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遊崎頂隧道@陳慧文

2017/4/30  
  
本站分類:旅遊

晨遊崎頂隧道@陳慧文

http://www.ydn.com.tw/News/229354

(青年日報副刊2017.3.30)

   清晨的空氣像薄荷,踏著尋幽的跫音,打擾沉思中的靜謐。

   牽著八歲女兒的小手,跟著扶老攜幼的三十幾位里民們,走在前往崎頂車站的緩坡上。這項在假日凌晨舉辦的里民活動,喜愛隧道的女兒期待已久,不過,這時卻不耐煩起來。

   「還要走多久啊?」女兒步履蹣跚,近乎哀嚎地問。

   從崎頂車站到子母隧道,要走過一道天橋,拾級而下,經過觀景台,再沿著鐵道旁的石磚步道前行。里中六、七十歲的長者,皆健步如飛,反倒是本該活蹦亂跳的小孩子們唉聲嘆氣,遠遠落在後頭,三、四十歲的爸爸媽媽們為了照顧孩子,也無法走得太快,不禁感慨現在的孩子未免嬌慣了些。

   寒冬將盡,走道旁的林木,有些還伸著纖白的枝椏,有些已抽出了早春的新綠。春夏時節蓊鬱茂密的叢林固然生機勃發、令人振奮,冬末春初疏落蒼勁的林相也有種雅潔脫俗的美。薄薄的霧清清淡淡地氤氳著,絲絲的雨似有若無地飄灑。原來有點吵鬧的孩子們突然也靜了下來,恍若置身幻境,不久那半圓形的二號隧道口就出現在眼前了。

   隧道,向來具有不可思議的魔力,它既童話、又科幻,既是神祕懸疑、緊張刺激的冒險經歷,又是柳暗花明、豁然開朗的愉快旅程。而這回,平日忙祿、不能時常相聚的里民們,在深幽的甬道中緩緩步行,聊近況、想當年,還真有穿越時光隧道之感!

   一走出長約67公尺的二號隧道,就看到前方不遠處更長的、約130公尺的一號隧道,原來,崎頂兩座隧道相距僅約50公尺,故有「子母隧道」之稱。我用「娃娃國的話」向女兒解釋道:「剛剛走過的是小貝比隧道,現在要走的是媽咪隧道。」女兒指著二號隧道口牆壁上的炮彈遺痕說:「媽咪隧道的臉上有好多疤痕,小貝比隧道的臉上都沒有!」

   的確,同樣曾經是日治時期的火車通道、同樣曾見證二次大戰的砲火洗禮,崎頂「母隧道」的壁磚千瘡百孔、傷痕累累,留下了許多日本轟炸機以機關槍掃射追擊火車的彈孔,而「子隧道」的壁磚卻雅致整齊、安然無羔,看來還真像是「母隧道」在戰火中奮不顧身地保護著「子隧道」呢!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9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