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青班蘭》筱琳子

2017/8/7  
  
本站分類:生活

《常青班蘭》筱琳子

歡迎瀏覽:https://www.facebook.com/limleechun211/

你家是否也種了這個?這株零難度栽種的熱帶香草,幾乎家家戶戶門前屋後都有吧。聽說它愛濕熱的環境。露地栽培的話,只要早晚澆一次水,既像野生植物般越長越大叢,彷彿取之不盡,用之不盡。而,柔韌扁長的葉片經輕輕一搓,淡淡香氣即繞鼻而走。呵呵,班蘭葉-我們總是Pandan, Pandan 的喚它。除了那縷天然芳香,它還能當綠色染料,自然成了我們最愛使用的香草料理了!

不止呢,坊間多年來都相信,它的香氣不但可以驅趕蚊蟲,對於紓緩緊張情緒也有極大的幫助。早些日子我無意間看到它還具蟑螂排斥的成份,不免喜出望外。自此以後,逢回家都會和父母要一些。把它放在車廂和衣廚等封閉空間,讓它達到足夠的濃度,自然就能產生驅趕蟑螂的效果了!唯一兩個星期過去了,青綠色的葉子轉成枯褐色了,我知道又是回家的時候了。

狹長的葉片,手巧的泰國或馬來女性喜歡把它編成小籃子;也曾看過有人在網絡上分享如何把它折成一朵朵的綠玫瑰。還有,葉子被摺成盒子盛載餐點的也有。綠葉入饌鹹甜皆宜,兼具清熱消暑功效,真不愧是東南亞菜的代表調料之一啊。是的,猶如百變星君,才卸下驅逐害蟲的使命,它一忽兒又跳入廚房成了翩翩起舞的綠精靈。而,吃泰國餐的時候我總會點一份Pandan Chicken(香葉包雞)。泰國人喜歡把香蘭葉當做野薑花葉,像裹粽一樣,把葉子摺成三角形狀,再放入醃過香料的雞肉,收尾處以牙籤固定,最後放入熱油中烤炸一番。須臾,一道令人垂涎欲滴的精緻美食即出現在眼前。

回到初始的情分

此外,它也是娘惹(nyonya)糕點所不可欠缺的食材。小時候,偶爾左鄰馬來友族自家的班蘭葉剛好不夠用,就會過來和我們要一些。沒多久,再次喚我們的時候就會笑臉盈盈捧著一大碟香味四溢的糕點來到我們面前。嘩,班蘭絲卷糕點、九層糕,onde-onde,雙層糯米糕(serimuka)等,琳瑯滿目,看得我們目不轉睛,也順水推舟成就了我們當天的High Tea 小派對了!幾片班蘭葉換來如此豐盛的糕點, 多划算啊!

右舍阿清嫂也試過以新鮮班蘭汁混合椰漿和雞蛋,製成香呼呼的咖央(Kaya)後歡天喜地端過來。禮尚往來,母親當然也弄了吐司麵包,再沏一壺濃濃咖啡烏款待。於是,一個愜意的午後就在咖央、麵包以及咖啡攙合的美滋味和清朗笑聲中悄悄溜走。

班蘭葉是椰漿飯 (nasi lemak)的靈魂。偶爾母親心血來潮,會從院子裡摘幾片讓它和椰漿、黃薑等結伴和白米跳一場圓舞曲。至於豔陽高照的午後,母親再摘幾片,洗好打個結,投進鍋裡熬一熬,潤喉沁脾的甜湯就現身了。至於煲什麼湯,就依當天心情而定。有時是薏仁湯、有時是蕃薯湯、又或者紅豆湯、綠豆湯等。‘糖水來得正是時候’!往往熱得頭昏腦脹的時候看到一碗一碗的糖水,我們必樂翻天。以前的小孩子,怎麼那麼容易就滿足了呢?

而冬至將近的時候,母親在搓湯圓之前,會先把班蘭葉搗碎,加入少量水擠出綠色班蘭汁,混在糯米粉裡搓成一粒粒的湯圓。做好的綠湯圓又香又滑又亮麗,吃了心花怒放呢。這‘綠’豈是一般化工色素所能取代?母親手搓的暖意又豈是三言兩語可以交待?

漸漸長大以後,看見超市裡的戚風蛋糕口味層出不窮,香橙咖啡草莓蔓越莓乳酪巧克力奶油等,你說得出的都有!可吃來吃去,我還是覺得最初的‘班蘭’,經由時間洗鍊仍百吃不膩。正如日本散文作家森下典子所言:“吃一口就回想起生命過往的歲月,以及那些隨著世代更疊的美味記憶。”於我,班蘭原味的豐富動人為何無法被取代?是那份情懷作祟吧?

生活罅隙上溫暖的補丁?父母的愛是生命應然嗎?

