

 

 

 

 

 

 

 

 

 

 

 

 

 

 

 

 

 

 

 

 

 

 

 

 

 

 

 

 

 

 

 

 

 

 

 

 

 

 

 

 

 

 

 

 

 

 

 

 

 

 

 

 

 

 

 

 

 

 

 

 

 

 

 

 

 

 

 

 

 

 

 

 

 

 

 

 

 

 

 

 

 

 

 

 

 

 

 

 

 

 

 

 

 

 

 

 

 

 

 

 

 

 

 

 

 

 

 

 

 

 

 

 

 

 

 

 

 

 

 

 

 

 

 

 

 

 

 

 

 

 

 

 

 

 

 

 

 

 

 

 

 

 

 

 

 

 

 

 

 

 

 

 

 

 

 

 

 

               談吃/     古冬

          幾十年前,誰能回大陸各大名城走一趙,回來一定名震僑社,此人踏遍大江南北,來頭不小,一定口福不淺哪!如今呢﹖二十天環遊世界,稀鬆平常。旅遊、貿易以至江湖賣藝,己無國界。就算甚麼也不是,夠毅力的話,踏上腳踏車,也能環球走一匝,吃遍天下。還聽說再過幾年,由香港飛來紐約,兩個鐘頭就能到達,到時您老在金殿大堂擺下壽宴,孝順的孫女及時捎來港製的生日蛋榚,也不會特別令人感到驚喜驚奇了。

           古冬一聽,開心之餘,不禁食指大動,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吃,恨不得馬上飛返香港,飛回北京,先吃一頓涮羊肉,再來一條清蒸老鼠斑…..     

            古冬雖然重吃,但並非真正懂得吃,只是饞嘴,貪吃,荷包腫脹之時,大塊肉,大碗酒,袋裡空空如也了,一包鹹蠶豆,一杯酸梅湯,吃起來一樣咂吧著嘴,嗒嗒有聲,滋味無窮。

            在香港時曾經有過幾個「死黨」,是名副其實的豬朋狗黨,酒肉搭檔,中西南北,大小肥瘦,通通都來,不是嫖,不是賭,就是吃,隨街掃,由西環掃至筲箕灣,由尖沙咀掃至荔枝角。極欣賞士丹利街商會私廚的鹽焗雞,也垂涎獅子山下路邊攤檔的擔擔麵。而值此菊豔蛇肥的秋冬時節,大佛口那家無名小店裡龍鳯嬉水的甘美清香,九江友人家裡薑葱餵鮮鯉的辛辣濃香,粉嶺山坳小別墅裡東莞燜狗肉的撲鼻之香,都能令人大飽口福,大快朵頤。

            在大陸的時候,跑過幾年碼頭,每到一個新地方,必也先吃一頓,漸漸也交了一群吃的朋友。在北京,常聯群結隊去吃豆腐腦,吃白切肉。最難忘是寒冬臘月的夜晩,冒著大雪,跑去街邊檔買臘馬肉,吃水餛飩,就像中學時代偷偷溜出校門,去吃糯米湯圓及臘味飯一般,好不剌激過癮。在上海也一樣,成群的到淮海路的西餐館去鑽,最喜歡寧紹小店的雞鴨血湯,以及清真館子的羊肉包子牛肉湯。還有郊區小鎮路邊的豬麵肉,再加幾兩燙熱的老酒。尤其是靜安寺的麻醬牛肉麵,每星期必吃一兩次,又辣又香,吃起來汗出如漿,渾身冒煙,最能體味出吃的樂趣。

            現在儘管交通便利,各地的吃還是各有特色。好比吃鯉魚,美國出產的雖然又肥又大,但不好吃,釣了上來還是放回去,毫不足惜。狗肉就甭想了,白切肉也沒見過,湯則只有酸辣湯而沒有木須湯。麻醬拌麵呢﹖對不起,麻醬欠奉,將就將就,來點花生醬好不好﹖至於小米稀飯,麵筋百葉,鯪魚腸蒸禾蟲……           

          不過說實話,美國的小吃也不少。雖然缺了城隍廟的五香豆,但是吃起M&M的巧克力豆來,一樣的香酥爽口,不忍釋手。還有又肥又大的花生米,絶不遜於大陸的土產,畢剝香脆,愈吃愈大癮。就怕心術不正,老以為該「先吃好的,先死老的」,又肥又圓的都剝光了,剩下最後一粒,嗦嗦兩口咬下去,豈料又苦又臭,結果不但前功盡廢,還趕忙又潄口又刷牙誓死不吃了,可是太太那份還沒吃完,忍不住又伸出手去……

            由此可見,「顧住後頭」也是吃的哲理。順便給你一個小「貼士」(Tips),吃東西時最好收起閣下的想像力,不要讓敏捷的思路任意馳騁。侍者送來香氣撲鼻的黑椒牛柳,還襯上美麗的精雕玫瑰,誰知那色那形,立刻使你想起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再來一客滋補養顏的冰花炖蛋,黃耿耿滑膩膩的,馬上又連想到孩子褲檔……

        永遠記得五十年前上海漢口路大排檔那頓早餐。叫了一份大餅油條,一碗鹹豆漿。豆漿加了榨菜粒、碎油條、蝦皮、葱花、麻油、辣油,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五彩縯紛。剛喝了兩口,忽然來了兩輛香車(倒糞車),挨著屁股推過去。

味道倒不太大,裡面的聲音卻挺響,撲通、撲通。腦子裡馬上閃過一個念頭,那裡面不也是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脖子一直,嘩的一聲,地上隨即添了一灘也是稀拉拉的、紅紅的、黃黃的……

              後來學精了,吃東西時一定目不轉睛,狼吞虎嚥,抹大汗與捲衣袖一齊來,就是不讓自己有空檔,一副放監出來的樣子。不料這麼一吃,就吃出這麼一副怪德性,有錢就吃,逢吃必到,逢到又必大吃,還給自己找藉口:「吃不窮,著不窮,不會打算一世窮。」卻不想想自己已經這麼窮!

              如果將來的飛機真能在幾個鐘頭內飛到香港,那可是真好,隨時可以打個電話回去:

         「下鍋啦,我就回來啦!」

 

 

 

 

 

 

 

 

 

 

 

 

 

 

 

 

 

 

 

 

 

 

 

 

 

 

 

 

 

 

 

 

 

 

 

 

 

 

 

 

 

 

 

 

 

 

 

 

 

 

 

 

 

 

 

 

 

 

 

 

 

 

 

 

 

 

 

 

 

 

 

 

 

 

 

 

 

 

 

 

 

 

 

 

 

 

 

 

 

 

 

 

 

 

 

 

 

 

 

 

 

 

 

 

 

 

 

 

 

 

 

 

 

 

 

 

 

 

 

 

 

 

 

 

 

 

 

 

 

 

 

 

 

 

 

 

 

 

 

 

 

 

 

 

 

 

 

 

 

 

 

 

 

 

 

 

 

 

 

 

 

 

 

 

 

 

 

 

 

 

 

 

 

 

 

 

 

 

 

 

 

               談吃/     古冬

          幾十年前,誰能回大陸各大名城走一趙,回來一定名震僑社,此人踏遍大江南北,來頭不小,一定口福不淺哪!如今呢﹖二十天環遊世界,稀鬆平常。旅遊、貿易以至江湖賣藝,己無國界。就算甚麼也不是,夠毅力的話,踏上腳踏車,也能環球走一匝,吃遍天下。還聽說再過幾年,由香港飛來紐約,兩個鐘頭就能到達,到時您老在金殿大堂擺下壽宴,孝順的孫女及時捎來港製的生日蛋榚,也不會特別令人感到驚喜驚奇了。

           古冬一聽,開心之餘,不禁食指大動,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吃,恨不得馬上飛返香港,飛回北京,先吃一頓涮羊肉,再來一條清蒸老鼠斑…..     

