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心「釀」出《黃金時代》、《滿月酒》電影書

2015/5/7  
  
本站分類:創作

精心「釀」出《黃金時代》、《滿月酒》電影書

         徐立功(左二)導演鄭伯昱(左三)

    我曾在電影圈工作將近三十年,雖然大都是做西片的發行,但我相當關心國片,尤其是台灣電影新浪潮興起時,我也在當時看盡所有新導演的作品,甚至還認識了不少臺灣新導演。但在這之前我就認識催生這批新導演的推手徐立功先生,那時他擔任第一屆電影資料館(現改名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的館長,我也因此泡在電影資料館看盡了法國新浪潮導演楚浮、高達等人的作品,還有瑞典伯格曼、義大利、日本等名導演的經典之作,填補我在觀影史的不足,徐老闆(後來我們都一直這麼稱呼他)可以說是我在電影界的啟蒙恩師。

    而在這之前香港也有新浪潮電影興起,出現了一批留學歸來的新導演,但他們都在電視圈拍過影集,非常有實務經驗。一九八0年經由香港資深導演吳思遠領軍浩浩蕩蕩來了臺灣,就在電影資料館開了座談會,這批新銳導演有徐克、譚家明、許鞍華、嚴浩、劉成漢、梁普智、黃華麒等人,他們都帶來了他們的電影作品。也在這次活動中我見到了許鞍華導演,從此我成了她的影迷,一路追隨她的作品成長。記得有次我到香港時,香港安樂影片公司的江志強老闆還特地放映了許鞍華的《半生緣》試片給我看,我從一開始就一直認為許鞍華導演是香港導演中數一數二的相當有才華的導演。

二○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許鞍華執導的新片《黃金時代》在哈爾濱開拍,第一時間,我寫了〈藍天碧水永處懷蕭紅〉刊於四天後的香港《蘋果日報》副刊《蘋果樹下》。許鞍華說拍蕭紅是自己四十年的心願,「我二十幾歲時就想拍,但沒人肯寫,也不太懂她,現在終於等到了李檣的劇本。」同樣,我在大學時讀蕭紅的作品、讀葛浩文的《蕭紅評傳》等一大堆有關蕭紅的資料,但三十多年來一直盼望有人將她搬上銀幕。一九九四年我籌拍《作家身影》紀錄片,到香港勘景,小思老師還特地帶我和雷驤導演到聖士提反女校的樹下去找尋曾埋在此地的蕭紅的一半骨灰,但時移世變,卻找不到原來的那棵樹了。《作家身影》只拍到張愛玲,並沒有拍蕭紅,這一直是我心中耿耿於懷的。到了二○○○年因《人間四月天》連續劇走紅,我和名編劇王蕙玲見面,建議她下一部寫蕭紅,她也答應,我慨然提供所有蕭紅的資料,讓她帶回加拿大去寫劇本,盼想不久即可看到會比《人間四月天》更轟動的連續劇,但出乎我預料的王蕙玲卻編寫了《她從海上來》張愛玲的連續劇。當然張愛玲的名氣遠大過於蕭紅,但就戲論戲,張愛玲的一生遠不如蕭紅來得精彩。

 ????隞?€葛??jpg

    《黃金時代》劇本書(香港版)

是的,每個人都有著他的「黃金時代」;但就整個大時代而言,五四以降到了三○年代是可號稱「黃金時代」的。您看在三○年代,不管文學、電影、建築等等都達到相當高的水準,我們讀到的最重要的現代文學著作幾乎是三○年代的作品,我們看費穆的電影《小城之春》,也是這時期的電影。還有上海外灘的各種歐式建築等等,其實若不是抗戰爆發,文學、電影、建築等等是絕對可以再攀上高峰的,無奈戰火紛飛,人們逃亡唯恐不及,又何來創作?「黃金時代」也遽爾消失了。

在徐老闆宴請江老闆(他們是好友曾合作拍攝李安的《臥虎藏龍》)的飯桌上我向江老闆表示要出版《黃金時代》的意願,不久江老闆從香港來電要我聯絡編劇李樯,我馬上給李樯打電話,我還來不及自我介紹,李樯就表示許鞍華導演有交代,他們絕對放心交給我們出版,其他簽約等細節就和他的經紀人談即可。由於該戲製作極為龐大,劇本、劇照、工作日誌、幕後採訪等等資料,分散在不同的劇組,幸虧我們的主編鄭伊庭的努力與耐心,和視覺設計李孟瑾(Fefe)的通力合作,日夜加班,終於在去年九月中出版香港版《黃金時代》劇本書,馬上海運到香港各大書店。當九月二十七日我和鄭主編到香港做新書發表會時,各大書店都堆放《黃金時代》劇本書在門口顯要的位置,此刻心情的雀躍是難以形容的。因為終於趕上了香港十月一日上片的檔期。

 ????隞?€??jpg

    《黃金時代》劇本書(臺灣版)

臺灣由於種種原因暫時上不了片,一直等到金馬獎獲得最佳導演的殊榮,才獲准進口發行,我們也有足夠的時間改換與香港不同的封面。而在今年二月初許鞍華導演來臺宣傳《黃金時代》,我和作家平路去見她,大家相談甚歡,一見如故。

釀出版社(秀威資訊)在去年推出《黃金時代》電影劇本書之時,我們就取得徐立功及導演的授權,並開始籌備《滿月酒》電影書,歷經半年時間,除了電影劇本外還收錄大量精彩劇照、幕後花絮,並附有徐立功、歸亞蕾、陳若仙精彩序文及洪宜君的影評,全程記錄《滿月酒》這部精彩電影的幕前幕後。全書全部彩色印刷,圖文並茂,值得影迷好好收藏,更是熱愛電影,有志於寫電影劇本、拍攝電影者的最佳範本。

 ?遛???敶望.jpg

   《滿月酒》電影書

《滿月酒》是導演鄭伯昱自編自導自演的半自傳電影,鄭伯昱要以新世代的明朗自信,勇敢面對自我,來擁抱世界。他說:「一個人,不管他是誰,在這個世界上,他都有追求他幸福的權利。」尤其他從小喪父,母親可說是他所有的一切,他不能失去母親,但也不放棄追求他自己的幸福。但母親卻認為「如果你不是同性戀,事情就不會變得這麼複雜。」是的,一對分別在東方和西方背景下成長的男同志戀人,想要擁有自己的小孩,該怎麼辦?他們千方百計找到適合的卵子供應者,並蒐尋世界各國尋找代理孕母;在這過程當中,東方母親歸亞蕾該如何接受來自兒子的種種衝擊?!在兩部電影中,歸亞蕾都飾演母親的角色,但她卻說:「雖然都飾演媽媽,但是卻是非常的不同,這個媽媽演得是非常主動的,是非常強勢的。」

《滿月酒》電影書新書發表會已於5月4日晚間七時在華山光點藝文廳(二樓)舉行,現場擠得水洩不通。電影的主創人員全部出席,包括製片人徐立功、名演員歸亞蕾、導演編劇兼男主角的鄭伯昱,另一位男主角MICHAEL ADAM HAMILTON也從美國趕來參與盛會。《滿月酒》講的是一個需要被這世界看見的「愛」的故事,包括同志的愛和對母親的愛。在母親節的前夕的5月8日將隆重上映。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