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說> 坐飛機

2018/4/30  
  
本站分類:藝文

&lt;微型小說&gt; 坐飛機

       福嬸臉上的皺紋又深又多,笑時露嘴,口腔內參差只餘幾顆牙,由於長年縫衣,機器聲日夜在耳膜裏震動,以至患上重聽,說話就比常人提高音波分貝。唯一的兒子強傑結婚時,她把半生積蓄的手飾都拿出來張羅,守得雲開見月明,下半世就可以過過安樂日子了。

       誰知道娶媳婦那天,反倒是讓出了兒子,新時代的女人說不能和家姑一起住,向來聽話的強仔竟連聲也不敢吭的就擁著新婦另築香巢。把孤獨寂寞淒涼和傷心通通留下給福嬸,也許哭了太多,也許燈下過度操勞,雙眼漸漸視線模糊而竟盲了。

       強仔按時回來屋村探望母親,有應酬就把兩歲不到的女兒抱到福嬸處,嬤孫骨肉相連,也心肝寶貝的由心底疼出來。她時時盼望孫女能留下身邊,可是媳婦堅決反對,那天她潑辣吼著:「盲婆怎麼可以照顧我女兒,你休想。」

       強仔不敢爭,沒事也漸漸少去屋村。香港物業暴漲,福嬸的公寓單位已值兩佰多萬元,強仔夫婦又一起常常去採望福嬸了。說好說歹,老人家終究心軟又歡天喜地的能和子孫一起生活,簽名把公寓售出,搬到兒子的家中。

       日子平平靜靜,盲人也見不到外邊世界 的變化。近來不時聽到孫女說起飛機,媳婦也講到移民去澳洲。強仔 是機關裡的副主管,公司遷移去雪梨,他一家也辨好了手續,這幾個月已開始變賣傢俬。

       福嬸生平沒乘過飛機,心底有點害怕,老想不通人在高空時是種什麼感受?那天忍不住問媳婦,沒想到她竟一反常態沒有大聲吼:「好似坐在椅上一樣。」

       強仔跑了幾家老人院,因為他是專業人士收入高,皇家安老院都不收留,私院費用太貴、一時也沒有床位,還是太太出的好主意,左思右想也只能如此。

       一家人高高興興乘的士前往機場,福嬸心中依依不捨,這塊生活了大半生的地方就要離去,人總會留戀,她想不通兒媳怎會那么高興?

       香港新建後的國際機場好大,人聲沸騰,福嬸由媳婦扶著上了飛機。福嬸忐忑的坐著,果然像在家裡坐在椅子一般。也不知過了多久,又餓又渴,實在忍不住,福嬸開口:「強傑啊!飛機到了沒有?」

       許多人聲,有人問:「阿婆,你要去那裡?」

       「我去澳洲啊!飛機到了沒有,我好餓。」

       「這裡是機場候機室外,妳老人家究竟是和誰去?是那一班飛機?」

       「陰功呵!…」福嬸的哭聲淒厲的揚開、、、、、、、。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