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討厭你了》筱琳子

2017/7/17  
  
本站分類:創作

《我不討厭你了》筱琳子

歡迎瀏覽:https://www.facebook.com/limleechun211/

文:筱琳子

圖:摘自網絡

晚飯吃得太飽,肚子脹鼓鼓的怪不舒服。想約老公和3歲兒子到公園散步,小傢伙卻一口回絕:“暗暗了,不要去啦,我怕怕。”我鼓起腮幫子,挑起了眉頭,佯裝微怒之餘,卻也納悶。運動型的他平時可是求之不得呢,今天怎麼那麼反常。好吧,不去就不去。於是我們仨開了空調賴在房間小聚。兒子自顧自地玩,我和老公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突然他有點嚴肅地對我說:“其實有件事我有點不是滋味。”我眉頭一揚,雙耳一豎,準備聽故事。“那天……”聽完老公侃侃言談,我暗自吐了吐舌,原來我近幾個星期一直悶縈胸間的小心事跟他所遇到的像極了!大概就是重遇多年不見故友,言談甚歡,然後欲相約再見面,對方又無故鬧失蹤。不論電話、短訊、微信以及其它即時通訊軟件,該有的都用了,惟三番四次留言皆徒然。明明系統就顯示訊息“已閱”,而他(她)在臉書上亦活躍如昔,那即表示人無大礙吧?因此,老公不無納悶,而我,則懊惱居多。

頃刻,我倆互問互審,互訴互督,再來個自我審查反思大環節:“我們是否做多了或做少了,對方才反應如此?”換作是以前年輕氣盛,想必已大動肝火,厲聲斥喝對方不是。而今生命又短了一截,我們不得苦苦思索推測一切極其可能發生的概況:“也許對方真的太忙了,暫時無暇回應;或許他們有難言之隱;或許……”散會前我們一致決定:甚麼都不做,就讓時間成為最好的緩衝器吧!

這樣的話題被打開後,老公又提了大約發生在他中學驪歌奏起前另一個“胸口的痛”。據悉有個和他稱兄道弟的好朋友在他無心插柳下,竟和他班的女同學一見傾心,雙雙墮入愛河。這樁“美事”來得快卻也去得快。男的因為受不了處處被管制,維持數月的戀情最終告吹。女的哭得稀里嘩啦,還怒斥老公為何同學一場都不為她盡點綿力。當時老公的想法是,感情是兩個人的事,旁人要怎麼插手?於是,同窗多年的老同學就此鬧翻,形同陌路。若干年後老公覺得大家本是同鄉生,相煎何太急?於是鼓起勇氣,先向同學的閨中密友探其狀況,再進一步諄問對方是否還怪罪於他。好友只是輕描淡寫:“她已經沒有討厭你啦,只是不想再聯絡而已。”當時老公不知是純粹想為自己辯護到底,抑或為苟延殘喘的友誼挽留點甚麼,情急之下竟還搞至涎皮賴臉,死纏爛打的境地。

此刻我們重提往事,不覺互相戲謔,捧腹大笑。老公甚至板起一副鄭重其事的樣子:“現在我突然想用4個字來形容當時的我——喋、喋、不、休。你說,這是不是作繭自縛?”語畢我們又大笑一場。豁亮的笑聲特有感染力,兒子對“喋喋不休”4個字尤其敏感,因他老爸前陣子日以繼夜,娛人悅己不斷播唱著。耳濡目染下,小傢伙也拉開嗓子以高分貝的聲量忘神高呼:“喋喋不休,是(時不)我予的哀愁……”“哈哈,原來你愛上李宗盛的`喋喋不休’呃不,是〈山丘〉才對,是因為感同身受啊!”再次調侃他之餘,我還悄悄沉想了一回。其實李宗盛的這首歌不也說入我心坎嗎?

其中我深有共鳴的片段,經“拆卸改裝重組”後大致如是:“因為不安,我們頻頻回首無知地索求,羞恥於求救,故把自己搞丟不自量力,至死方休也許我們從未成熟,還沒能曉得,就快要老了哎,人生的難,何不嬉笑一帶而過?”

(原载于星洲日报活力副刊)

作者簡介:

Photo 151115.JPG

生命裡離不開音樂、咖啡、旅行。樂與文字糾纏不清。從以前的爬格子到如今的鍵盤敲字,溫熱的心不曾離席。今年的新年願望依然不變——繼續本著一顆探索‘快樂’的心出發,好好認識自己;繼續透過出走,收集最温柔的光和熱。祈願對生命的惊服和熱愛,愈深愈堅实。

更多作品,歡迎瀏覽:

https://www.facebook.com/limleechun211/

http://wanka365.com/author/wanka24/

http://www.read-life.com/?s=筱琳子

love.jpg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的話,請轉發分享。

您的一小步,就是我的一大步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