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不是你想的那樣》當行車記錄器變成新聞主畫面,爆料公社成為新聞主戰場!

2018/1/19  
  
本站分類:生活

記者不是你想的那樣》當行車記錄器變成新聞主畫面,爆料公社成為新聞主戰場!

我深愛新聞工作,如果可能,我希望它是我一生的志業。新聞臺的運作大致相同:Live播出時間從清晨六點開始,至隔日凌晨一點結束(其餘為重播)。除非有重大新聞事件才會延棚(延後收播)或通天棚(整夜不收播)。如果是「全新聞臺」(即無談話、政論等節目),直播新聞時間一天長達十九個小時,一小時平均播二十至二十五則新聞,算下來一天要播四百七十五則新聞!哪有這麼多新聞可播?所以除了比較重要的午間、晚間時段,其實每節整點新聞的內容都差不多,頂多排序不同。我以前常開玩笑:「其實根本不需要每個小時都換主播嘛!信不信?我們拿兩小時前那節新聞出來重播,觀眾應該也分辨不出來。甚至他們可能連自己遙控器已經轉臺了都沒察覺,因為每家新聞看起來都一樣。」 

除了重複性太高,電視新聞的取材角度及深度,也愈來愈難滿足我。電視新聞因為其要求快速、即時的特性,在報導深度上,本來就無法與平面媒體相比。在昔日訊息還無法快速傳遞的年代,電視臺最大的優勢就是能讓觀眾看到當天發生的新聞,甚至透過 S N G讓觀眾看到現在「正在」發生的新聞。我總在演講中跟大家分享:

「電視新聞能給你快速的訊息,但若你對某則新聞想知道更多的細節,請看隔天出刊的日報或是週刊。電子媒體給你速度,平面媒體給你深度,這就是媒體業的分工。」 

而這也是讓許多資深新聞工作者,想把daily news交棒給年輕後進的主要理由:希望能轉而追求新聞的深度及多樣化,例如擔任節目主持人或製作人。

不過除了自我的追求與提升,我也必須坦誠,近幾年播新聞時、我心中常浮現以下 OS :

「我到底為什麼要播這則新聞?」

「它有任何需要被傳遞的意義嗎?」

「觀眾有必要知道這個嗎?」 

以前的新聞臺,早上開會靠日報,下午開會靠晚報。雖然常遭詬病「只會抄報紙」,但起碼這些新聞大部分還有其資訊意義在。不過近幾年電視新聞多了兩大新聞來源:

一、行車記錄器加監視器。

二、爆料公社。

前者說穿了就是看影片說故事。偶爾有些行車記錄器確實會意外錄到重要事件的關鍵畫面(例如二○一五年發生的復興航空南港空難,當時在高架橋上的車輛清楚錄下失事班機失速,先撞橋再墜河的畫面),但我們大部分看到的行車記錄器新聞,都是小車禍、爆粗口。這些新聞真的每則都有被報導的需要嗎?你可能會問,既然沒有,那為什麼要一直做行車記錄器的新聞呢?答案很簡單:因為有現成的畫面,得來全不費工夫,「 C P值高」,不做可惜。但與行車記錄器新聞相比,記者整天盯著爆料公社其實更讓人憂心。爆料公社是一個公眾平臺,如果今天貼文者本人就是當事者,他遭到不公平待遇,透過此平臺申冤(或發洩),記者覺得有新聞價值,聯繫上當事人,進行查證、採訪與平衡報導,這可以是則好新聞。然而並非所有的爆料都適合報導。 

行車記錄器錄下的至少是連續畫面,還看得出來龍去脈。但爆料公社許多貼文者,往往只提供一張照片或一小段影片,配上他個人的主觀文字敘述。不瞭解前因後果、不知道事情始末,怎能直接當成新聞?現在報社及電視臺所經營的網路即時新聞,因為競爭壓力太大、為了搶快,經常忽略最重要的「查證」流程,直接以「有人在爆料公社爆料…… 」開場,然後就通篇貼上。網路新聞一出,各家Live播出的新聞臺編輯也會立刻抓圖,排進當節新聞,並打上「最新消息」。 

原本只是則公社爆料,一旦變成「新聞」,接收此訊息的受眾以百倍千倍速度擴增。即便事後發現是烏龍爆料、誤會一場,但對當事人早已造成傷害。這樣的狀況,媒體絕對無法以「我們只是轉發爆料公社的文章」來避責,因為:在爆料公社裡貼文的是一般人,但我們是記者。 

查證,是記者該做的最基本功課,更是職業道德。速度與真相,哪個應該被擺在前面?如果這個人只是個想靠讚數得到存在感的一般人,他不需要尊重真相,頂多最後刪文、道歉。但若是記者,這問題永遠只有一種答案:真相必須凌駕一切之上。 

 

記者不是你想的那樣:蕭彤雯的新聞現場(小)_書封.jpg
本文節錄自記者不是你想的那樣:蕭彤雯的新聞現場一書,時報出版提供。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