卒婚:不離婚的幸福選擇》為什麼「婚姻」非得被吸收合併呢?

2017/7/11  
  
本站分類:生活

卒婚:不離婚的幸福選擇》為什麼「婚姻」非得被吸收合併呢?

海渡先生則從打算維持有實無名婚姻的時候,就理解瑞穗小姐想做的事並予以支持。可是,為什麼瑞穗小姐不認同婚姻制度,而選擇有實無名的婚姻呢?

「明明可以做自己很舒服地生活,為什麼我非得結婚被吸收合併呢?總覺得很奇怪。」這感受很直率。瑞穗小姐與海渡先生是大學的同班同學,他們一直是平等的地位。

「或許是因為我不想變成太太,覺得為什麼只有我要改姓。只要同居就好,我覺得同居生活比較持久。」

她二十六歲時開始有實無名婚姻。瑞穗小姐當時正以通過司法考試為目標努力念書;海渡先生則已於在學期間通過司法考試了,他已經開始了律師的職涯。雖然瑞穗小姐也會打工有一定的收入,但就這樣結婚,看來很可能就只能當一位「人妻」了。

她害怕會「被吸收合併」。無論如何也想當上律師,與伴侶地位平等,這樣強烈的意識,或許讓她選擇了婚姻有實無名的形式。

實踐有實無名婚姻時,就像瑞穗小姐本人說的:

「雖然此時對未來捉摸不定,但我覺得可以忠於直覺很不錯。我也覺得這樣和他的關係比較好。」

工作上也有好處。

「如果我成為律師從伴侶的姓氏,因為律師的世界很小,就會被當作是某某先生的太太,這樣很難做事吧。姓氏不同工作比較方便。」

可是,這些都是稍後發生的事了。

而且,兩人也都得到了雙方父母的認同。深思熟慮又穩重的海渡先生,得到瑞穗小姐父母的信賴;而直率開朗又溫柔的瑞穗小姐,海渡先生的父母也熱情地對待她。

瑞穗小姐是家中次女,由擔任全職主婦的母親細心拉拔長大;父親是自由主義者,平時會送書給瑞穗小姐。因此她未曾對家庭環境有任何不滿。目前雙親健在,居於宮崎縣,據說每當瑞穗小姐因演講等活動來到宮崎縣時,他們就會夫妻聯袂到機場接她,聽女兒演講。姊姊也住在附近。這種時候雖然瑞穗小姐也是當天往返,但他們以這種形式一年見了好幾次面。家人的感情非常好,支持著瑞穗小姐。

海渡先生也是有姊姊的長子。這個姊姊是個開明的人,有男女平等的思想,也支持弟弟的意見,因此海渡先生的老家也未曾因為婚姻有實無名發生爭執。 

 

卒婚:不離婚的幸福選擇_正封.jpg
本文節錄自卒婚:不離婚的幸福選擇一書,時報出版提供。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