卒婚:不離婚的幸福選擇》我們實在不適合結婚吧!

2017/7/7  
  
本站分類:生活

卒婚:不離婚的幸福選擇》我們實在不適合結婚吧!

「你說過都忘了已經結婚了對吧?」她這麼一說,武彥先生就摸摸他斑白的頭髮,露出好像害羞少年的靦腆笑容回答:「都忘了已經結婚了,我的確說過這句話。」七○年代時,男人們被埋沒於工作,武彥先生也不例外。接踵而來的「新機械」訂單,讓武彥先生不分晝夜地不斷工作。 

「我一旦入迷就會什麼都忘了,常被人說『簡直像一匹賽馬』。」夥伴們也都知道這種工作的狀況,人手不足就接連不斷地僱人。因為太忙了,他就在工作場所的附近租房子,沒回去家人居住的出租公寓。生活不規律,長時間勞動有空就喝酒,也不太吃飯。因為這段期間的不注意健康以及壓力,導致他罹患糖尿病二十幾年,武彥先生不僅瘦了,還牙齒脫落。看到武彥先生的容貌,可以想見男人們從七○年代一路奔馳到八○年代,每天生活有多劇烈。 

幸子小姐宛如單憑一個女人的勞力,把四個孩子撫養成人。「我二十五歲結婚,生了四個孩子。這段期間,先生自營業的財務也是我負責。我們兩人背靠著背並肩作戰。」結婚時「上大學」的希望自然消失了。畢竟她不斷被育兒追著跑,生產第四個孩子時,她還一個人開車去醫院。生產後第二天,二女兒發燒,她披上長袍開車來往於住家與產科醫院。「連我自己都覺得很厲害。」出院回家後她仍持續孤軍奮戰。 

因為產後身體狀況不佳,照顧嬰兒就由三個孩子負責。六歲的長女換尿布;四歲的長男幫她洗澡;兩歲的次女餵她喝奶。「我想如果是一般人應該離婚了。」武彥先生在一旁聽著,一臉裝蒜的表情,小聲嘀咕地如此補充:「但是我在這次宣布停業之前,也有三年沒工作的時期。三女兒三歲的時候,因為工作太累就玩了大概三年,畢竟已經忙得超過我個人工作的極限了。」第一次歇業時也和這次的停業一樣,幸子小姐穩如泰山。 

然後關於這次停業,她也有這種想法。「先生活像匹拉車的馬不停地跑,我不希望他一直在跑就結束人生了。長年共處的糖尿病,用另一種說法來說,就是過去搏命工作換來的利息。我總覺得我們的關係比起夫妻,更像彼此都兩手空空戰鬥的戰友。小孩也都長大成人,身為父母的職責已了,因此我希望他卸下工作的重擔,做了自己喜歡的事以後再結束人生。」這番話可以感受到她對武彥先生深切的愛護之情。 

 

卒婚:不離婚的幸福選擇_正封.jpg
本文節錄自卒婚:不離婚的幸福選擇一書,時報出版提供。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