            古冬雖然重吃,但並非真正懂得吃,只是饞嘴,貪吃,荷包腫脹之時,大塊肉,大碗酒,袋裡空空如也了,一包鹹蠶豆,一杯酸梅湯,吃起來一樣咂吧著嘴,嗒嗒有聲,滋味無窮。

            在香港時曾經有過幾個「死黨」,是名副其實的豬朋狗黨,酒肉搭檔,中西南北,大小肥瘦,通通都來,不是嫖,不是賭,就是吃,隨街掃,由西環掃至筲箕灣,由尖沙咀掃至荔枝角。極欣賞士丹利街商會私廚的鹽焗雞,也垂涎獅子山下路邊攤檔的擔擔麵。而值此菊豔蛇肥的秋冬時節,大佛口那家無名小店裡龍鳯嬉水的甘美清香,九江友人家裡薑葱餵鮮鯉的辛辣濃香,粉嶺山坳小別墅裡東莞燜狗肉的撲鼻之香,都能令人大飽口福,大快朵頤。

            在大陸的時候,跑過幾年碼頭,每到一個新地方,必也先吃一頓,漸漸也交了一群吃的朋友。在北京,常聯群結隊去吃豆腐腦,吃白切肉。最難忘是寒冬臘月的夜晩,冒著大雪,跑去街邊檔買臘馬肉,吃水餛飩,就像中學時代偷偷溜出校門,去吃糯米湯圓及臘味飯一般,好不剌激過癮。在上海也一樣,成群的到淮海路的西餐館去鑽,最喜歡寧紹小店的雞鴨血湯,以及清真館子的羊肉包子牛肉湯。還有郊區小鎮路邊的豬麵肉,再加幾兩燙熱的老酒。尤其是靜安寺的麻醬牛肉麵,每星期必吃一兩次,又辣又香,吃起來汗出如漿,渾身冒煙,最能體味出吃的樂趣。

            現在儘管交通便利,各地的吃還是各有特色。好比吃鯉魚,美國出產的雖然又肥又大,但不好吃,釣了上來還是放回去,毫不足惜。狗肉就甭想了,白切肉也沒見過,湯則只有酸辣湯而沒有木須湯。麻醬拌麵呢﹖對不起,麻醬欠奉,將就將就,來點花生醬好不好﹖至於小米稀飯,麵筋百葉,鯪魚腸蒸禾蟲……           

          不過說實話,美國的小吃也不少。雖然缺了城隍廟的五香豆,但是吃起M&M的巧克力豆來,一樣的香酥爽口,不忍釋手。還有又肥又大的花生米,絶不遜於大陸的土產,畢剝香脆,愈吃愈大癮。就怕心術不正,老以為該「先吃好的,先死老的」,又肥又圓的都剝光了,剩下最後一粒,嗦嗦兩口咬下去,豈料又苦又臭,結果不但前功盡廢,還趕忙又潄口又刷牙誓死不吃了,可是太太那份還沒吃完,忍不住又伸出手去……

            由此可見,「顧住後頭」也是吃的哲理。順便給你一個小「貼士」(Tips),吃東西時最好收起閣下的想像力,不要讓敏捷的思路任意馳騁。侍者送來香氣撲鼻的黑椒牛柳,還襯上美麗的精雕玫瑰,誰知那色那形,立刻使你想起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再來一客滋補養顏的冰花炖蛋,黃耿耿滑膩膩的,馬上又連想到孩子褲檔……

        永遠記得五十年前上海漢口路大排檔那頓早餐。叫了一份大餅油條,一碗鹹豆漿。豆漿加了榨菜粒、碎油條、蝦皮、葱花、麻油、辣油,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五彩縯紛。剛喝了兩口,忽然來了兩輛香車(倒糞車),挨著屁股推過去。

味道倒不太大,裡面的聲音卻挺響,撲通、撲通。腦子裡馬上閃過一個念頭,那裡面不也是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脖子一直,嘩的一聲,地上隨即添了一灘也是稀拉拉的、紅紅的、黃黃的……

              後來學精了,吃東西時一定目不轉睛,狼吞虎嚥,抹大汗與捲衣袖一齊來,就是不讓自己有空檔,一副放監出來的樣子。不料這麼一吃,就吃出這麼一副怪德性,有錢就吃,逢吃必到,逢到又必大吃,還給自己找藉口:「吃不窮,著不窮,不會打算一世窮。」卻不想想自己已經這麼窮!

              如果將來的飛機真能在幾個鐘頭內飛到香港,那可是真好,隨時可以打個電話回去:

         「下鍋啦,我就回來啦!」

 

 

 

 

 

 

 

 

 

 

 

 

 

 

 

 

 

 

 

 

 

 

 

 

 

 

 

 

 

 

 

 

 

 

 

 

 

 

 

 

 

 

 

 

 

 

 

 

 

 

 

 

 

 

 

 

 

 

 

 

 

 

 

 

 

 

 

 

 

 

 

 

 

 

 

 

 

 

 

 

 

 

 

 

 

 

 

 

 

 

 

 

 

 

 

 

 

 

 

 

 

 

 

 

 

 

 

 

 

 

 

 

 

 

 

 

 

 

 

 

 

 

 

 

 

 

 

 

 

 

 

 

 

 

 

 

 

 

 

 

 

 

 

 

 

 

 

 

 

 

 

 

 

 

 

 

 

 

 

 

 

 

 

 

 

 

 

 

 

 

 

 

 

 

 

 

 

 

 

 

 

 

 

 

 

 

 

 

 

 

 

 

 

               談吃/     古冬

          幾十年前,誰能回大陸各大名城走一趙,回來一定名震僑社,此人踏遍大江南北,來頭不小,一定口福不淺哪!如今呢﹖二十天環遊世界,稀鬆平常。旅遊、貿易以至江湖賣藝,己無國界。就算甚麼也不是,夠毅力的話,踏上腳踏車,也能環球走一匝,吃遍天下。還聽說再過幾年,由香港飛來紐約,兩個鐘頭就能到達,到時您老在金殿大堂擺下壽宴,孝順的孫女及時捎來港製的生日蛋榚,也不會特別令人感到驚喜驚奇了。

           古冬一聽,開心之餘,不禁食指大動,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吃,恨不得馬上飛返香港,飛回北京,先吃一頓涮羊肉,再來一條清蒸老鼠斑…..     

            古冬雖然重吃,但並非真正懂得吃,只是饞嘴,貪吃,荷包腫脹之時,大塊肉,大碗酒,袋裡空空如也了,一包鹹蠶豆,一杯酸梅湯,吃起來一樣咂吧著嘴,嗒嗒有聲,滋味無窮。

            在香港時曾經有過幾個「死黨」,是名副其實的豬朋狗黨,酒肉搭檔,中西南北,大小肥瘦,通通都來,不是嫖,不是賭,就是吃,隨街掃,由西環掃至筲箕灣,由尖沙咀掃至荔枝角。極欣賞士丹利街商會私廚的鹽焗雞,也垂涎獅子山下路邊攤檔的擔擔麵。而值此菊豔蛇肥的秋冬時節,大佛口那家無名小店裡龍鳯嬉水的甘美清香,九江友人家裡薑葱餵鮮鯉的辛辣濃香,粉嶺山坳小別墅裡東莞燜狗肉的撲鼻之香,都能令人大飽口福,大快朵頤。

            在大陸的時候,跑過幾年碼頭,每到一個新地方,必也先吃一頓,漸漸也交了一群吃的朋友。在北京,常聯群結隊去吃豆腐腦,吃白切肉。最難忘是寒冬臘月的夜晩,冒著大雪,跑去街邊檔買臘馬肉,吃水餛飩,就像中學時代偷偷溜出校門,去吃糯米湯圓及臘味飯一般,好不剌激過癮。在上海也一樣,成群的到淮海路的西餐館去鑽,最喜歡寧紹小店的雞鴨血湯,以及清真館子的羊肉包子牛肉湯。還有郊區小鎮路邊的豬麵肉,再加幾兩燙熱的老酒。尤其是靜安寺的麻醬牛肉麵,每星期必吃一兩次,又辣又香,吃起來汗出如漿,渾身冒煙,最能體味出吃的樂趣。

            現在儘管交通便利,各地的吃還是各有特色。好比吃鯉魚,美國出產的雖然又肥又大,但不好吃,釣了上來還是放回去,毫不足惜。狗肉就甭想了,白切肉也沒見過,湯則只有酸辣湯而沒有木須湯。麻醬拌麵呢﹖對不起,麻醬欠奉,將就將就,來點花生醬好不好﹖至於小米稀飯,麵筋百葉,鯪魚腸蒸禾蟲……           

          不過說實話,美國的小吃也不少。雖然缺了城隍廟的五香豆,但是吃起M&M的巧克力豆來,一樣的香酥爽口,不忍釋手。還有又肥又大的花生米,絶不遜於大陸的土產,畢剝香脆,愈吃愈大癮。就怕心術不正,老以為該「先吃好的,先死老的」,又肥又圓的都剝光了,剩下最後一粒,嗦嗦兩口咬下去,豈料又苦又臭,結果不但前功盡廢,還趕忙又潄口又刷牙誓死不吃了,可是太太那份還沒吃完,忍不住又伸出手去……

