蝦霸@陳慧文

2017/5/3  
  
本站分類:創作

蝦霸@陳慧文

(馬祖日報副刊2017.4.7)

「哇!你買了新魚缸啦!」宜彤一走進男友柏翔的租屋處,便不禁高興地驚呼。

 柏翔是個有點宅的網路漫畫家,經年累月戴著口罩,露出一雙有著黑眼圈的大眼睛,看起來有點神經質。他的畫作懸疑奇詭,扣人心弦,頗受好評。宜彤是個活潑開朗的餐廳外場員工,小麥色的肌膚、健美的身材顯得陽光亮麗,她是柏翔漫畫的粉絲,在一次網聚中與柏翔相識。剛開始交往時,外型及個性皆截然不搭軋的他們並不被親友看好,但也許這就是傳說中的「互補」吧!儘管有過幾次小吵、大吵,不知不覺他們也已交往一年多了。

 柏翔住處原本有個一呎的簡陋魚缸,如今換成了頗具規模的六呎缸,還種了許多水草,放了幾根空心的木頭。孔雀魚和紅茶壺在中上層水域優游,一些大和藻蝦穿梭在水草間,三隻紅色的螯蝦各佔一根木頭,井水不犯河水。柏翔說:「問過網路上的養魚達人,也問過水族店老闆,說是只要給螯蝦足夠的領域和躲藏空間,就不會互相爭鬥,也不會攻擊其他的魚蝦了。」

 宜彤開心地抱住柏翔,在柏翔臉頰上親了一下。

 其實,上次宜彤為了魚缸的事,和柏翔吵架了。(所謂的上次,柏翔已記不清是多久以前,這裡也就不再細究。)

 那天宜彤到柏翔家,看到魚缸裡的三隻螯蝦正在打來打去,害怕地說:「柏翔,這幾隻蝦這麼兇,你想辦法把牠們隔離開來吧!你不趕快處理的話,其他的魚蝦也會有危險的!」

 柏翔卻冷漠地說:「何必?這些一兩二十塊的大和藻蝦,本來就是買來當魚缸的清道夫,或熱帶魚的零嘴,死了就算了。怎知其中混了三隻螯蝦,愈長愈大。動物界本來就是弱肉強食,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何須人類干預?就讓牠們自由發展吧!」

 宜彤生氣地說:「什麼自由發展,根本是自生自滅吧!你這樣太殘忍了!」

 柏翔最近正因畫畫缺乏靈感而煩惱,因此不耐煩地說:「我明天就要交稿了,可以不要為這種無聊的小事煩我嗎?」

 宜彤氣呼呼地離開了。斗室裡只剩下柏翔和他的電腦、繪畫工具,及那只有點陰森森的魚缸。柏翔晝夜不停地畫,畫不好就撕,畫好了就上傳,累了就趴著睡一下,餓了就把旁邊的餅乾泡麵果汁拿來充飢,或打電話叫外送。在他的漫畫世界中,有個斬妖鋤惡的救世英雄———異次元超人,柏翔醉心於這個英雄漫畫,不知畫了幾天,也不知多久沒出門了。

 在柏翔埋首作畫的時候,魚缸裡弱肉強食的爭鬥無聲地持續著。儘管柏翔每次睡醒或自己要吃東西時,還會記得撒些飼料到魚缸裡,但這點飼料似乎不夠螯蝦塞牙縫。

 魚缸裡最大隻的螯蝦,被第二大隻的螯蝦鬥得身首異處。柏翔根本沒時間———更確切地說,是沒有心思———將螯蝦屍體撈起來丟掉,等柏翔想到的時候,早已被另兩隻螯蝦啃得只剩空殼;再過幾天,連殼也不見了。

 最後,較小的那隻螯蝦也被鬥死了。剩下的這隻,吃掉了兩隻同類的這隻螯蝦,成為魚缸裡的霸主了,而且,體型還在持續增大中。

 大和藻蝦和熱帶魚的數量,不知不覺地減少了。等有一天,柏翔從他創作的漫畫世界中暫時抽離,伸個懶腰,轉頭望一眼魚缸時,魚缸裡已經只剩下一隻螯蝦了。不知何時,這隻螯蝦竟已大得在一呎缸中難以旋身,其碩大異常的程度,終於引得這位漫畫家,定神細視。

 以往只注意到螯蝦有兩根特別長的觸鬚,現在才看出在那兩根長鬚之下靠近頭部中央的部分,還有兩根次長的、兩根較短的,一共六根觸鬚在水中晃晃悠悠的,彷彿在耀武揚威、張牙舞爪。那兩隻引人注目的大螯之下,靠近口器的地方還長了兩隻小爪。雙螯和兩爪都在不停地抓取水中殘留的飼料、破碎的水草或其他什麼浮游生物,送進嘴裡,好像永遠吃不飽似的。牠全身裹著佈滿黑、白、咖啡、赭紅等斑塊的硬殼,頭部和胸腔的盔甲光滑堅硬,壯碩的軀體包著四片鋼鐵般的環節,用八隻腳穩穩地站著,尾部五片圓弧狀的鰭也如鐵片般,似乎一「甩尾」就可割傷撂倒幾隻小蝦小魚。

 作為一個對事物必須有敏銳觀察力的漫畫家,柏翔對這隻一起生活了幾個月的生物,還是頭一次如此仔細觀察,自己也感到有點不應該。此時,柏翔盯著螯蝦,螯蝦也轉動著兩隻又圓又黑的眼睛盯著柏翔,模樣說不出的詭異。柏翔內心湧起一股莫名的不安,心想:難道螯蝦對於自己長期遭受的漠視,會有不平憤怒?

