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母娘的私房菜/岑霞

2018/2/13  
  
本站分類:藝文

丈母娘的私房菜/岑霞

丈母娘的私房菜/ 岑霞

當我邁進"知天命"那年,同時升格成為丈母娘,我家二女兒和相戀多年的意中人共結連理了,之後九年間,老大和老么也先後結了婚。當了這麽多年丈母娘的我,和三個女婿相處愉快,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很尊重他們的意見,尤其是在"吃"的問題上。

猶記得當老二告訴我們,要帶男友回家吃飯時,我比女兒更興奮更緊張,古語有云:「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更何況這位嬌客與我家女兒已拍拖三載,我們早就望眼欲穿,想一睹帥哥的盧山真面目。為了表達對這位貴客的隆重歡迎,我老早已擬好菜單,備妥食材,一整天在廚房裡埋頭苦幹,洗菜切肉、煎炒蒸炸,卯足全 力炮製滿滿一桌香氣四溢的中國菜。美食最容易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也是對人表示好感的最直接方式。事實確是這樣,當晚賓主盡歡,大家吃得痛快淋漓,談得興高釆烈;老二的愛爾蘭日本裔男友,雖然是第一次品嚐我做的菜,卻吃得津津有味,我和老伴不斷給他佈菜,而他也來者不拒,吃個不亦樂乎。這次見面可說是空前成功,彼此留下美好的印象。我不禁歡呼:「中國菜萬歲!」中華美食博大精深,所向披靡,有誰能夠抵擋得住色、香、味的魅力呢? 可惜的是,此乃唯一的一次以我的拿手好菜招待準東床,以後他雖 然來我家吃過幾次飯,因是感恩節、聖誕節聚餐,吃的是火雞、火腿、牛排這些美國食物。一年後,老二和男友共組家庭,婚後定居夏威夷,現在是五口之家,生活過得幸福快樂。 

後來,大女和老么分别有了親密意中人,我們照樣以自家美食作為見面禮,他們也如二女婿那樣全盤接受,吃得眉開眼笑津津有味。我不禁心花怒放,對自己的廚藝更加信心十足啦。孰料他們成為我家快婿後,情況竟然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一個個露出本來面目,讓我跌破眼鏡!

且説二女婿,每次他們一家子回來探望我們倆老,吃的問題讓我一籌莫展,其實我燒的菜和以前的沒兩樣,可他卻食不下嚥,寧願到麥當勞吃漢堡充飢。後來經我窮追猛打,女兒才一㸃一滴告訴我事情的真相。原來二女婿的母親雖是日本人,平時飲食都是美式食物,偶爾想嚐嚐中國菜,便一家人上中餐館打牙祭。因此之故,在二女婿的心目中,只有中餐館燒出來的才是"正式中國菜",他可從未吃過home-made Chinese food,唯一的一次就是在我們家吃的。女兒跟著説,那次我做的菜,他覺得很恐怖,他從來沒見過有頭有尾的魚和蝦,栩栩如生的様子可怕極了,而那盤烏黑黑的紅燒海參更像一盤泥巴……,只是為了女友的原故,卻之不恭,才勉為其難把這些"異物"呑進肚子裏。天啊!我引以為傲的拿手好菜,竟然得到如此評價,卻是我做夢都不曾想到的。女兒還説,其實他也不是不喜歡中國菜,但是要到中餐館才吃得舒坦又放心。

原來如此,難怪三女婿也對我的自家菜敬謝不敏了。至於大女婿,雖然是中國人,卻是土生土的第三代,要吃中國菜,想必也和二女婿、三女婿那樣,到中餐館吃的才算"正宗"。摸清來龍去脈後,事情就好辦,此後每逢他們回來探親,我無須待在㕑房𥚃,把自己弄得油頭膩臉,而是穿戴整齊,優哉游哉地隨大家一起上館子,時而中餐,時而西餐,時而日本餐⋯⋯,不然就恭請女兒們掌勺,燒些合他們口味的菜餚,我們則趁此機會享享清福,接受女兒們的恭奉,何樂而不為呢!

我驚喜地發現,三個女兒都練就一手好本領,燒的菜充滿異國風味,又好吃又特別。遍嚐各式各樣的美食之餘,讓一向獨尊中國菜的我倆茅塞頓開,原來每個族裔都有獨特的傳統美食,以前我夜郎自大,強把自己的喜好加諸別人身上,幸虧沒有幫倒忙,把女兒們的終身大事弄糟!

這些年來,對於女婿們的脾胃,我已摸得一清二楚,大女婿最愛點的中國菜是滑蛋蝦仁、甜酸魚,二女婿的是西蘭花炒牛肉、陳皮鷄,而三女婿呢,無宮保雞丁、芙蓉蛋不歡。青菜蘿蔔各有所愛,吃得皆大歡喜就好!

原載〈世界日報〉副刊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8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