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妙新聞》為培養子女才藝,宋朝人也很拚

2017/4/14  
  
本站分類:其他

宋朝妙新聞》為培養子女才藝,宋朝人也很拚

不要以為只有今天的家長才重視對子女的教育,古人其實也一樣。比如說宋朝,即使是收入微薄的窮人,也會從日常開支中挪出一點學費,供子女上學,有北宋大學者富弼的話為證:「負擔之夫,微乎微者也,日求升合之粟,以活妻兒,尚日挪一、二錢,令厥子入學,謂之學課。亦欲獎勵厥子讀書識字,有所進益。」京城裡有些人家,孩子才幾歲大,父母就開始教曲藝。有個小男孩,還在母親懷裡吃奶時,聽到音樂響起,便能撚手指按節拍,不管多難的曲子,從未出錯,「都市觀者如堵,教坊伶人皆稱其妙」。這孩子既有音樂天分,家長又因材施教,便熟能生巧,「蓋宿習也」。 

也不要以為宋朝只有男孩子才有權利入學讀書,很多人也重視對女兒的栽培。宋人魏泰說:「近世婦女多能詩,往往有臻古人者。」女子能吟詩作詞,當然表明她們受過良好的教育。這裡頭最著名的就是「文藝女神」李清照了。李清照父親是北宋名臣李格非,受知於蘇軾;母親王氏為宰相王珪之女,可謂是典型的書香世家。李清照從小就接受優越的藝術薰陶與文化教育,難怪她博學多才,不但詩詞寫得好,對金石書畫也頗有研究,而且還是一位茶藝高手。 

南宋前期還有一位才女,自號「惠齋居士」,人們說她是「李清照第二」。她是尚書胡元功的女兒,名喚胡惠齋,自幼「俊敏強記,經史諸書略能成誦;善筆札,時作詩文亦可觀;於琴弈寫竹等藝尤精」。總而言之,琴棋書畫樣樣皆精。後胡小姐嫁給了士大夫黃子由。 

從這幾個例子也可以看出,宋朝女子接受的教育,除了一般的品德與文化課程之外,琴棋書畫等才藝教育也很重要,此外還有茶藝、廚藝等技術教育。宋朝人之所以比較注意對女兒的培養,是因為那時候人們認為,女孩子也應當知書識禮,有文化教養,不要粗鄙無文。什麼「女子無才便是德」的話,要到明朝時才出現,宋朝人還沒有這樣的偏見。 

一般人家也相信,將女兒培養好了,長大後也容易找到一個好夫婿。宋朝才女王瓊奴,常山人,兩歲時父親病逝,母親童氏帶著瓊奴改嫁富翁沈必貴。沈必貴膝下無子,對瓊奴視同己出,寵愛有加,給女兒聘請了最好的老師,給予她最好的教育。瓊奴十四歲時,「雅善歌詞,兼通音律,言、德、工、容四者咸備,近遠爭求納聘焉」。不用上交友節目,遠近好人家都爭著託媒人上門求親。 

瓊奴的繼父畢竟是富翁,有經濟條件培養女兒。宋朝還有一個小名叫作英奴的女子,出身卑賤,出生于英州(今廣東英德),後來父親去世,隨母流落於潭州(今長沙)。才八歲大,母親又撒手而去,寄養在竹器匠張文家。一日,官妓丁婉卿路過張家,見英奴貌美而聰慧,便想收養為女兒,好好培養她,日後就是一位大明星了—說到這裡,我們必須先說明一下,宋朝的官妓並不是現在所說的妓女,而是歌伎,相當於今天的女歌星。 

丁婉卿便請張文吃飯,也不談收養英奴的事,幾日後又送來一筆錢給張家。張文跟丁婉卿說:「我是窮苦人家,市井小工,受您大禮,無以為報。您有什麼事,請直說。願盡愚圖報,少答厚意。」丁婉卿說:「我愛英奴容色,如果你願意讓我領養她,不但今日有重酬,異日亦獲厚利。」就這樣,丁婉卿將英奴領走了。 

此時英奴十歲,已經懂事,知道丁婉卿想培養她當歌星,但她心裡十萬個不願意,因為宋朝的歌伎雖非妓女,但社會地位並不高,這點不像今日的女明星,所以成天大哭:「我孤苦一身,流落萬里,勢力微弱,年齡幼小。無人憐救,不得從良人。」不過丁婉卿對她很好,「若慈母之待嬰兒」,不但給她錦衣玉食,還教她音律、書畫、詩詞諸般才藝。 

到英奴及笄之年,已是大美人一個,「肌清骨秀,發紺眸長,荑手纖纖,宮腰搦搦,獨步于一時」。她又生性敏慧,「解音律,尤工詩筆」,所以潭州的社會名流舉辦宴會,都要派人用寶馬香車來請她過去唱歌。酬勞之豐厚,自不待言。 

英奴因生父姓譚,便取藝名「譚意歌」,看這名字,就可以想見其才情。一次意歌在名流聚會上認識了潭州茶官張正字,一見傾心,私定終身。其間經歷過一番悲歡離合,最後兩人又重逢於潭州,有情人終成眷屬。張正字納彩問名,禮聘意歌,婚後帶著她赴任京師,公主與王子從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意歌「治閨門,深有禮法,處親族皆有恩意,內外和睦,家道已成」。後意歌「生一子,以進士登科,終身為命婦。夫婦偕老,子孫繁茂」。 

譚意歌有幸福的人生歸宿,應感謝養母丁婉卿對她的悉心栽培。若無丁婉卿教她才藝,帶她進入社會名流的社交圈,她便沒有機會結識夫君張正字。 

也有一些人家,之所以盡心要將女兒培養成才,是希望女兒長大後能夠找一分高收入的工作,幫著養家。南宋時浙江一帶,有一種比較奇特的風氣:尋常市民若生了男孩都不怎麼高興;要是生了女孩,則視為掌上明珠,倍加呵護,「隨其姿質教以藝業」,如棋道、琴藝、歌舞、茶道、書畫、服裝設計、廚藝。女兒長大後,便可以憑著一身出色的才藝,有機會被官宦之家或大戶人家雇為「本事人、供過人、針線人、堂前人、雜劇人、拆洗人、琴童、棋童、廚娘」。這些名目都是當時比較風光的職業,收入很高。其中廚娘排在下等,但儘管如此,廚娘雍容華貴的氣勢,也絕非尋常人家可比。 

曾有一位太守,休假在家,想起京都廚娘「調羹極可口」,便託朋友在京城物色一名廚娘。未幾,朋友找到一廚娘,「其人年可二十餘,近回自府第,有容藝,能書算」。幾天後,這廚娘到了,但在距城五里的地方停下來,遣腳夫送來一封告帖,「乃其親筆也,字畫端楷,曆序『慶幸,即日伏侍左右』,末『乞以四轎接取,庶成體面』。辭甚委曲,殆非庸女子可及」。太守不敢怠慢,派了一頂轎子前往迎接,「及入門,容止循雅,翠襖紅裙,參視左右,乃退。」這樣的廚娘,連太守都深深折服。難怪江浙人家都想生個女兒好好培養。 

宋朝社會湧現了很多出色的女詞人、女畫家、女醫師、女茶藝師、廚娘,還有一些女童甚至參加了科舉考試,這跟宋朝人家比較注重培養女兒的才藝與文化知識是息息相關的。 

 

宋朝妙新聞_平面書影(小)_300dpi.jpg
本文節錄自宋朝妙新聞一書,時報出版提供。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