            由此可見,「顧住後頭」也是吃的哲理。順便給你一個小「貼士」(Tips),吃東西時最好收起閣下的想像力,不要讓敏捷的思路任意馳騁。侍者送來香氣撲鼻的黑椒牛柳,還襯上美麗的精雕玫瑰,誰知那色那形,立刻使你想起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再來一客滋補養顏的冰花炖蛋,黃耿耿滑膩膩的,馬上又連想到孩子褲檔……

        永遠記得五十年前上海漢口路大排檔那頓早餐。叫了一份大餅油條,一碗鹹豆漿。豆漿加了榨菜粒、碎油條、蝦皮、葱花、麻油、辣油,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五彩縯紛。剛喝了兩口,忽然來了兩輛香車(倒糞車),挨著屁股推過去。

味道倒不太大,裡面的聲音卻挺響,撲通、撲通。腦子裡馬上閃過一個念頭,那裡面不也是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脖子一直,嘩的一聲,地上隨即添了一灘也是稀拉拉的、紅紅的、黃黃的……

              後來學精了,吃東西時一定目不轉睛,狼吞虎嚥,抹大汗與捲衣袖一齊來,就是不讓自己有空檔,一副放監出來的樣子。不料這麼一吃,就吃出這麼一副怪德性,有錢就吃,逢吃必到,逢到又必大吃,還給自己找藉口:「吃不窮,著不窮,不會打算一世窮。」卻不想想自己已經這麼窮!

              如果將來的飛機真能在幾個鐘頭內飛到香港,那可是真好,隨時可以打個電話回去:

         「下鍋啦,我就回來啦!」

 

 

 

 

 

 

 

 

 

 

 

 

 

 

 

 

 

 

 

 

 

 

 

 

 

 

 

 

 

 

 

 

 

 

 

 

 

 

 

 

 

 

 

 

 

 

 

 

 

 

 

 

 

 

 

 

 

 

 

 

 

 

 

 

 

 

 

 

 

 

 

 

 

 

 

 

 

 

 

 

 

 

 

 

 

 

 

 

 

 

 

 

 

 

 

 

 

 

 

 

 

 

 

 

 

 

 

 

 

 

 

 

 

 

 

 

 

 

 

 

 

 

 

 

 

 

 

 

 

 

 

 

 

 

 

 

 

 

 

 

 

 

 

 

 

 

 

 

 

 

 

 

 

 

 

 

 

 

 

 

 

 

 

 

 

 

 

 

 

 

 

 

 

 

 

 

 

 

 

 

 

               談吃/     古冬

          幾十年前,誰能回大陸各大名城走一趙,回來一定名震僑社,此人踏遍大江南北,來頭不小,一定口福不淺哪!如今呢﹖二十天環遊世界,稀鬆平常。旅遊、貿易以至江湖賣藝,己無國界。就算甚麼也不是,夠毅力的話,踏上腳踏車,也能環球走一匝,吃遍天下。還聽說再過幾年,由香港飛來紐約,兩個鐘頭就能到達,到時您老在金殿大堂擺下壽宴,孝順的孫女及時捎來港製的生日蛋榚,也不會特別令人感到驚喜驚奇了。

           古冬一聽,開心之餘,不禁食指大動,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吃,恨不得馬上飛返香港,飛回北京,先吃一頓涮羊肉,再來一條清蒸老鼠斑…..     

            古冬雖然重吃,但並非真正懂得吃,只是饞嘴,貪吃,荷包腫脹之時,大塊肉,大碗酒,袋裡空空如也了,一包鹹蠶豆,一杯酸梅湯,吃起來一樣咂吧著嘴,嗒嗒有聲,滋味無窮。

            在香港時曾經有過幾個「死黨」,是名副其實的豬朋狗黨,酒肉搭檔,中西南北,大小肥瘦,通通都來,不是嫖,不是賭,就是吃,隨街掃,由西環掃至筲箕灣,由尖沙咀掃至荔枝角。極欣賞士丹利街商會私廚的鹽焗雞,也垂涎獅子山下路邊攤檔的擔擔麵。而值此菊豔蛇肥的秋冬時節,大佛口那家無名小店裡龍鳯嬉水的甘美清香,九江友人家裡薑葱餵鮮鯉的辛辣濃香,粉嶺山坳小別墅裡東莞燜狗肉的撲鼻之香,都能令人大飽口福,大快朵頤。

            在大陸的時候,跑過幾年碼頭,每到一個新地方,必也先吃一頓,漸漸也交了一群吃的朋友。在北京,常聯群結隊去吃豆腐腦,吃白切肉。最難忘是寒冬臘月的夜晩,冒著大雪,跑去街邊檔買臘馬肉,吃水餛飩,就像中學時代偷偷溜出校門,去吃糯米湯圓及臘味飯一般,好不剌激過癮。在上海也一樣,成群的到淮海路的西餐館去鑽,最喜歡寧紹小店的雞鴨血湯,以及清真館子的羊肉包子牛肉湯。還有郊區小鎮路邊的豬麵肉,再加幾兩燙熱的老酒。尤其是靜安寺的麻醬牛肉麵,每星期必吃一兩次,又辣又香,吃起來汗出如漿,渾身冒煙,最能體味出吃的樂趣。

            現在儘管交通便利,各地的吃還是各有特色。好比吃鯉魚,美國出產的雖然又肥又大,但不好吃,釣了上來還是放回去,毫不足惜。狗肉就甭想了,白切肉也沒見過,湯則只有酸辣湯而沒有木須湯。麻醬拌麵呢﹖對不起,麻醬欠奉,將就將就,來點花生醬好不好﹖至於小米稀飯,麵筋百葉,鯪魚腸蒸禾蟲……           

          不過說實話,美國的小吃也不少。雖然缺了城隍廟的五香豆,但是吃起M&M的巧克力豆來,一樣的香酥爽口,不忍釋手。還有又肥又大的花生米,絶不遜於大陸的土產,畢剝香脆,愈吃愈大癮。就怕心術不正,老以為該「先吃好的,先死老的」,又肥又圓的都剝光了,剩下最後一粒,嗦嗦兩口咬下去,豈料又苦又臭,結果不但前功盡廢,還趕忙又潄口又刷牙誓死不吃了,可是太太那份還沒吃完,忍不住又伸出手去……

            由此可見,「顧住後頭」也是吃的哲理。順便給你一個小「貼士」(Tips),吃東西時最好收起閣下的想像力,不要讓敏捷的思路任意馳騁。侍者送來香氣撲鼻的黑椒牛柳,還襯上美麗的精雕玫瑰,誰知那色那形,立刻使你想起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再來一客滋補養顏的冰花炖蛋,黃耿耿滑膩膩的,馬上又連想到孩子褲檔……

        永遠記得五十年前上海漢口路大排檔那頓早餐。叫了一份大餅油條,一碗鹹豆漿。豆漿加了榨菜粒、碎油條、蝦皮、葱花、麻油、辣油,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五彩縯紛。剛喝了兩口,忽然來了兩輛香車(倒糞車),挨著屁股推過去。

味道倒不太大,裡面的聲音卻挺響,撲通、撲通。腦子裡馬上閃過一個念頭,那裡面不也是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脖子一直,嘩的一聲,地上隨即添了一灘也是稀拉拉的、紅紅的、黃黃的……

              後來學精了,吃東西時一定目不轉睛,狼吞虎嚥,抹大汗與捲衣袖一齊來,就是不讓自己有空檔,一副放監出來的樣子。不料這麼一吃,就吃出這麼一副怪德性,有錢就吃,逢吃必到,逢到又必大吃,還給自己找藉口:「吃不窮,著不窮,不會打算一世窮。」卻不想想自己已經這麼窮!

