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的春天

2015/4/14  
  
本站分類:創作

 詩的春天

                 詩的春天              琹  涵

    在天寒地凍的冬日,你可曾聽到春天正從遠處逐步走來的足音?

    她是詩人,以寫柔美抒情的詩,享譽詩壇多年。

    我寫詩也很久了,從學生時代開始,寫寫停停,也停停寫寫,這樣的一曝十寒,當然是很難看到成績的。

    也或許,我把更多的心力用在散文的寫作上,至於寫詩,就變得可有可無。輕忽,是不可原諒的錯誤。可是,我的時間有限,氣力有限,在無法兼顧之下,只得有所取捨。

    幸好,二十多年前,憑藉著機緣,我遇到了她,在她的鼓勵之下,我重拾寫詩的筆,慢慢的學,總算稍見起色。

    我從來都相信「功不唐捐」的,如果付出的不是持久的努力,又如何敢奢望有可觀的成果呢?此刻,我唯有懷抱著謙卑的心,認真的讀和學,一日復一日。

    詩人曾經寫過一首和春天有關的詩:

        婉約是春天/只要她娉婷起步/就能把綠意和花香/從凡塵帶進/詩的故鄉

    我甚至以為她寫的是自己。

    難道不是嗎?

    千百年以來,因著「情」之種種,引得多少人的哀傷和嘆息。

    有人徘徊再三,風露立中宵;有人衣帶漸寬,終究此情不渝;也有人老了年華,卻仍難忘心頭的那個身影。……

    她,就是一個多情纏綿的人,更是世間的奇女子。

    為報恩師的帶領和教導,她舉債為古丁老師出版了全集,讓老師藉由文字的流傳而不朽。又接下老師遺下的棒子,孜孜矻矻,為《秋水詩刊》勞心勞力,歷四十年而一往無悔。她更鼓勵了許多年輕人一起來寫詩,給予他們掌聲和舞台,無論海內外。只因為她是詩神的女兒,一心為著薪傳,不惜鞠躬盡瘁。

    每當我讀到蘇軾的〈卜算子  黃州定惠院寓居作〉,不免要想起她,總以為那也是她的寫照:

        缺月挂疏桐,漏斷人初靜。誰見幽人獨往來,飄渺孤鴻影。
       
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一彎明月,高高地掛在疏落的梧桐樹上,這時候更鼓已稍歇,深夜的四周顯得多麼的寂靜。有誰看見幽居的我在獨自徘徊,隱約之間,也如那孤雁的身影。

    好似被驚起,竟在慌亂中,猛然回頭一看,縱有滿心的愁怨,卻也無人能夠了解。即使揀盡所有的寒枝,也絕不肯隨意的棲息,寧願徘徊在一片寂寞淒冷的沙洲。

    幽人與孤鴻的並提,彰顯了東坡內在的有所不為,該也有孤高之意吧。

    想想:人的一生能為一個理想而奉獻,是令人敬佩的。而她,當之無愧,是我的楷模。

    她寫抒情的詩,字字感人,初看來,都是情詩。寫的是誰?她常笑而不語。細讀來,或為天地的大愛或為生活的閒情或為夢想的奔逐……她是寬闊的,哪裡肯只寫小情小愛?

    認識她多年了,在我的眼裡,她就是一首絕美的好詩,優雅雋永,情味無窮。

   更要謝謝她給了我們一個婉約、不惹塵埃、永遠有綠意花香的春天。1020110   1020508人間福報「琹心涵語」專攔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