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的生命

2017/9/15  
  
本站分類:其他

脆弱的生命

人壽幾何是強求不得,除了那些愚夫愚婦因無知和貪念驅使,迷信的祈求諸天神佛、觀世音菩薩、甚至早已安息天堂永享仙福的歷代祖宗也不放過,總盼望能長命百歲、甚至永生不死?

華夏老祖宗們的大智大慧早已告訴我們人生八苦的真理,八苦中的前四苦就是「生、老、病、死」;可惜能看破或能明白的凡夫俗子卻不太多。

嬰兒呱呱墮地幾乎百份百都是號哭而生,除了傳說中世尊釋迦牟尼佛是含笑降生。為何生而為人在蒞臨世間的剎那會哭喊著?而不似佛祖般含笑歡喜降生?

人是有靈魂有靈性的動物、嬰兒雖尚不能言,但肉體內蘊藏的靈魂感知世間有諸般苦難,一旦到人世來就得接受無盡無窮的種種折騰,悲從中來唯有放聲號啼,以示抗議以示不甘。

我們從呼吸到世界第一口空氣時起算生命開始的第一天,能活到天年者、也就是百歲壽星,無非是三萬六千五百日,這百年光陰也不過是八十七萬六千小時而已。等到日月輪轉旋走了這八十餘萬個日子後,到頭等待著我們的不是天堂便是地獄了,不是嗎?因此、肯定的說人類一誕生便步步朝向死亡之門前進了。因此有靈魂的嬰兒以號哭替代歡笑、其實就是抗議:「生之苦」啊。

七老八十的耄耋之人,齒落髮禿外尚有三高之症,日日要吞嚥降血壓藥、降膽固醇藥、降血糖藥等。甚至還要同時吞食治前列線丸、治甲狀線亢奮丸、此外尚有胃藥、腸藥、腎藥等等不一而足。「老來苦」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不過青少年人由於生活在不同階段時光中,無法理解和明白吧了。更不要提部份健康欠佳的高齡者、除了與藥為伍外,更是醫生們的金主、是各種各類化驗診所和醫院的常客。

求到如此的高壽者若如上述要經歷「老來苦」,早知如此不如死了算啦?

老來之所以苦,皆因有病纏身,病苦有時是「苦如黃蓮」喲,這等苦除非是曾試過黃蓮味道的人始會理解,有句話形容:「苦不堪言」?是極為貼切。因為

受著病苦糾纏的人,真個是有苦自知,這種苦又能向何人訴說呢?老來苦幾乎皆與「病」脫不了關係。病與老或老與病這兩苦是人生八苦中,長壽者最難避免。

愚夫愚婦們妄想求長生求長命?如能求還是求健康才是聰明人呢。

死是終結、人死如燈滅,這是一般人的對「死亡」的觀感與理念?如果「死」就等同「滅絕」,又有什麼「苦」呢?死只是我們的肉身而已,人在面對「死亡」時之會有苦,是肉身對「死亡」這門檻的恐懼和迷惑所引起。聖賢如孔子亦不願論生死,因而才會說:「未知生焉知死?」

有大智慧者如那些民族英雄,為國為民反抗外敵入侵國土,拋頭顱灑熱血視死如歸的革命志士,如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們、如秋瑾烈士等,都明白「生何歡死何憾」的崇高理想面對無常的生命。這些偉大人物早將生死置之度外,為民為國而不計較生命的長短,這類精英們對「死亡」是不會有「苦」的感覺。

每人生命長短有種種原因、先天與後天的結合,遺傳基因造成、成長的環境、家庭生活起居飲食習慣等等,都直接與間接的影響著個人肉身寄居塵世的時日,因此壽命長短並非天地間的神明所掌管,也就是說凡夫們向諸菩薩、神佛神仙、觀世音或媽祖祈求「長命百歲」是完全不能實現和無用的「迷信」行為。只能說是自我安慰、自我麻醉和自我催眠吧了。

想起一則寓言:在某城市的觀音廟、香客稀少,有日來了一位虔誠女信眾在殿前跪拜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喃喃禱詞中在求健康。忽然聽聞身邊寶相莊嚴女士清脆美妙的聲音也在求菩薩庇佑自己,側視竟然與殿上供奉的觀音大士相貌服飾完全一致,大驚轉身向觀世音真身叩拜。並好奇輕聲問:菩薩為何您也在此跪求?大士妙音傳達:「求人不如求己嘛!」、、、、、、、。

我們生而為人,生命是極其脆弱,能達到天年之壽者為數並不多。每天都有人病死、得瘟疫而歿,因戰爭造成無數士兵陣亡、與無辜平民百姓死傷,溺水意外或成為車禍亡魂等。

幸運者在最多百年歲月中,不但要經歷無數大災大難或天災人禍外,同時更要親歷如上文陳述的「生、老、病、死」種種之苦。在面對無奈人生,要擺脫八苦中的生、老、病、死前四種苦,已知道求神拜佛是「妄念」是「妄求」,倒不如求自己,所謂自求多福是也! 

二零一七年九月三日父親節於墨爾本。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5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