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麻雀人生》/古冬

2018/2/20  
  
本站分類:藝文

評《麻雀人生》/古冬

IMG_2089鐪熸浉.JPG        評《麻雀人生》   
   友人把《麻雀人生》送來,一看即大聲稱好,因為書的封面設計清雅而富涵義,令人有先睹為快的強烈意欲;再看就不忍釋手,原來我們的老真兄在為餐館人立傳傳世,難得、難得!    
  
   由資深報人老真先生執筆,加上主人公豐盛的人生,《麻雀人生》注定是本好書!   
  
   麻雀原為麻將。但麻雀除了是麻將的方言之外,又是一種全世界滿天飛的小鳥,一生過著漂泊、自由的生活,具有頑強、旺盛的生命力,用來比喻華僑的境遇也很貼切。而麻將,則既是娛樂,又是博弈,人叫竹戰,或叫四方城,前者因初期的牌具多用竹木所做,後者則以陣形而名。總之是一種競技,一種搏鬥,由頭至尾在考驗參與者的智力和耐力,長此下去,會把人磨練得更精明,更善於應變。本書的主人公就是自小在這種苦戰中成長、成熟、成材的,所以他的人生格外精彩。 
  
   餐館是多數華僑就業和創業的首選,是走向成功的跳板,是我們切身的事業。目前全美至少有五萬家中餐館,供養著數十萬僑胞,為華人經濟創造了繁榮。可是相較於其它行業,我們顯得太孤單,太無助,長期被漠視,甚至被譏稱為廚房牛、企檯狗。我們需要更多社會人士的關懷,需要更多同胞來為我們打氣撐腰!現在終於有一本寫餐館人和餐館事的好書了,我們能不歡欣鼓舞,能不振擘高呼:老真先生,你好嘢!   
  
   書中的主人公家樂是著名餐館人佳叔的化身。他是一位精明強幹、豁達樂觀、人脈關係廣闊、有崇高社會地位、一生在歡樂中度過的老僑領,仙逝不久,有不少事蹟和佳話仍為鄉親們所津津樂道,是年輕人學習的好榜樣,此刻來為他寫傳,恰其時也!   
   
   不過傳記不易寫。我認為,那該是個史學與文學的綜合體,既須忠於史實,不能天馬行空,又要講究技巧,不可因為羅列事實而忽略了文字的典雅。而擺在我面前的這本《麻雀人生》,兼收並蓄,幾乎涵蓋了傳記和小說應有的一切,不僅是本好書,更是本奇書。作者以細膩獨到的筆觸,透過感人細節、起伏人生、景色物貌,把幾個主要人物栩栩如生的描繪出來,讓我們讀起來又感動又過癮,不能不佩服老真先生超凡的筆力!   
 
    因為我也是台山人,在鄉下長大,然後由「金山少」變成老華僑,所以捧起《麻雀人生》,就不由自主跟隨老真的筆尖,走進時光隧道,返回到久違的故鄉。眼下的一切,是多麼的熟悉,多麼的親切,彷彿周圍都是我的同鄉、同學、同事,而我也樂在其中。同時我又是餐館人,對《麻雀人生》最易著迷,讀著讀著,就墜進了老真設下的四方城,大戰十二圈,卻意外地贏得了一頓晚飯,倒也痛快!   
 
    但我其實是不打麻雀的,可是又喜歡吃,逢吃必到,而但凡有吃的場合,又必有麻雀助興,於是我就成了池邊鶴,成了個聞衫領的局外人。不得不承認,身為餐館人而不從餐館俗,不僅不合群,簡直不識時務,實在慚愧!   
   
    這倒不是客氣話。因為由「聞衫領」引伸開來的,是個很嚴肅、很有意義的方言問題。《麻雀人生》中有太多方言,我不知道除了廣東人(其實是台山人) 之外,其它地區的讀者能不能看得懂。無疑,方言也是語言,也是文化的一部份,尤其台山話,是一種很有研究價值的古語言。   
  
    中國有五大方言,台山話還沒有計算在內,因而常常各說各話。比如上海,雖然國家大力推廣普通話,但上海人還是喜歡講上海話,上海戲滬劇也還是用上海話來表演。廣東、香港更不必說,有些報紙雜誌甚至用廣東方言發表文章。老真兄在《麻雀人生》中用了大量台山話,是個大膽的嘗試,也是這部著作的特色一。     
   
    還有特別令人驚喜的,是老真先生的文風,別具一格,無人可以效法。他駕馭文字的功力,不僅做到隨心所欲,甚至到了神乎其神的境界。我最欣賞他的短句,不少只有三、四個字,簡潔而有力,讀起來不但流暢順口,還能令人過目不忘,是難得一見的佳作。小弟在激賞之餘,謹以此文向老友記致賀並致敬!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4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