              如果將來的飛機真能在幾個鐘頭內飛到香港,那可是真好,隨時可以打個電話回去:

         「下鍋啦,我就回來啦!」

 

 

 

 

 

 

 

 

 

 

 

 

 

 

 

 

 

 

 

 

 

 

 

 

 

 

 

 

 

 

 

 

 

 

 

 

 

 

 

 

 

 

 

 

 

 

 

 

 

 

 

 

 

 

 

 

 

 

 

 

 

 

 

 

 

 

 

 

 

 

 

 

 

 

 

 

 

 

 

 

 

 

 

 

 

 

 

 

 

 

 

 

 

 

 

 

 

 

 

 

 

 

 

 

 

 

 

 

 

 

 

 

 

 

 

 

 

 

 

 

 

 

 

 

 

 

 

 

 

 

 

 

 

 

 

 

 

 

 

 

 

 

 

 

 

 

 

 

 

 

 

 

 

 

 

 

 

 

 

 

 

 

 

 

 

 

 

 

 

 

 

 

 

 

 

 

 

 

 

 

 

 

 

 

 

 

 

 

 

 

 

 

 

               談吃/     古冬

          幾十年前,誰能回大陸各大名城走一趙,回來一定名震僑社,此人踏遍大江南北,來頭不小,一定口福不淺哪!如今呢﹖二十天環遊世界,稀鬆平常。旅遊、貿易以至江湖賣藝,己無國界。就算甚麼也不是,夠毅力的話,踏上腳踏車,也能環球走一匝,吃遍天下。還聽說再過幾年,由香港飛來紐約,兩個鐘頭就能到達,到時您老在金殿大堂擺下壽宴,孝順的孫女及時捎來港製的生日蛋榚,也不會特別令人感到驚喜驚奇了。

           古冬一聽,開心之餘,不禁食指大動,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吃,恨不得馬上飛返香港,飛回北京,先吃一頓涮羊肉,再來一條清蒸老鼠斑…..     

            古冬雖然重吃,但並非真正懂得吃,只是饞嘴,貪吃,荷包腫脹之時,大塊肉,大碗酒,袋裡空空如也了,一包鹹蠶豆,一杯酸梅湯,吃起來一樣咂吧著嘴,嗒嗒有聲,滋味無窮。

            在香港時曾經有過幾個「死黨」,是名副其實的豬朋狗黨,酒肉搭檔,中西南北,大小肥瘦,通通都來,不是嫖,不是賭,就是吃,隨街掃,由西環掃至筲箕灣,由尖沙咀掃至荔枝角。極欣賞士丹利街商會私廚的鹽焗雞,也垂涎獅子山下路邊攤檔的擔擔麵。而值此菊豔蛇肥的秋冬時節,大佛口那家無名小店裡龍鳯嬉水的甘美清香,九江友人家裡薑葱餵鮮鯉的辛辣濃香,粉嶺山坳小別墅裡東莞燜狗肉的撲鼻之香,都能令人大飽口福,大快朵頤。

            在大陸的時候,跑過幾年碼頭,每到一個新地方,必也先吃一頓,漸漸也交了一群吃的朋友。在北京,常聯群結隊去吃豆腐腦,吃白切肉。最難忘是寒冬臘月的夜晩,冒著大雪,跑去街邊檔買臘馬肉,吃水餛飩,就像中學時代偷偷溜出校門,去吃糯米湯圓及臘味飯一般,好不剌激過癮。在上海也一樣,成群的到淮海路的西餐館去鑽,最喜歡寧紹小店的雞鴨血湯,以及清真館子的羊肉包子牛肉湯。還有郊區小鎮路邊的豬麵肉,再加幾兩燙熱的老酒。尤其是靜安寺的麻醬牛肉麵,每星期必吃一兩次,又辣又香,吃起來汗出如漿,渾身冒煙,最能體味出吃的樂趣。

            現在儘管交通便利,各地的吃還是各有特色。好比吃鯉魚,美國出產的雖然又肥又大,但不好吃,釣了上來還是放回去,毫不足惜。狗肉就甭想了,白切肉也沒見過,湯則只有酸辣湯而沒有木須湯。麻醬拌麵呢﹖對不起,麻醬欠奉,將就將就,來點花生醬好不好﹖至於小米稀飯,麵筋百葉,鯪魚腸蒸禾蟲……           

          不過說實話,美國的小吃也不少。雖然缺了城隍廟的五香豆,但是吃起M&M的巧克力豆來,一樣的香酥爽口,不忍釋手。還有又肥又大的花生米,絶不遜於大陸的土產,畢剝香脆,愈吃愈大癮。就怕心術不正,老以為該「先吃好的,先死老的」,又肥又圓的都剝光了,剩下最後一粒,嗦嗦兩口咬下去,豈料又苦又臭,結果不但前功盡廢,還趕忙又潄口又刷牙誓死不吃了,可是太太那份還沒吃完,忍不住又伸出手去……

            由此可見,「顧住後頭」也是吃的哲理。順便給你一個小「貼士」(Tips),吃東西時最好收起閣下的想像力,不要讓敏捷的思路任意馳騁。侍者送來香氣撲鼻的黑椒牛柳,還襯上美麗的精雕玫瑰,誰知那色那形,立刻使你想起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再來一客滋補養顏的冰花炖蛋,黃耿耿滑膩膩的,馬上又連想到孩子褲檔……

        永遠記得五十年前上海漢口路大排檔那頓早餐。叫了一份大餅油條,一碗鹹豆漿。豆漿加了榨菜粒、碎油條、蝦皮、葱花、麻油、辣油,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五彩縯紛。剛喝了兩口,忽然來了兩輛香車(倒糞車),挨著屁股推過去。

味道倒不太大,裡面的聲音卻挺響,撲通、撲通。腦子裡馬上閃過一個念頭,那裡面不也是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脖子一直,嘩的一聲,地上隨即添了一灘也是稀拉拉的、紅紅的、黃黃的……

              後來學精了,吃東西時一定目不轉睛,狼吞虎嚥,抹大汗與捲衣袖一齊來,就是不讓自己有空檔,一副放監出來的樣子。不料這麼一吃,就吃出這麼一副怪德性,有錢就吃,逢吃必到,逢到又必大吃,還給自己找藉口:「吃不窮,著不窮,不會打算一世窮。」卻不想想自己已經這麼窮!

              如果將來的飛機真能在幾個鐘頭內飛到香港,那可是真好,隨時可以打個電話回去:

         「下鍋啦,我就回來啦!」

 

 

 

 

 

 

 

 

 

 

 

 

 

 

 

 

 

 

 

 

 

 

 

 

 

 

 

 

 

 

 

 

 

 

 

 

 

 

 

 

 

 

 

 

 

 

 

 

 

 

 

 

 

 

 

 

 

 

 

 

 

 

 

 

 

 

 

 

 

 

 

 

 

 

 

 

 

 

 

 

 

 

 

 

 

 

 

 

 

 

 

 

 

 

 

 

 

 

 

 

 

 

 

 

 

 

 

 

 

 

 

 

 

 

 

 

 

 

 

 

 

 

 

 

 

 

 

 

 

 

 

 

 

 

 

 

 

 

 

 

 

 

 

 

 

 

 

 

 

 

 

 

 

 

 

 

 

 

 

 

 

 

 

 

 

 

 

 

 

 

 

 

 

 

 

 

 

 

 

 

               談吃/     古冬

          幾十年前,誰能回大陸各大名城走一趙,回來一定名震僑社,此人踏遍大江南北,來頭不小,一定口福不淺哪!如今呢﹖二十天環遊世界,稀鬆平常。旅遊、貿易以至江湖賣藝,己無國界。就算甚麼也不是,夠毅力的話,踏上腳踏車,也能環球走一匝,吃遍天下。還聽說再過幾年,由香港飛來紐約,兩個鐘頭就能到達,到時您老在金殿大堂擺下壽宴,孝順的孫女及時捎來港製的生日蛋榚,也不會特別令人感到驚喜驚奇了。

           古冬一聽,開心之餘,不禁食指大動,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吃,恨不得馬上飛返香港,飛回北京,先吃一頓涮羊肉,再來一條清蒸老鼠斑…..     

