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近,那麼遠》筱琳子

2017/6/20  
  
本站分類:創作

《這麼近,那麼遠》筱琳子

歡迎瀏覽:https://www.facebook.com/limleechun211/

All Saints Church, Swan Valley Perth

這所位於亨利布魯克(Henley Brook) 的聖公會諸聖堂(All Saints Church) 是直往天鵝谷沿途一個美得令人心折的‘驛站’。它是西澳大利亞古意悠悠的一所教堂。據悉為早期拓荒者之一——理查德.愛德華(Richard Edwards) 花了約三年時間完成。

甫下車,兒子就以高分貝地聲量嚷著:“Donkey,你看,donkey!”,原來有一群遠看酷似驢子的動物,正悠閒地啃著草。它們顯然吸引了好幾位旅人的目光。一些抓了相機忙不迭將之攝入鏡頭,另一些則興奮地談論著它們真正的名字。這是…… 羊駝(草泥馬Alpaca)嗎?儘管我們討論得再熱烈,它們只管低著頭,一如既往,專心從容地吃著草。彷彿除了這片茵茵草地以外,週遭一切事物都與它們無關。這種許多人大半輩子都做不到的“置身其外”,讓我為之折服。

再往前走,黃葉飄落的弧線划過視線。高拔的大樹,在微涼的天氣下隱隱透露著孤淒。大樹枝丫傾垂,因為承載過多的負荷嗎?通往教堂的直徑兩側有幾座壯麗的碑石,以一種近乎唯美的方式標示著逝者的索引。適才那群羊駝和大樹,就這樣不離不棄地伴著這些長眠的人,靜默相依、信守。

微風押著蕭瑟,偶爾擦過肩頭,掠過一絲蒼涼。一股震懾的氣勢霎時令我斂聲屏息。也許我從沒想過,死亡可以如此莊嚴而瑰麗。向來總覺得這個課題離我那麼遠。因為不安,我連想都覺得不寒而慄。然,此刻它不過近在咫尺,如此確切實在。以往都繞道而走,而今卻必須坦然以對。當下對切身的需求頓瞭然於心。這頭拼了命想要的,那頭糾結已久放不下的,瞬時變得不堪一提 。

昂然而立的十字架,如此莊嚴肅穆。離世,不過是以另一種潔淨的方式消散。死亡始終是每個人最終的去處。它是一個殊途同歸的“未來”,一個完整的生命拼湊。曾經與生命有著緊密牽連的彼此,始終都會出發前赴此程。在過去,現在和未來的路上,如果我們都能自在行走,隨著分秒流逝,更深刻體悟生命韻律,不也優雅從容?這麼一想,或許也就釋然了吧。

原載於:http://wanka365.com/stories/all-saints-church-swan-valley-perth/

作者簡介:

Photo 151115.JPG

生命裡離不開音樂、咖啡、旅行。樂與文字糾纏不清。從以前的爬格子到如今的鍵盤敲字,溫熱的心不曾離席。今年的新年願望依然不變——繼續本著一顆探索‘快樂’的心出發,好好認識自己;繼續透過出走,收集最温柔的光和熱。祈願對生命的惊服和熱愛,愈深愈堅实。

更多作品,歡迎瀏覽:

https://www.facebook.com/limleechun211/

http://wanka365.com/author/wanka24/

http://www.read-life.com/?s=筱琳子

love.jpg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的話,請轉發分享。

您的一小步,就是我的一大步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6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