 柏翔甩甩頭,像要甩掉這個古怪的想法。他告訴自己,就算這隻蝦大得有點畸形,蝦就只是蝦。盯著他看,也只是討吃的罷了。他隨手拿了飼料罐撒了幾下,看著蝦靈活地揮舞雙螯及兩爪將水面的飼料送進嘴裡。柏翔發覺自己也飢腸轆轆了,就拿起一包名為「鮮蝦」、卻只有幾粒脫水小蝦米的泡麵,一面泡、一面說:「蝦霸啊蝦霸(這是他臨時給這隻蝦取的綽號),你到底是螯蝦還是龍蝦?未免也長得太大了吧!再這樣下去,我的魚缸可不夠你住了!只好把你煮了,給我的泡麵加菜了!」

 柏翔嘴裡雖這麼說,其實也覺得把這隻養了許久、且頗為奇怪的蝦煮來吃,是有點噁心的事。這時他還沒想到,如果這隻蝦繼續長大,該如何處置。

 自己一個人對著一隻蝦說話,柏翔突然感到有點孤單了。想到好些天沒看到宜彤了,不知她這次為何這麼生氣,等異次元超人的漫畫故事告一段落,再去找她聊聊吧!

 吃完麵有些睏了,柏翔望一眼魚缸中雄赳赳、氣昂昂的蝦霸,感覺好像變得更大隻了,心想:蝦霸是否也能成為異次元超人漫畫中的一個角色呢?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啊!」宜彤的尖叫聲把柏翔驚醒,眼前的景象把柏翔嚇得立刻站了起來。

 蝦霸不知何時已從魚缸中走了出來,個頭比一般人還高,目測至少有200公分以上,揮著巨剪般的雙螯,正要朝站在門口的宜彤攻擊。

 柏翔屋內沒什麼武器,慌忙中拔起平常用來泡麵的熱水器,往蝦霸背部一丟,燙水發出「嘶———」的一聲,蝦霸回轉身來,柏翔大叫:「宜彤!妳趕快走!」

 蝦霸朝柏翔走來,柏翔隨手拿起椅子、電風扇就往蝦霸亂扔,一面盡量往門口移動,一面拿掃把、畚箕、拖把等做防禦,但都一一被蝦霸的巨螯抓起弄斷,正在千鈞一髮之際,「嘶———」宜彤拿了個滅火器往蝦霸狂噴,趁蝦霸應接不暇之際,宜彤和柏翔趕緊轉身把門一關,逃了出來!

 宜彤和柏翔跑在街上,宜彤氣喘吁吁地問:「那是什麼怪物?!」柏翔說:「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快去報警吧!」這時突然聽到一陣陣的尖叫聲和喇叭聲,彷彿整條街都騷動了,回頭一看,蝦霸竟已長到兩層樓高,在街上大步行走,行人車輛都驚慌地拚命逃竄!

 情況完全失控了!

 柏翔拉著宜彤的手繼續往前跑,突然有個披著披風的身影從天而降,從背後抓住柏翔的左肩說:「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快回到你原來的世界去吧!」

 回頭一看,竟然是柏翔創作的異次元超人,活生生地出現在眼前。而蝦霸此時已長到十幾層樓高,把好幾棟樓房像積木般地夾起來摧毀,整個城市陷入瘋狂的混亂中。

 柏翔此時已弄不清自己究竟身處哪個世界,只在情急下大聲回答:「不行!是我養出了這個怪物,我不能一走了之,也不能丟下宜彤!」說著緊緊握住了宜彤的手。

 「你要回你的世界,做好你該做的事,才能挽救一切!」異次元超人正色說。

 柏翔望著宜彤,宜彤卻鬆開了他的手,懇切地說:「回去吧!記得,尊重生命,善待生命!」

 柏翔還在猶豫,異次元超人已十指如鉤、抓住他的肩頭往高空一扔,在強勁的風聲中,柏翔胸口一凜、雙腳一蹬,就在自己的斗室中醒來了。

 醒來的時候,魚缸中的三隻螯蝦還在左一記、右一拳地爭鬥不休,其他小魚小蝦惶惶不安地東游西竄。以前柏翔對此視如不見,現在才看出,小型的世界末日正在他的魚缸中上演。

 做足了功課後,現在他擁有一個漂亮又和諧的魚缸。對此滿意的宜彤為他煮了美味營養的晚餐,兩人一邊用餐一邊聊天,說好了明天約會的地點,宜彤關心地交代柏翔要注意身體、不要畫得太晚後,就離開了。

 宜彤離開後,柏翔坐在桌前,攤開了畫紙。

 「蝦霸,我來了!」柏翔說。

 在另一個世界,蝦霸已大可參天,成為世界的霸主。而劫後餘生的人類正組織起來,試圖在險境求生,更試圖消滅此一威脅人類生存的怪獸。

 每天晚上進入另一個世界,協助異次元超人對抗蝦霸,是柏翔義不容辭的使命!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6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