            古冬雖然重吃,但並非真正懂得吃,只是饞嘴,貪吃,荷包腫脹之時,大塊肉,大碗酒,袋裡空空如也了,一包鹹蠶豆,一杯酸梅湯,吃起來一樣咂吧著嘴,嗒嗒有聲,滋味無窮。

            在香港時曾經有過幾個「死黨」,是名副其實的豬朋狗黨,酒肉搭檔,中西南北,大小肥瘦,通通都來,不是嫖,不是賭,就是吃,隨街掃,由西環掃至筲箕灣,由尖沙咀掃至荔枝角。極欣賞士丹利街商會私廚的鹽焗雞,也垂涎獅子山下路邊攤檔的擔擔麵。而值此菊豔蛇肥的秋冬時節,大佛口那家無名小店裡龍鳯嬉水的甘美清香,九江友人家裡薑葱餵鮮鯉的辛辣濃香,粉嶺山坳小別墅裡東莞燜狗肉的撲鼻之香,都能令人大飽口福,大快朵頤。

            在大陸的時候,跑過幾年碼頭,每到一個新地方,必也先吃一頓,漸漸也交了一群吃的朋友。在北京,常聯群結隊去吃豆腐腦,吃白切肉。最難忘是寒冬臘月的夜晩,冒著大雪,跑去街邊檔買臘馬肉,吃水餛飩,就像中學時代偷偷溜出校門,去吃糯米湯圓及臘味飯一般,好不剌激過癮。在上海也一樣,成群的到淮海路的西餐館去鑽,最喜歡寧紹小店的雞鴨血湯,以及清真館子的羊肉包子牛肉湯。還有郊區小鎮路邊的豬麵肉,再加幾兩燙熱的老酒。尤其是靜安寺的麻醬牛肉麵,每星期必吃一兩次,又辣又香,吃起來汗出如漿,渾身冒煙,最能體味出吃的樂趣。

            現在儘管交通便利,各地的吃還是各有特色。好比吃鯉魚,美國出產的雖然又肥又大,但不好吃,釣了上來還是放回去,毫不足惜。狗肉就甭想了,白切肉也沒見過,湯則只有酸辣湯而沒有木須湯。麻醬拌麵呢﹖對不起,麻醬欠奉,將就將就,來點花生醬好不好﹖至於小米稀飯,麵筋百葉,鯪魚腸蒸禾蟲……           

          不過說實話,美國的小吃也不少。雖然缺了城隍廟的五香豆,但是吃起M&M的巧克力豆來,一樣的香酥爽口,不忍釋手。還有又肥又大的花生米,絶不遜於大陸的土產,畢剝香脆,愈吃愈大癮。就怕心術不正,老以為該「先吃好的,先死老的」,又肥又圓的都剝光了,剩下最後一粒,嗦嗦兩口咬下去,豈料又苦又臭,結果不但前功盡廢,還趕忙又潄口又刷牙誓死不吃了,可是太太那份還沒吃完,忍不住又伸出手去……

            由此可見,「顧住後頭」也是吃的哲理。順便給你一個小「貼士」(Tips),吃東西時最好收起閣下的想像力,不要讓敏捷的思路任意馳騁。侍者送來香氣撲鼻的黑椒牛柳,還襯上美麗的精雕玫瑰,誰知那色那形,立刻使你想起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再來一客滋補養顏的冰花炖蛋,黃耿耿滑膩膩的,馬上又連想到孩子褲檔……

        永遠記得五十年前上海漢口路大排檔那頓早餐。叫了一份大餅油條,一碗鹹豆漿。豆漿加了榨菜粒、碎油條、蝦皮、葱花、麻油、辣油,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五彩縯紛。剛喝了兩口,忽然來了兩輛香車(倒糞車),挨著屁股推過去。

味道倒不太大,裡面的聲音卻挺響,撲通、撲通。腦子裡馬上閃過一個念頭,那裡面不也是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脖子一直,嘩的一聲,地上隨即添了一灘也是稀拉拉的、紅紅的、黃黃的……

              後來學精了,吃東西時一定目不轉睛,狼吞虎嚥,抹大汗與捲衣袖一齊來,就是不讓自己有空檔,一副放監出來的樣子。不料這麼一吃,就吃出這麼一副怪德性,有錢就吃,逢吃必到,逢到又必大吃,還給自己找藉口:「吃不窮,著不窮,不會打算一世窮。」卻不想想自己已經這麼窮!

              如果將來的飛機真能在幾個鐘頭內飛到香港,那可是真好,隨時可以打個電話回去:

         「下鍋啦,我就回來啦!」

 

 

 

 

 

 

 

 

 

 

 

 

 

 

 

 

 

 

 

 

 

 

 

 

 

 

 

 

 

 

 

 

 

 

 

 

 

 

 

 

 

 

 

 

 

 

 

 

 

 

 

 

 

 

 

 

 

 

 

 

 

 

 

 

 

 

 

 

 

 

 

 

 

 

 

 

 

 

 

 

 

 

 

 

 

 

 

 

 

 

 

 

 

 

 

 

 

 

 

 

 

 

 

 

 

 

 

 

 

 

 

 

 

 

 

 

 

 

 

 

 

 

 

 

 

 

 

 

 

 

 

 

 

 

 

 

 

 

 

 

 

 

 

 

 

 

 

 

 

 

 

 

 

 

 

 

 

 

 

 

 

 

 

 

 

 

 

 

 

 

 

 

 

 

 

 

 

 

 

 

 

 

 

 

 

 

 

 

 

 

 

 

 

               談吃/     古冬

          幾十年前,誰能回大陸各大名城走一趙,回來一定名震僑社,此人踏遍大江南北,來頭不小,一定口福不淺哪!如今呢﹖二十天環遊世界,稀鬆平常。旅遊、貿易以至江湖賣藝,己無國界。就算甚麼也不是,夠毅力的話,踏上腳踏車,也能環球走一匝,吃遍天下。還聽說再過幾年,由香港飛來紐約,兩個鐘頭就能到達,到時您老在金殿大堂擺下壽宴,孝順的孫女及時捎來港製的生日蛋榚,也不會特別令人感到驚喜驚奇了。

           古冬一聽,開心之餘,不禁食指大動,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吃,恨不得馬上飛返香港,飛回北京,先吃一頓涮羊肉,再來一條清蒸老鼠斑…..     

            古冬雖然重吃,但並非真正懂得吃,只是饞嘴,貪吃,荷包腫脹之時,大塊肉,大碗酒,袋裡空空如也了,一包鹹蠶豆,一杯酸梅湯,吃起來一樣咂吧著嘴,嗒嗒有聲,滋味無窮。

            在香港時曾經有過幾個「死黨」,是名副其實的豬朋狗黨,酒肉搭檔,中西南北,大小肥瘦,通通都來,不是嫖,不是賭,就是吃,隨街掃,由西環掃至筲箕灣,由尖沙咀掃至荔枝角。極欣賞士丹利街商會私廚的鹽焗雞,也垂涎獅子山下路邊攤檔的擔擔麵。而值此菊豔蛇肥的秋冬時節,大佛口那家無名小店裡龍鳯嬉水的甘美清香,九江友人家裡薑葱餵鮮鯉的辛辣濃香,粉嶺山坳小別墅裡東莞燜狗肉的撲鼻之香,都能令人大飽口福,大快朵頤。

            在大陸的時候,跑過幾年碼頭,每到一個新地方,必也先吃一頓,漸漸也交了一群吃的朋友。在北京,常聯群結隊去吃豆腐腦,吃白切肉。最難忘是寒冬臘月的夜晩,冒著大雪,跑去街邊檔買臘馬肉,吃水餛飩,就像中學時代偷偷溜出校門,去吃糯米湯圓及臘味飯一般,好不剌激過癮。在上海也一樣,成群的到淮海路的西餐館去鑽,最喜歡寧紹小店的雞鴨血湯,以及清真館子的羊肉包子牛肉湯。還有郊區小鎮路邊的豬麵肉,再加幾兩燙熱的老酒。尤其是靜安寺的麻醬牛肉麵,每星期必吃一兩次,又辣又香,吃起來汗出如漿,渾身冒煙,最能體味出吃的樂趣。

            現在儘管交通便利,各地的吃還是各有特色。好比吃鯉魚,美國出產的雖然又肥又大,但不好吃,釣了上來還是放回去,毫不足惜。狗肉就甭想了,白切肉也沒見過,湯則只有酸辣湯而沒有木須湯。麻醬拌麵呢﹖對不起,麻醬欠奉,將就將就,來點花生醬好不好﹖至於小米稀飯,麵筋百葉,鯪魚腸蒸禾蟲……           

          不過說實話,美國的小吃也不少。雖然缺了城隍廟的五香豆,但是吃起M&M的巧克力豆來,一樣的香酥爽口,不忍釋手。還有又肥又大的花生米,絶不遜於大陸的土產,畢剝香脆,愈吃愈大癮。就怕心術不正,老以為該「先吃好的,先死老的」,又肥又圓的都剝光了,剩下最後一粒,嗦嗦兩口咬下去,豈料又苦又臭,結果不但前功盡廢,還趕忙又潄口又刷牙誓死不吃了,可是太太那份還沒吃完,忍不住又伸出手去……

            由此可見,「顧住後頭」也是吃的哲理。順便給你一個小「貼士」(Tips),吃東西時最好收起閣下的想像力,不要讓敏捷的思路任意馳騁。侍者送來香氣撲鼻的黑椒牛柳,還襯上美麗的精雕玫瑰,誰知那色那形,立刻使你想起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再來一客滋補養顏的冰花炖蛋,黃耿耿滑膩膩的,馬上又連想到孩子褲檔……

        永遠記得五十年前上海漢口路大排檔那頓早餐。叫了一份大餅油條,一碗鹹豆漿。豆漿加了榨菜粒、碎油條、蝦皮、葱花、麻油、辣油,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五彩縯紛。剛喝了兩口,忽然來了兩輛香車(倒糞車),挨著屁股推過去。

味道倒不太大,裡面的聲音卻挺響,撲通、撲通。腦子裡馬上閃過一個念頭,那裡面不也是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脖子一直,嘩的一聲,地上隨即添了一灘也是稀拉拉的、紅紅的、黃黃的……

              後來學精了,吃東西時一定目不轉睛,狼吞虎嚥,抹大汗與捲衣袖一齊來,就是不讓自己有空檔,一副放監出來的樣子。不料這麼一吃,就吃出這麼一副怪德性,有錢就吃,逢吃必到,逢到又必大吃,還給自己找藉口:「吃不窮,著不窮,不會打算一世窮。」卻不想想自己已經這麼窮!

