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玩真的!》打破制式的學習,送自己一條「另類的藍帶」

2017/10/25  
  
本站分類:生活

學習,玩真的!》打破制式的學習,送自己一條「另類的藍帶」

不是每個人都有機緣佩上象徵至高榮譽的藍帶,但我們可以創造更多的「另類藍帶」,並送自己一條!

「我的父母不支持我的夢想……」女學生的眼淚像斷鍊的珍珠,一顆顆掉下。

「是什麼夢想?妳慢慢說。」

「我、我……想到法國念藍帶廚藝學校,但是我爸媽說太貴了。」

「需要多少錢呢?」

「修個兩年,學費加生活費大概要三、四百萬。」

天哪,這可不是一筆小錢,我不禁暗自嘀咕:如果我女兒也提出相同要求,我有這個財力嗎?難道世界上所有的夢想都只有一條路嗎?

我想起另一個學生韋仲。

四月初,和太太到臺北東區的巷子裡看韋仲新開幕的餐廳,品嘗韋仲精心製作的法式古典肉派。這道用三種上好肉品製作的功夫菜,與在國外高級餐廳吃到的一樣道地,但只需一半的價格;連風乾番茄都是將聖女番茄對切後,加入鹽巴、糖、奧力岡香料、初榨橄欖油攪拌均勻,低溫爐烤三個小時製成。難怪客人絡繹不絕。

身兼主廚的韋仲一直在廚房忙,只能趁短暫的空檔陪我們聊天。韋仲說,「客滿我一定親自站主菜區─很簡單嘛,自己做不到怎麼要求別人?第一道菜到最後一道菜,品質一定要一樣,第一位客人和最後一位客人付的錢又沒有不一樣。廚師就是專業,不是職業。」

專業和職業有什麼不一樣?我只知道現年三十三歲的韋仲,為了追求廚師的專業,吃了好多苦。韋仲大學畢業後才決定從事餐飲業,在臺灣當了兩年義式餐點學徒,決定到澳洲闖一闖。剛到澳洲時,英文程度爛到爆的他,過海關時鬧了一個笑話,官員要看他的VISA (簽證),他竟拿出信用卡說:「This is my VISA. 」沒辦法,只好用僅存的積蓄去上語言學校。

怕盤纏用盡,他從當地報紙找到一家布里斯本的高級法式餐廳,從最低階的打雜做起。韋仲一開始根本聽不懂同事的對話,加上外國同事動不動就對他罵髒話,所以韋仲一聽到髒話就以為有人在叫他,馬上跑過去;久而久之,他的名字變成Mr. Fuxk。他肯做、好學,熬了好久後,同事改稱呼他Yellow Monkey ,但還是一個屈辱的稱號。

一位明星級主廚很欣賞韋仲的態度,教他廚藝,也教他閱讀。閱讀讓韋仲了解食材在烹飪過程的各種化學變化,不再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他開始利用這些原則,一下班就在廚房實驗各種食材搭配,不到半年,韋仲成為受重用的二廚。布里斯本的報紙還特地報導他,因為許多顧客每週光顧這家昂貴的餐廳,就是為了品嘗韋仲不斷推陳出新的「創意甜點」。韋仲的英文能力變好了,薪水連跳三倍,連以前瞧不起他的同事都改叫他Mr. Everything (萬事通)。

離開澳洲前,倫敦和墨爾本的餐廳用藍帶廚師的薪水競相挖角他。這不禁讓我思考,以韋仲的讀書能力,他一定考不上臺灣最好的餐飲學校;韋仲家無恆產,應該也沒有到國外念藍帶餐飲學校的財力。但是他靠著膽識與態度,打破制式的學習,送自己一條「另類的藍帶」。事實上,每個人都可以打破制式思考,

在不同的領域「送自己一條藍帶」。

十六世紀,法國國王亨利三世在「聖靈勳章」上繫一條藍色絲帶,代表法國美食最高榮譽。不見得每個人都有機緣佩上一條藍絲帶,但或許我們可以創造更多的「另類藍帶」,讓更多上進的年輕人佩上生命的勳章。

世界上所有的夢想都不會只有一條路,如果教育部和所有的親師生能一起找路,那天女學生像珍珠的眼淚,將不再一顆顆掉下…… 

 

學習玩真的_書封+書腰_行銷用.jpg
本文節錄自學習,玩真的!一書,時報出版提供。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