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學生〉之一:楊菊清教授

2017/12/22  
  
本站分類:藝文

〈我的學生〉之一:楊菊清教授

●圖片說明:楊菊清教授於2015年4月攝於廈門采風時

我與婉冰在越南結婚的那年十月、在遙遠的中國湖南寧鄉縣某地有個呱呱墮地的男嬰誕生了。這兩個地方真個是風馬牛不相及,沒想到的是當這個小嬰兒長到八歲時、隨家人移居更遙遠的北方新疆,並在三十餘年後與我結緣,成為我的學生。

他從此定居在中國邊陲的新疆伊犁特克斯縣,十八歲時畢業於伊犁畜牧獸醫學校畜牧專業,繼續進修而考取了農學博士學位,從2011年開始應聘為“伊犁職業技術學院”教授至今。

這位祖籍湖南省寧鄉縣龍鳳山公社石黃大隊石子塘的博士,在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剛過完了生日未久,便隨“新疆畜牧業考察團”蒞臨澳洲訪問。

在酒店閱中文報紙、讀到了 一則「世界華文文學」雜誌徵文的訊息,竟然心血來潮撰作了生平的首篇投稿散文:「烏孫古墓悠思錄」投寄到徵文的地址。

當年我受託為「世界華文文學」雜誌發佈文訊暨收受徵稿文章,我收到署名楊菊清的文稿後、即回函給這位投稿人。沒想到拙信投郵後就去如黃鶴了。

忘了多久之後的某天忽接到一封從中國投遞的信,展閱函件始知是從老遠的新疆寄來;信末署名是一位稱我為「老師」的“楊菊清”,這個帶有鄉土味芳芬的姓名自此深印我心了。

做雜誌與報社主編時,我養成了一個習慣,有讀者來信必讀也必回函;展讀完信件與文章,驚訝於這位年青作者的文字水準竟有頗深的造詣,趕緊覆函。從此本來毫不關聯的兩個陌生地方、因為以文會友的因緣就開始了年復一年的魚雁往返了。

拙著出版後就郵寄去給菊清,每收到他的作品時,定代轉去合適的副刊;有了電郵後更方便,幾乎能同時將佳作分投不同國家不同地區的文學園地。當收到報社寄來的剪報或整本雜誌,見到菊清的作品,高興得如同是拙作見報般的盈溢喜悅,趕緊將油印的文章或剪下或摺疊放入信封,連同給他的信函一齊郵寄新疆。

書信聯繫多年,我們成了神交文友兼筆友;鼓舞以及協助後起之秀的文學青年,也是我從臺灣林煥彰恩師處學到。為了回報林老師經常發表我在原居地越南及新鄉墨爾本的作品,以及代收稿費並寄剪報等等繁雜工作。曾問林老師、弟子該當如何報答他提攜之恩,得到回覆是:學他的方法力所能及的協助文學青年們、就是對他最大的回報。

師恩不敢忘,從此也就聽從林煥彰老師教導,與有緣的文學青年們切磋、彼此共同在交往中一齊進步。我竟變成了他們的師友,正式接納成為老朽的學生,楊菊清便是首位。接下來尚有在湖南農村的張玉平、香港的飄雪、同在墨爾本的吳溢源與青青。

前年,我率領海內外十六位作家到廈門采風,難得菊清也專程從新疆到廈門,師生終於有緣首次會面啦!心情激動不在話下,采風期間、沒想到這位已是新疆學府聞名的楊教授,始終陪伴在老朽左右,上石級或下樓梯,必定伸手扶持,那份尊師重道的真誠表現讓愚夫婦深受感動。

如果不認識楊菊清的人,看到那張純樸善良的五官,外貌和中國農村廣大的群眾極為相似,怎樣也估不出竟然是一位教授級的人物呢!有高深學問的學者、性格內歛內向,不事張揚;與世無爭的只專心做學問、在學府內極之敬業的傳道良師。

楊菊清參加工作後,長期從事細毛羊的科研、育種、生產與教學工作。曾在中國細毛羊的發祥地、新疆毛肉兼用細毛羊和中國美利奴羊(新疆型)的故鄉、國家級原種場---新疆鞏乃斯種羊場工作近二十年,歷任技術員、牧一隊副隊長、育種室副主任、畜牧獸醫總站副站長、副場長、黨委副書記、書記、總畜牧師等職。先後參加了國家重大科研專項、國家星火計劃、自治區重點科技計劃等多個項目與課題的研究,發表各類畜牧科技文章80篇,並多次榮獲得國家、自治區、自治州的表彰和獎勵。

工作之餘喜歡文學創作,作品包括散文、古典詩詞、隨筆和雜文等多類。2004年4月,散文《父情·母信》獲得全國“孟郊杯·慈母心遊子情”散文大賽徵文優秀獎。首部文集《黃金草原漫想錄》受到廣大讀者的喜愛。為了紀念我們師生的文字緣,菊清特將首篇文稿「烏孫古墓悠思錄」定為即將出版的第二本文集的書名。

喜聞楊菊清的千金上月在伊寧市誕生女兒,菊清伉儷已普升祖父母,實在可喜可賀呢!本來今年八月「世界華文作家交流協會」在楊菊清教授的協助下,已組團將前往伊犁采風一週。可惜與新疆的緣份未到,因疆獨鬧事而取消了行程。希望有緣萬裏來相會,墨爾本的文友們也隨時歡迎楊菊清教授再度蒞臨觀光或講學。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廿五日於墨爾本。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4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