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氏情話」淺析@陳慧文

2017/8/21  
  
本站分類:藝文

「徐氏情話」淺析@陳慧文

(2002國語日報)

   公視轟動一時「人間四月天」已然落幕,網路上廣為傳頌的「徐氏情話」卻仍餘波盪漾。尤其是「許我一個未來」這句話,不但成為許多人掛在嘴邊的口頭禪、辦公室口耳相傳的用語(如:許我一份報告、許我一個機會……),甚至成為二千年總統大選的宣傳用語。

   所謂「徐氏情話」,其實是編劇揣摩民初詩人徐志摩的氣質心思,為徐氏道出的幾句情話,仔細看看「許我一個未來」這句話,用字非常淺白,毫無艱深之處,古今中外天長地久山盟海誓不計其數,為何這句特別打動千萬人心?值得我們推敲玩味。

   「人間四月天」中徐志摩對林徽音說出的這句經典對白,最有味道、也最傳神的就是「許」字了。「許」有「答應給」的意思,是民國初年的用語,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此字飽含了後現代的復古情調和懷舊情緒。和「答應給」這種與當下時空完全密合不隔的語言相較,「許」字對現代人的陌生隔膜,反而更有一種霧裡看花的距離美感。

   「一個未來」這個說法也很有趣。「未來」本是不可數的抽象名詞,卻把「一個」這種明確的數量詞、單位詞冠於其上;再加上動詞「許」字,「未來」本是空虛飄渺的,不能實際地拿來給與他人,這裡卻偏要說「許我一個未來」,完全把「未來」具體化了。靈巧地運用了修辭學「轉化」中的「擬物」辭格,把抽象的意念比擬成具象的物,使意象更鮮明、更加深感人的力量。

   再從這句話的文法來看,本句應是祈使句,全句應是「請妳許我一個未來」,也就是「Please give  me  your  future.」,是一種歐化的句子,而「許」又是文言,這種文白夾雜又帶著洋味的語調,正是五四時期中國文學的特色。句中的祈使語「請」及主詞「妳」省略了,更有含蓄不盡的韻味,也可想見說者的情思澎湃、情緒激動,未及慢條斯理地說「請妳」,「許我一個未來」全句已脫口而出。這裡不用疑問句「許我一個未來好嗎?」而用直接要求、近乎霸道的命令語氣,彷彿不給對方選擇機會,正反映了追求真愛的熱烈,不願對方有絲毫逃避或動搖,其實在愛情中有時一點點的霸道是必須的,那表示一種非君莫屬的自信,沒有人比我更愛妳,只有妳能給我未來,這樣的霸道多麼讓人動容;若是加個優柔寡斷、毫無自信的「好嗎?」就實在太殺風景了。

   「如果我沒有愁過妳的愁,沒有思慮過妳的思慮,我就不配說我愛妳。」這句對白亦令許多電視機前的觀眾熱淚盈眶。從遣詞造句上看,「愁」過妳的「愁」、「思慮」過妳的「思慮」,前是動詞後是名詞,同樣詞彙重覆使用,用排比的句式呈現,有反覆吟詠、纏綿不盡的效果。前說「沒有」後說「不配」,其實是「負負得正」,在加上「如果」的假設語氣,多麼溫柔婉約;若是直接說「我愁過妳的愁,思慮過妳的思慮,我配說我愛妳。」就太單刀直入了。毫不輾轉曲折的情話,是無法「盪氣迴腸」的。

   從內容上看,「許我一個未來」這句話,是懇求對方賜與,是追求者的熱情口吻;而「如果我沒有愁過妳的愁,沒有思慮過妳的思慮,我就不配說我愛妳。」則是自己為愛人的付出,設身處地地為對方著想,這樣的細膩、體貼,更是真情真意的表現。

   和民國初年憂時憂國的寫實詩人(如聞一多)相較,徐志摩新詩中的「我」字出現率極高,如「”我”揮一揮衣袖」、「”我”是天空裡的一片雲」、「別擰”我”,疼」……這些膾炙人口的詩句都有「我」字,這當然不是偶然;「徐氏情話」也掌握了這個特色,充滿浪漫主義、個人主義的色彩。徐志摩思想受羅素影響,畢生追求愛、自由與美,在崇尚個體自由的情況下,常關注於自我思維情感的抒情是很自然的。

   最近看到某些網友頌讚「徐氏情話」之餘,常不免感嘆:「知道它美,卻說不出美在那裡!」(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所以一時技癢,運用了平日國文教學的文章分析法,試著賞析一二,希望不致離譜太遠。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3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