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記(三):油麻地的夜間抗爭

2018/2/8  
  
本站分類:旅遊

香港旅記(三):油麻地的夜間抗爭

      一月二十八日下午,逛完旺角的獨立書店,我們來到了油麻地的一間藝廊「碧波押」(Green Wave Art)。透過詩人朋友的介紹,我認識了主持藝廊的大哥—三木。簡單寒喧、互相分享了一些彼此的作品後,我隨手拿起擺在桌上的蘋果日報,裡頭報導了一個香港藝術家的作品到深圳展出遭人塗改的事件,因為這件事以及一些其他的事,三木傷著腦筋。他向我們解釋一些香港的情況,連藝術的表達也越來越受限制。藝廊裡有許多展覽的文宣品,我和夥伴驚訝於政治在香港人生活中所佔的比例如此巨大,以致在藝術的書寫/展演上幾乎無處不可見到政治的陰影。三木說,今晚在藝廊有一場討論會,一個中國內地的財團買下了一整個街區,要當地住戶在過年前一個月內搬走。我們聽了真是覺得不可思議,這種強迫拆遷的霸道,竟然能在這裡上演。

 

    「碧波押」正在進行的展覽是一位七十歲的插畫家,他幾十年來畫了幾千張的畫作,都跟香港郵政局發行的郵票主題相關。碰巧這天下午老先生在藝廊,他很熱心跟我講解他畫的是香港的哪些地方,只是講著講著都聽見:「這個⋯⋯已經沒了!這個⋯⋯也沒了!」下午,藝廊來來去去的有一些年輕人來訪,也有幾位較年長的大哥坐鎮,都是在地人的樣子,其中一位很有「兄弟氣」的,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話跟我們說他是九龍人,說他很喜歡台灣如何如何。他說每天有十五萬人從大陸到香港旅遊,”What can I say!” 他說。三木在藝廊所在的街角掛了一個招牌,上面寫著「中國夢,24小時」。他告訴我們,在香港,寫「中國夢」是色情業的招牌,而且這附近一帶有許多桑拿(三溫暖),自是該業的聚集地。有一次有個警察來掃黃,就問這個招牌是哪的,三木說,這招牌是個藝術品。警察搔搔腦袋離開了。中國夢在大陸內地和香港,有著多麽不一樣的解釋。

IMG_5673.JPG

      晚餐時間我們離開藝廊,又去逛了電影中心等地,再返回時,藝廊裡已擠滿了人,看來都是被迫拆遷的住戶。我問三木什麼情況,他說很多人一直問重複的問題,可見他們聽不懂,還有人不識字,挺麻煩。這個討論會是要教住戶們怎麼應對現下的情況,提供他們一些法律上的協助。三木很忙碌,我們不繼續打擾他,約定了下回再見,便先告辭了。生活在如此緊張高壓的社會,香港朋友們是如何還能保持一種鎮靜自若,我不得而知。只是回程中一直想著那些可憐的老百姓,他們的未來會在哪裡呢?

 

(本文所用照片為張心柔攝)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31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