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 忘

2015/4/22  
  
本站分類:創作

遺  忘

            遺  忘

    年少的時候,我以「好記性」而聞名於友輩之間。

    我可以輕易的記住許多瑣碎的事情,雖然今天想起來,簡直是雞毛蒜皮到可笑,可是我當時卻都記得一清二楚。

    我記得朋友們的衣服、包包、鞋子的顏色、款式和價碼,甚至是哪一天,在哪一家、哪一種情況下買的。我也記得每一個室友愛吃的東西,她家人的名字,以及各自的好朋友是誰?做甚麼的?……甚至十年、二十年後,我還提起來問,簡直把她們給嚇死了,她們說:「真是可怕!」

    可是,隨著歲月的流逝,我逐漸發現,我的記性沒有以前好了。有時候,我怕忘記,購物前,先在紙上寫下,以免掛一漏萬。我覺得,這一招還不錯,可以省去不少力氣。

    一日,我匆忙外出,忘了帶紙條,我想,有甚麼問題呢?不過是幾樣東西,難道我還記不住嗎?回到家,一核對,才發現,我居然還忘了好幾樣。歲月不饒人,從此,我竟然得靠「備忘錄」過活,這簡直是始料所未及。

    慢慢的越忘越多,甚至忘掉的比記得的還要多。

    千怕萬怕,就怕年老時失智。

有一天,朋友來聊天,我們談到老年失智的問題。

有失智的父母需要照料,是家人很大的壓力和負擔,可是為人兒女責無旁貸,只有盡力而為。可是,這病沒有良方,服藥也只能防止繼續快速惡化而已。

朋友說:「失智,會讓人忘了很多事。可是,恨,是沒有辦法遺忘的。」這話聽起來讓人驚心。

我有個住花東的好朋友,他的母親失智,每天晚上翻著陳年舊帳跟父親大吵,唉呀,都是幾十年前的事了,說他父親待她不好,對她不起……沒完沒了。

怎麼辦呢?只好聽憑她大吵,直吵到累了睡著,第二天的晚上又週而復始,只求聲音別太大,干擾了鄰居們。

原來,恨是這樣的根深蒂固,不易拔除,它埋在心的深處,竟然無法遺忘。  

讓人想起宋‧辛棄疾的〈念奴嬌‧書東流村壁〉:

    舊恨春江流不斷,

    新恨雲山千疊。

心中的舊恨一如春江湧流不斷,新恨則像是雲山的千重萬疊。

唉,如果真的有恨,必須早一些化解,寬恕對方,也讓自己得到解脫,否則相伴餘生,恨意緜長,竟然要至死方休,也是可憐。                    

    現在,如果有人問我,「還記得某人、某事嗎?」

    我多半答以:「不記得了。」

    其實有些是記得的,卻覺得忘掉也好。記得太多,歷歷如繪,也是負擔。牽掛跟著也多,連心都因此不得閒,彷彿也是跟自己過不去,那又何必呢?還是忘去吧。

    至於那些記不得的,我想,或許是不重要的吧。

    奇怪的是,自從我的記性變差以後,人緣似乎變得更好了。難道大家以為我的好記性也記住了他們的糗事、弱點嗎?或許,他們認為記性壞,比較不具威脅性,和常人一般,更容易親近?

越來越容易忘事,我內心不免有些焦慮。但願,我能忘記那些該忘記的,只要不忘了我是誰,就好。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28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路西    
路西
不開心的事....忘了也好。因為不記得了,對待週遭的人就更和藹可親降子XD
回應    0    0
琹涵    
琹涵
選擇性的遺忘? 就怕由不了自己呢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