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魚丁旺/岑霞

2018/3/3  
  
本站分類:藝文

我家魚丁旺/岑霞

我家魚丁旺/ 岑霞

任誰踏進我們家,必然會給那四個一字排開的魚缸唬住,倒不是我們家養了窮兇極惡面目猙獰的水怪,而是缸內往來如織的,全是清一色像是一個模子打造出來的熱帶魚。驟看之下,牠們的模樣兒和接吻魚相似,全身白裡透著淡淡的粉紅色,晶瑩剔透,只是體態較豐腴渾圓,眼珠子更為靈活明亮,一 閃一閃的顯得炯炯有神,使牠們看起來比別的魚聰敏慧黠。

平時,魚們靜如處子,怡然自得地在水中晃盪,可是有時卻動若脫兔,到處橫衝直撞惹是生非,魚兒打架是無日無之的事,不過牠們只是鬧著玩,裝模作樣你來我往虛晃幾招,從不短兵相接,只 一會兒工夫便鳴金收兵了。

這些熱帶魚叫 Pink Convict,是 Cichlid 家族的一員。我們的魚全是土生土長家裡出生的,牠們的老祖宗是五年前小女兒從魚店買回來的一對魚,體形比拇指稍大,牠倆被安置在魚缸裡和別的魚一 起過活,日子倒也過得逍遙自在。直至那天,小女兒嚷著:「快來看呀,缸裡有好多小魚啊!」我趨前一看,果然魚缸一隅那堆小石子旁,有很多小白點在晃動,想必是剛孵出來的魚寶寶了,牠們的爸媽則嚴陣以待守著石堆旁的家,媽媽還不時在小魚群裡穿插打轉,有若母雞護衛著小雞呢。

自此,這個擺放在客廳裡的魚缸,成了我們一家人茶餘飯後消磨時間的所在。尤其是我,自小愛養魚,長大後忙於工作,結婚後又有了孩子,鎮日為家務和工作所絆,再也騰不出時間養魚了,漸漸把兒時樂事拋諸腦後,如今小魚喚起了美好回憶,我愛煞了小魚,常越俎代庖替女兒餵魚。當暑假過後,小女兒也隨兩位姐姐離家上了大學,照顧寵物的責任自是非我莫屬。丈夫對小魚興趣缺缺,不過我常忍不住把缸裡的新鮮事兒說給他聽,讓他分享我的樂趣。

譬如,那天我正全神貫注小魚時,冷不防魚媽媽俯衝下來,一 口把魚寶寶吞噬了。哎喲! 我還來不及搶救,小魚已經「屍骨無存」,我驚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卻見魚媽媽「跑」回家裡,吐出口中的魚寶寶。哦,原來小魚貪玩,偷偷溜出家門,卻被媽媽逮個正著。還有,魚爸爸是個不折不扣的「家庭主夫」,在家帶孩子, 掌管小魚的「衣食住行」,至於魚媽媽,由於塊頭大孔武有力,負責外務捍衛家園,遇有不速之客登門,必被她迎頭痛擊,殺得敵人落荒而逃方肯罷休。

小魚食量驚人,每日餵三次,每次都吃個精光,不到一年光景, 長得比爹娘還粗壯,胖嘟嘟的,泰半竟有半個巴掌大。看著小傢伙們挺著圓滾滾的小肚兒四處游盪,活脫脫是一群豐衣足食的小胖子,我管牠們叫「肥仔」呢。小女兒埋怨我餵得太多,嚷著要替牠們節食減肥。可牠們是魚呀,怎曉得美國人節食減肥這套時麾玩意兒!

許是「魚多勢眾」,牠們經常聯群結隊襲擊別的魚,我只好多添一個四十加侖的大魚缸,把牠們一家子搬過去。沒想到這樣寬敞舒適的新環境,竟成了傳宗接代的溫床,不久後第三代出現了,接著來了第四代,第五代不久前又告誕生,那些如小米粒的便是牠們。魚缸也由一個添至四個,我約略數過一下,大大小小的「肥仔」, 早已突破一百大關,真是「魚丁興旺」!

我們「談魚變色」,聽見 「又有小魚啦!」便皺眉頭。家裡已「魚滿為患」,以吃來說,每個月便消耗掉兩大罐魚糧, 加上一些五花八門的魚用品,花費竟比家裡的兩條狗、兩隻貓和一隻 小鳥還多。最傷腦筋的,莫過於清理這四個魚缸了,每次都要用上大半天時間,弄得筋疲力倦腰痠背痛,不用說這又是我的份內事, 誰叫我愛魚如命! 儘管魚多,我可捨不得送人,更無意出售,牠們在家嬌生慣養,若是去了別人處,人家會像我這樣寵牠們嗎? 只是,魚們呀,拜託拜託,請別再來第六代、第七代啊!

原載〈世界日報〉家園版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1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