              如果將來的飛機真能在幾個鐘頭內飛到香港,那可是真好,隨時可以打個電話回去:

         「下鍋啦,我就回來啦!」

 

 

 

 

 

 

 

 

 

 

 

 

 

 

 

 

 

 

 

 

 

 

 

 

 

 

 

 

 

 

 

 

 

 

 

 

 

 

 

 

 

 

 

 

 

 

 

 

 

 

 

 

 

 

 

 

 

 

 

 

 

 

 

 

 

 

 

 

 

 

 

 

 

 

 

 

 

 

 

 

 

 

 

 

 

 

 

 

 

 

 

 

 

 

 

 

 

 

 

 

 

 

 

 

 

 

 

 

 

 

 

 

 

 

 

 

 

 

 

 

 

 

 

 

 

 

 

 

 

 

 

 

 

 

 

 

 

 

 

 

 

 

 

 

 

 

 

 

 

 

 

 

 

 

 

 

 

 

 

 

 

 

 

 

 

 

 

 

 

 

 

 

 

 

 

 

 

 

 

 

 

 

 

 

 

 

 

 

 

 

 

 

 

               談吃/     古冬

          幾十年前,誰能回大陸各大名城走一趙,回來一定名震僑社,此人踏遍大江南北,來頭不小,一定口福不淺哪!如今呢﹖二十天環遊世界,稀鬆平常。旅遊、貿易以至江湖賣藝,己無國界。就算甚麼也不是,夠毅力的話,踏上腳踏車,也能環球走一匝,吃遍天下。還聽說再過幾年,由香港飛來紐約,兩個鐘頭就能到達,到時您老在金殿大堂擺下壽宴,孝順的孫女及時捎來港製的生日蛋榚,也不會特別令人感到驚喜驚奇了。

           古冬一聽,開心之餘,不禁食指大動,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吃,恨不得馬上飛返香港,飛回北京,先吃一頓涮羊肉,再來一條清蒸老鼠斑…..     

            古冬雖然重吃,但並非真正懂得吃,只是饞嘴,貪吃,荷包腫脹之時,大塊肉,大碗酒,袋裡空空如也了,一包鹹蠶豆,一杯酸梅湯,吃起來一樣咂吧著嘴,嗒嗒有聲,滋味無窮。

            在香港時曾經有過幾個「死黨」,是名副其實的豬朋狗黨,酒肉搭檔,中西南北,大小肥瘦,通通都來,不是嫖,不是賭,就是吃,隨街掃,由西環掃至筲箕灣,由尖沙咀掃至荔枝角。極欣賞士丹利街商會私廚的鹽焗雞,也垂涎獅子山下路邊攤檔的擔擔麵。而值此菊豔蛇肥的秋冬時節,大佛口那家無名小店裡龍鳯嬉水的甘美清香,九江友人家裡薑葱餵鮮鯉的辛辣濃香,粉嶺山坳小別墅裡東莞燜狗肉的撲鼻之香,都能令人大飽口福,大快朵頤。

            在大陸的時候,跑過幾年碼頭,每到一個新地方,必也先吃一頓,漸漸也交了一群吃的朋友。在北京,常聯群結隊去吃豆腐腦,吃白切肉。最難忘是寒冬臘月的夜晩,冒著大雪,跑去街邊檔買臘馬肉,吃水餛飩,就像中學時代偷偷溜出校門,去吃糯米湯圓及臘味飯一般,好不剌激過癮。在上海也一樣,成群的到淮海路的西餐館去鑽,最喜歡寧紹小店的雞鴨血湯,以及清真館子的羊肉包子牛肉湯。還有郊區小鎮路邊的豬麵肉,再加幾兩燙熱的老酒。尤其是靜安寺的麻醬牛肉麵,每星期必吃一兩次,又辣又香,吃起來汗出如漿,渾身冒煙,最能體味出吃的樂趣。

            現在儘管交通便利,各地的吃還是各有特色。好比吃鯉魚,美國出產的雖然又肥又大,但不好吃,釣了上來還是放回去,毫不足惜。狗肉就甭想了,白切肉也沒見過,湯則只有酸辣湯而沒有木須湯。麻醬拌麵呢﹖對不起,麻醬欠奉,將就將就,來點花生醬好不好﹖至於小米稀飯,麵筋百葉,鯪魚腸蒸禾蟲……           

          不過說實話,美國的小吃也不少。雖然缺了城隍廟的五香豆,但是吃起M&M的巧克力豆來,一樣的香酥爽口,不忍釋手。還有又肥又大的花生米,絶不遜於大陸的土產,畢剝香脆,愈吃愈大癮。就怕心術不正,老以為該「先吃好的,先死老的」,又肥又圓的都剝光了,剩下最後一粒,嗦嗦兩口咬下去,豈料又苦又臭,結果不但前功盡廢,還趕忙又潄口又刷牙誓死不吃了,可是太太那份還沒吃完,忍不住又伸出手去……

            由此可見,「顧住後頭」也是吃的哲理。順便給你一個小「貼士」(Tips),吃東西時最好收起閣下的想像力,不要讓敏捷的思路任意馳騁。侍者送來香氣撲鼻的黑椒牛柳,還襯上美麗的精雕玫瑰,誰知那色那形,立刻使你想起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再來一客滋補養顏的冰花炖蛋,黃耿耿滑膩膩的,馬上又連想到孩子褲檔……

        永遠記得五十年前上海漢口路大排檔那頓早餐。叫了一份大餅油條,一碗鹹豆漿。豆漿加了榨菜粒、碎油條、蝦皮、葱花、麻油、辣油,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五彩縯紛。剛喝了兩口,忽然來了兩輛香車(倒糞車),挨著屁股推過去。

味道倒不太大,裡面的聲音卻挺響,撲通、撲通。腦子裡馬上閃過一個念頭,那裡面不也是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脖子一直,嘩的一聲,地上隨即添了一灘也是稀拉拉的、紅紅的、黃黃的……

              後來學精了,吃東西時一定目不轉睛,狼吞虎嚥,抹大汗與捲衣袖一齊來,就是不讓自己有空檔,一副放監出來的樣子。不料這麼一吃,就吃出這麼一副怪德性,有錢就吃,逢吃必到,逢到又必大吃,還給自己找藉口:「吃不窮,著不窮,不會打算一世窮。」卻不想想自己已經這麼窮!

              如果將來的飛機真能在幾個鐘頭內飛到香港,那可是真好,隨時可以打個電話回去:

         「下鍋啦,我就回來啦!」

 

 

 

 

 

 

 

 

 

 

 

 

 

 

 

 

 

 

 

 

 

 

 

 

 

 

 

 

 

 

 

 

 

 

 

 

 

 

 

 

 

 

 

 

 

 

 

 

 

 

 

 

 

 

 

 

 

 

 

 

 

 

 

 

 

 

 

 

 

 

 

 

 

 

 

 

 

 

 

 

 

 

 

 

 

 

 

 

 

 

 

 

 

 

 

 

 

 

 

 

 

 

 

 

 

 

 

 

 

 

 

 

 

 

 

 

 

 

 

 

 

 

 

 

 

 

 

 

 

 

 

 

 

 

 

 

 

 

 

 

 

 

 

 

 

 

 

 

 

 

 

 

 

 

 

 

 

 

 

 

 

 

 

 

 

 

 

 

 

 

 

 

 

 

 

 

 

 

 

 

 

 

 

 

 

 

 

 

 

 

 

 

 

               談吃/     古冬

          幾十年前,誰能回大陸各大名城走一趙,回來一定名震僑社,此人踏遍大江南北,來頭不小,一定口福不淺哪!如今呢﹖二十天環遊世界,稀鬆平常。旅遊、貿易以至江湖賣藝,己無國界。就算甚麼也不是,夠毅力的話,踏上腳踏車,也能環球走一匝,吃遍天下。還聽說再過幾年,由香港飛來紐約,兩個鐘頭就能到達,到時您老在金殿大堂擺下壽宴,孝順的孫女及時捎來港製的生日蛋榚,也不會特別令人感到驚喜驚奇了。

           古冬一聽,開心之餘,不禁食指大動,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吃,恨不得馬上飛返香港,飛回北京,先吃一頓涮羊肉,再來一條清蒸老鼠斑…..     

