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不是你想的那樣》李四端:一個好的新聞記者,就是一個好的story teller

2018/2/23  
  
本站分類:生活

記者不是你想的那樣》李四端:一個好的新聞記者,就是一個好的story teller

另一位影響我甚深的老師,是知名主播李四端先生,他是我在新聞工作實務上的啟蒙者。與四端哥結緣在我大四那年,當時他在政大新聞系開了一堂與新聞實務相關的課。大多時候,我並不覺得他試圖「教導」學生什麼,但他在課堂上所說的東西,在尚未出校門的我心中,描繪出一幅最貼近新聞圈實際狀況的藍圖。

李四端上課的方式非常隨性,幾乎沒有書面講義。他總是雙手插口袋、從容自在地走進教室,一開口就是故事。他教學的方式就是用一個又一個採訪過的新聞事件、經歷過的新聞現場,告訴我們怎麼當個記者。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曾說過的這句話:「一個好的新聞記者,就是一個好的story teller(說故事的人)。」這句話我一直銘記在心,也成為我日後教導後進時的中心思想。

當時的我真的沒想到,在政大畢業三年後,竟有機會與四端哥再度碰面,並成為他的同事。

只不過當幽默風趣的李老師變成直屬長官時,天堂瞬間變成地獄。即使他與昔日一樣,總是面帶微笑,但他講出的話,不是讓你很想去撞牆,就是很想拉他去撞牆。

在工作上,李四端凡事要求完美,極度吹毛求疵,讓記者們私底下只要講到他,無不咬牙切齒。舉例來說:當時所有記者一早一定先看中央社發出的活動預告,因為預告上會把當日重大的既定活動清楚出,像是幾點國民黨要舉辦中常會、衛生署要召開食品安全記者會......時間地點一應俱全。各家媒體都會參考這份活動預告,決定採訪行程。

但李四端總會冷冷地說一句:「按表操課,跑這些大家都知道的行程,那記者也太好當了吧?」

他堅持「我們的新聞要跟別人不一樣」,每天都要求我們去做中央社活動預告上沒有的東西,要我們自己去挖掘獨家新聞。我每次跟他開完會,都覺得自己死了一億個腦細胞。

在華視的後期,我開始擔任夜間新聞主播,但可不是播播新聞就好。我每天下午兩點進公司,必須先外出跑新聞,回來製作好、排入當天李四端主播播報的晚間新聞。等晚間新聞結束,我就要趕緊化妝,準備自己的夜報新聞。有一次,我報了兩個題目,在此之前我已經先給自己的主管過目,並獲得認同。沒想到李四端看了之後,一一打槍:

「這新聞有什麼好做的?我覺得很無趣。妳的重點在哪裡?」

「這新聞不就個記者會嗎?是大家都有的通稿。」罵完之後,他看著又我說了一句:

「那妳今天來上班的意義在哪裡?妳對公司有什麼貢獻嗎?」我當時真想掐死他。

雖然他這麼難搞,但他的認真與想法真的讓人不得不佩服。他讓當時的華視新聞呈現出與其他家媒體大相徑庭的特色,時常出現亮點;也因為他近乎嚴苛的要求,讓我不斷地想辦法超越自己,以二○○二年的「北城醫院打錯針」報導,與夥伴們共同得到了第二屆「卓越新聞獎」即時新聞採訪獎的殊榮。在他底下工作六年,我學會一身本領。直至今日我仍覺得,若我在電視新聞上有一點點的成就,真的要謝謝李四端這位魔鬼總教頭。

說了他這麼多壞話,還是要為他平反一下......

雖然在工作方面看起來,他像是個極其嚴肅的人,不過撇開工作,私底下的他其實非常可愛。那時候流行一部日劇《美女與野獸》,演的剛好是電視新聞工作者。女主角是美到翻掉的松嶋菜菜子,男主角則是我最喜歡的福山雅治。有次開會,李四端照例把我們罵了一頓之後,要我們回家看這部日劇,看看人家是怎麼挖新聞的。說著說著,他突然感嘆地說了一句:

「怎麼我們新聞部都沒有像松嶋菜菜子這樣的美女啊!」

當下所有女記者臉上一陣青一陣白。而我不知哪來的膽子,居然低聲回了一句:

「那你是覺得在座有福山雅治嗎......」 

 

記者不是你想的那樣:蕭彤雯的新聞現場(小)_書封.jpg
本文節錄自記者不是你想的那樣:蕭彤雯的新聞現場一書,時報出版提供。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3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