今天看到父親再次把一大袋的班蘭葉置入我車廂。他知道我懶得動手,切割好的葉子,一片片細細長長的都幫我對半折好,再三五片以橡膠圈綁了,一小捆一小捆集中好,裝入膠袋。有一回我在不近不遠的距離內偷偷望向父親。清癯瘦削的體格,一把年紀了仍精神瞿鑠,滿臉是光。硬朗的腰板是他為人正直最好的標籤。斑駁蒼勁的雙手刻記著他多年來為這個家不辭勞苦的奔波與付出。

我深諳父母凡事以子女為軸心的情真意切,早餐時特別強調班蘭葉遲些再摘噢反正不急,父親看似漫不經心,卻還是拿了小凳子到院子裡坐著切了好一大叢。太陽愈來愈熱情,兒子騎了小鐵馬要過去湊熱鬧,可是卻不知他把目光投向何處。父親不徐不疾整理著手中的班蘭葉。每一小節都透出一絲不苟的嚴謹,正如他無論做什麼大小事都認真不怠慢一樣。 而我,只是木著身子呆望,似視而不見,卻有說不出的糾結。我突然想起個故事來了:

有一顆蘋果樹,它很喜歡一個小男孩,小男孩每天都到它周圍玩耍,有時候還爬到它的身上嬉鬧。男孩用蘋果樹上的葉子編織帽子,抓著蘋果樹枝盪鞦韆,肚子餓了就爬上樹摘蘋果吃,玩累了就在蘋果樹蔭下小歇。蘋果樹有了小男孩作伴,滿心歡喜。漸漸,男孩長大了,不再需要蘋果樹了,好久都沒有回到它身邊。蘋果樹非常寂寞,黯然神傷。

終於,男孩變成男人了,他來到蘋果樹面前,蘋果樹激動得不能自己:“啊……你終於來了!快,抓著我的樹枝盪鞦韆,或摘個蘋果來吃吧!像小時候一樣無憂無慮的,多逍遙多自在啊!”“不不,我太忙了,哪來的閒情啊!”男人一口拒絕。躊躇片刻,他開口了:“我…我其實想為我的妻兒建一間房子,你……你能不能幫我?”“啊,我還以為你遇到什麼大難題了!快,砍下我的樹枝去蓋房子吧!”蘋果樹堅定的說。男人迅捷砍下蘋果樹所有的樹枝,走了。

好久好久,蘋果樹都沒有再見到男人。它難過到了極點。多年後的炎炎夏日,它總算看到熟悉不過的身影,欣喜若狂。“你終於來了!來,我們像小時候那樣玩個痛快,好嗎?”男人搖搖頭:“我……我想要一艘船,到遠方看看,你能幫我嗎?”“啊……來!砍下我的樹幹去造船吧!快!”蘋果樹為自己一次一次幫助男人完成夢想而感到高興不已。男人遠航了,這一去又是好幾年。

白髮蒼蒼的老年人再次回到蘋果樹身邊。“唉,看到你真開心啊!可是……可是很抱歉,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給你了…我結不出果實,你沒蘋果吃了;我沒有樹枝,你不能盪鞦韆了,我沒有樹幹,你也不能爬上來玩了。”老態龍鍾的蘋果樹有說不出的無力感,它說著說著老淚縱橫。男人擺擺手,靜默不已。蘋果樹見狀更難過了:“我多希望你像小時候那樣快樂,但我什麼都給不了你了,我……我現在只是一棵老樹樁。”老年人緩緩的搖頭:“我現在只想要一個地方坐下歇息……”蘋果樹聽了頓精神一振,挺直了身子:“啊!老樹是最適合你休息的地方了,來,快坐下!好好休息吧孩子……”老人坐下來了,蘋果樹為了能為他盡的最後這點綿力開心得說不出話語……

時移味醇

如果說班蘭葉是我們生活裡不可缺少的作料,父母的愛何嘗不是。偶以素麵示人,更多時候卻得化作烈士,任人搾取汁液—— 班蘭葉片微直線褶折,或帶狀劍形或狹披針形,上部偶具細鋸齒緣或細刺緣,彷彿一再提醒我們雖然它身高不過幾十公分,卻躊躇滿志。那份使命感,和父母因為孩子油然而生的皆所同然。淡粉白色的葉背或許毫不起眼,可葉面濃鬱的豆綠色卻傲然向世界宣示它蓬勃的生命力。這不也像極了父母願意為了孩子而竭力成為他們心中永遠的常青樹一樣麼。

我的成長過程中,父母所賜的愛的養份,恰似早春的絲絲微雨,溫潤細無聲。我以為那不過信手拈來,不過平易無奇,以為它也像班蘭葉一樣取之不盡。執筆凝練心念,透過身心悉以悟之,才驚覺那一畝一畝的愛,是一涓又一涓綿細的溪水,緩緩漫過身,雋永之意汩汩而生。令人低迴的情韻在耳畔繞啊繞,暖意盈盈。

儘管世態醜惡,嚶嚶之聲不絶於耳,我還是願意相信,父母無條件的愛洵為不輟的真諦。那乃是引領我走向自我度化的進境。隱沒在心的情思臨風來去自如,所有美麗的溫馨的情境,都一一被掛在眉梢了。我所獲如此,夫復何求。

作者簡介:

Photo 151115.JPG

生命裡離不開音樂、咖啡、旅行。樂與文字糾纏不清。從以前的爬格子到如今的鍵盤敲字,溫熱的心不曾離席。今年的新年願望依然不變——繼續本著一顆探索‘快樂’的心出發,好好認識自己;繼續透過出走,收集最温柔的光和熱。祈願對生命的惊服和熱愛,愈深愈堅实。

更多作品,歡迎瀏覽:

http://wanka365.com/author/wanka24/

http://www.read-life.com/?s=筱琳子

love.jpg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的話,請轉發分享。

您的一小步,就是我的一大步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7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