            古冬雖然重吃,但並非真正懂得吃,只是饞嘴,貪吃,荷包腫脹之時,大塊肉,大碗酒,袋裡空空如也了,一包鹹蠶豆,一杯酸梅湯,吃起來一樣咂吧著嘴,嗒嗒有聲,滋味無窮。

            在香港時曾經有過幾個「死黨」,是名副其實的豬朋狗黨,酒肉搭檔,中西南北,大小肥瘦,通通都來,不是嫖,不是賭,就是吃,隨街掃,由西環掃至筲箕灣,由尖沙咀掃至荔枝角。極欣賞士丹利街商會私廚的鹽焗雞,也垂涎獅子山下路邊攤檔的擔擔麵。而值此菊豔蛇肥的秋冬時節,大佛口那家無名小店裡龍鳯嬉水的甘美清香,九江友人家裡薑葱餵鮮鯉的辛辣濃香,粉嶺山坳小別墅裡東莞燜狗肉的撲鼻之香,都能令人大飽口福,大快朵頤。

            在大陸的時候,跑過幾年碼頭,每到一個新地方,必也先吃一頓,漸漸也交了一群吃的朋友。在北京,常聯群結隊去吃豆腐腦,吃白切肉。最難忘是寒冬臘月的夜晩,冒著大雪,跑去街邊檔買臘馬肉,吃水餛飩,就像中學時代偷偷溜出校門,去吃糯米湯圓及臘味飯一般,好不剌激過癮。在上海也一樣,成群的到淮海路的西餐館去鑽,最喜歡寧紹小店的雞鴨血湯,以及清真館子的羊肉包子牛肉湯。還有郊區小鎮路邊的豬麵肉,再加幾兩燙熱的老酒。尤其是靜安寺的麻醬牛肉麵,每星期必吃一兩次,又辣又香,吃起來汗出如漿,渾身冒煙,最能體味出吃的樂趣。

            現在儘管交通便利,各地的吃還是各有特色。好比吃鯉魚,美國出產的雖然又肥又大,但不好吃,釣了上來還是放回去,毫不足惜。狗肉就甭想了,白切肉也沒見過,湯則只有酸辣湯而沒有木須湯。麻醬拌麵呢﹖對不起,麻醬欠奉,將就將就,來點花生醬好不好﹖至於小米稀飯,麵筋百葉,鯪魚腸蒸禾蟲……           

          不過說實話,美國的小吃也不少。雖然缺了城隍廟的五香豆,但是吃起M&M的巧克力豆來,一樣的香酥爽口,不忍釋手。還有又肥又大的花生米,絶不遜於大陸的土產,畢剝香脆,愈吃愈大癮。就怕心術不正,老以為該「先吃好的,先死老的」,又肥又圓的都剝光了,剩下最後一粒,嗦嗦兩口咬下去,豈料又苦又臭,結果不但前功盡廢,還趕忙又潄口又刷牙誓死不吃了,可是太太那份還沒吃完,忍不住又伸出手去……

            由此可見,「顧住後頭」也是吃的哲理。順便給你一個小「貼士」(Tips),吃東西時最好收起閣下的想像力,不要讓敏捷的思路任意馳騁。侍者送來香氣撲鼻的黑椒牛柳,還襯上美麗的精雕玫瑰,誰知那色那形,立刻使你想起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再來一客滋補養顏的冰花炖蛋,黃耿耿滑膩膩的,馬上又連想到孩子褲檔……

        永遠記得五十年前上海漢口路大排檔那頓早餐。叫了一份大餅油條,一碗鹹豆漿。豆漿加了榨菜粒、碎油條、蝦皮、葱花、麻油、辣油,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五彩縯紛。剛喝了兩口,忽然來了兩輛香車(倒糞車),挨著屁股推過去。

味道倒不太大,裡面的聲音卻挺響,撲通、撲通。腦子裡馬上閃過一個念頭,那裡面不也是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脖子一直,嘩的一聲,地上隨即添了一灘也是稀拉拉的、紅紅的、黃黃的……

              後來學精了,吃東西時一定目不轉睛,狼吞虎嚥,抹大汗與捲衣袖一齊來,就是不讓自己有空檔,一副放監出來的樣子。不料這麼一吃,就吃出這麼一副怪德性,有錢就吃,逢吃必到,逢到又必大吃,還給自己找藉口:「吃不窮,著不窮,不會打算一世窮。」卻不想想自己已經這麼窮!

              如果將來的飛機真能在幾個鐘頭內飛到香港,那可是真好,隨時可以打個電話回去:

         「下鍋啦,我就回來啦!」

 

 

 

 

 

 

 

 

 

 

 

 

 

 

 

 

 

 

 

 

 

 

 

 

 

 

 

 

 

 

 

 

 

 

 

 

 

 

 

 

 

 

 

 

 

 

 

 

 

 

 

 

 

 

 

 

 

 

 

 

 

 

 

 

 

 

 

 

 

 

 

 

 

 

 

 

 

 

 

 

 

 

 

 

 

 

 

 

 

 

 

 

 

 

 

 

 

 

 

 

 

 

 

 

 

 

 

 

 

 

 

 

 

 

 

 

 

 

 

 

 

 

 

 

 

 

 

 

 

 

 

 

 

 

 

 

 

 

 

 

 

 

 

 

 

 

 

 

 

 

 

 

 

 

 

 

 

 

 

 

 

 

 

 

 

 

 

 

 

 

 

 

 

 

 

 

 

 

 

 

               談吃/     古冬

          幾十年前,誰能回大陸各大名城走一趙,回來一定名震僑社,此人踏遍大江南北,來頭不小,一定口福不淺哪!如今呢﹖二十天環遊世界,稀鬆平常。旅遊、貿易以至江湖賣藝,己無國界。就算甚麼也不是,夠毅力的話,踏上腳踏車,也能環球走一匝,吃遍天下。還聽說再過幾年,由香港飛來紐約,兩個鐘頭就能到達,到時您老在金殿大堂擺下壽宴,孝順的孫女及時捎來港製的生日蛋榚,也不會特別令人感到驚喜驚奇了。

           古冬一聽,開心之餘,不禁食指大動,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吃,恨不得馬上飛返香港,飛回北京,先吃一頓涮羊肉,再來一條清蒸老鼠斑…..     

            古冬雖然重吃,但並非真正懂得吃,只是饞嘴,貪吃,荷包腫脹之時,大塊肉,大碗酒,袋裡空空如也了,一包鹹蠶豆,一杯酸梅湯,吃起來一樣咂吧著嘴,嗒嗒有聲,滋味無窮。

            在香港時曾經有過幾個「死黨」,是名副其實的豬朋狗黨,酒肉搭檔,中西南北,大小肥瘦,通通都來,不是嫖,不是賭,就是吃,隨街掃,由西環掃至筲箕灣,由尖沙咀掃至荔枝角。極欣賞士丹利街商會私廚的鹽焗雞,也垂涎獅子山下路邊攤檔的擔擔麵。而值此菊豔蛇肥的秋冬時節,大佛口那家無名小店裡龍鳯嬉水的甘美清香,九江友人家裡薑葱餵鮮鯉的辛辣濃香,粉嶺山坳小別墅裡東莞燜狗肉的撲鼻之香,都能令人大飽口福,大快朵頤。

            在大陸的時候,跑過幾年碼頭,每到一個新地方,必也先吃一頓,漸漸也交了一群吃的朋友。在北京,常聯群結隊去吃豆腐腦,吃白切肉。最難忘是寒冬臘月的夜晩,冒著大雪,跑去街邊檔買臘馬肉,吃水餛飩,就像中學時代偷偷溜出校門,去吃糯米湯圓及臘味飯一般,好不剌激過癮。在上海也一樣,成群的到淮海路的西餐館去鑽,最喜歡寧紹小店的雞鴨血湯,以及清真館子的羊肉包子牛肉湯。還有郊區小鎮路邊的豬麵肉,再加幾兩燙熱的老酒。尤其是靜安寺的麻醬牛肉麵,每星期必吃一兩次,又辣又香,吃起來汗出如漿,渾身冒煙,最能體味出吃的樂趣。

            現在儘管交通便利,各地的吃還是各有特色。好比吃鯉魚,美國出產的雖然又肥又大,但不好吃,釣了上來還是放回去,毫不足惜。狗肉就甭想了,白切肉也沒見過,湯則只有酸辣湯而沒有木須湯。麻醬拌麵呢﹖對不起,麻醬欠奉,將就將就,來點花生醬好不好﹖至於小米稀飯,麵筋百葉,鯪魚腸蒸禾蟲……           

          不過說實話,美國的小吃也不少。雖然缺了城隍廟的五香豆,但是吃起M&M的巧克力豆來,一樣的香酥爽口,不忍釋手。還有又肥又大的花生米,絶不遜於大陸的土產,畢剝香脆,愈吃愈大癮。就怕心術不正,老以為該「先吃好的,先死老的」,又肥又圓的都剝光了,剩下最後一粒,嗦嗦兩口咬下去,豈料又苦又臭,結果不但前功盡廢,還趕忙又潄口又刷牙誓死不吃了,可是太太那份還沒吃完,忍不住又伸出手去……

            由此可見,「顧住後頭」也是吃的哲理。順便給你一個小「貼士」(Tips),吃東西時最好收起閣下的想像力,不要讓敏捷的思路任意馳騁。侍者送來香氣撲鼻的黑椒牛柳,還襯上美麗的精雕玫瑰,誰知那色那形,立刻使你想起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再來一客滋補養顏的冰花炖蛋,黃耿耿滑膩膩的,馬上又連想到孩子褲檔……

        永遠記得五十年前上海漢口路大排檔那頓早餐。叫了一份大餅油條,一碗鹹豆漿。豆漿加了榨菜粒、碎油條、蝦皮、葱花、麻油、辣油,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五彩縯紛。剛喝了兩口,忽然來了兩輛香車(倒糞車),挨著屁股推過去。

味道倒不太大,裡面的聲音卻挺響,撲通、撲通。腦子裡馬上閃過一個念頭,那裡面不也是黃黃的、紅紅的、稀拉拉的!脖子一直,嘩的一聲,地上隨即添了一灘也是稀拉拉的、紅紅的、黃黃的……

              後來學精了,吃東西時一定目不轉睛,狼吞虎嚥,抹大汗與捲衣袖一齊來,就是不讓自己有空檔,一副放監出來的樣子。不料這麼一吃,就吃出這麼一副怪德性,有錢就吃,逢吃必到,逢到又必大吃,還給自己找藉口:「吃不窮,著不窮,不會打算一世窮。」卻不想想自己已經這麼窮!

              如果將來的飛機真能在幾個鐘頭內飛到香港,那可是真好,隨時可以打個電話回去:

         「下鍋啦,我就回來啦!」

 

 

 

 

 

 

 

 

 

 

 

 

 

 

 

 

 

 

 

 

 

 

 

 

 

 

 

 

 

 

 

 

 

 

 

 

 

 

 

 

 

 

 

 

 

 

 

 

 

 

 

 

 

 

 

 

 

 

 

 

 

 

 

 

 

 

 

 

 

 

 

 

 

 

 

 

 

 

 

 

 

 

 

 

 

 

 

 

 

 

 

 

 

 

 

 

 

 

 

 

 

 

 

 

 

 

 

 

 

 

 

 

 

 

 

 

 

 

 

 

 

 

 

 

 

 

 

 

 

 

 

 

 

 

 

 

 

 

 

 

 

 

 

 

 

 

 

 

 

 

 

 

 

 

 

 

 

 

 

 

 

 

 

 

 

 

 

 

 

 

 

 

 

 

 

 

 

 

 

 

 

        功夫與格鬥/  堅仔
      李小龍在「猛龍過江」擊敗美國空手道冠軍Chuck Norris,甄子丹在「葉問」擊倒十多個日本黑帶。這些電影告訴我們,中國功夫天下無敵!      但是出乎意料, 去年有位太極師傅被格鬥手在十秒鐘內打倒,過程被上載YouTube後,立刻成為人氣話題,引起極大爭議。因為此事觸動了中國人的敏感神經線:「中國功夫是我們的國寶,究竟在真拳實腿的打鬥時,用得著嗎?」

   我家原住香港,少年時和哥哥是功夫迷,他練白鶴拳,我練南拳。移民美國後,又一齊學跆拳道和合氣道,都考得黑帶才入大學。

   我覺得學中國功夫和韓國跆拳的最大分別,在於訓練的焦點。當年的功夫武館多注重強身健體,不注重搏擊,所以除了鍛鍊基本體能、柔軟度、馬步、拳和腿的運用外,大多時間是在學套路,而練習自由搏擊的時間就不多。    很多套路非常威猛,如較出名的虎鶴雙形拳和工字伏虎拳,需要極好的體能才能打得好看。但招式很抽象,很難解釋在格鬥時如何運用,因而實用價值不高,學了一兩年後,對搏擊並無多大的啟示。

   而跆拳道的課則著重練搏擊,雖然它的套路比功夫刻板和易學,但因為在黑帶之前,所學的套路多為基本招式,可立即用在搏擊練習中,所以學了一年半載後,己有一定基礎。

   跆拳、柔道、空手道和西洋拳都成了體育項目,有組織性的比賽和規例,所以師徒們會花很多時間在比賽規例範圍內鍛鍊對打。儘管與真實的打鬥環境不同,總算有個平台可以應用和練習曾經學過的招式。    我曾多次參與跆拳比賽,成績都不俗。但因從未真的打過,假如萬一遇上真拳實腿的街頭打鬥時,我的功夫能否用得上,我也不知道。

早在一九九三、一九九四年第一次看到美國的 UFC「 無限制格鬥」比賽時,我就知道搏擊比賽已進入真實打鬥的新紀元。UFC組織的目的,是想解答長期以來存在武術界的大疑問:「在沒有規例下,哪一派最好打?」    記得當年的 UFC 格鬥沒有分輕重級,對手要在一個八角形的鐵籠子裡對打,規例只是不准口咬和挖眼。不久,綜合格鬥 (MMA: mixed martial arts) 這名稱便街知巷聞了。

   UFC 開始時,多由這派的黑帶打那派的拳手。隨後出現俗稱MMA的綜合格鬥手。而最終脫穎而出,並贏盡大部份UFC冠軍的,則是Gracie家族的巴西柔術BJJ(Brazilian JuJitsu)。    BJJ的打法是先用拳擊腳踢(空手、跆拳的招式)在長距離對付對手,然後找機會「埋身」,用摔角把他扳倒在地,再用其強項柔術的地上擒拿和扭術,把他的手腳骨節或喉嚨鎖住,如不投降,就會斷手斷腳或窒息。其過人之處,就是集各門派之強項攻各門派之弱點,大部份門派被摔倒後就不知所措,讓BJJ的地上扭術為所欲為。

   MMA普遍後,我也去學了一點,發覺很多MMA教練都是「周身是刀但無一把利」。他們的腳法比跆拳差,地上功夫又較柔術遜色,連拳法都不及泰拳和西洋拳強勁。不過即使這樣,這種綜合戰略在對打時還是真的有效,可在短時間內把對手制服。

   傳說李小龍當年打破傳統把功夫教給老外,激怒各門派,屢被大師傅們挑戰,但每次都是很快被他擊敗。    我想原因之一,就因為他實際上是MMA的宗師。他發明的截拳道包括多種武術元素: 有北派和跆拳的長距離踢腿法,有西洋拳的拳法和步伐,有詠春拳的短距離招式,甚至有柔術的擒拿手和地上摔術。他這種綜合不同門派的招式,可以在他的電影裡看到。    在當年,截拳道是唯一可應付所有不同距離的武術,因為他摸透了各門派的弱點,可一擊而破之。而他的對打哲學,就是千萬不要被門派的招式和比賽的規例限制,要像水一樣,似柔亦剛,隨時變通。「以無法為有法,以無限為有限」就是截拳道的格言。

   我相信研習任何學問,焦點最為重要。如果你把焦點放在練套路、練姿勢上,那麼即使練到最完美,對搏擊也不一定能有多大幫助;但如把焦點放在搏擊比賽上,取勝的機會就可大大提高。    向各門各派取經,是近代MMA所取的途徑,也是李小龍多年前就提倡的對打哲學。沒有最強,只有更強,虛心學習,取長補短,才可精益求精。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21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