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拇指背后的迷思》筱琳子

2017/4/16  
  
本站分類:創作

《大拇指背后的迷思》筱琳子

歡迎瀏覽:

https://www.facebook.com/limleechun211/

讚,一個正能量滿滿的漢字。由古至今,相信沒多少人能真正抗拒這個字所帶來的喜悅,滿足和虛榮感吧?翹起大拇指,說個‘讚’字,無需贅言,旋即輸出滿滿正能量,讓人神采飛揚,何樂而不為?而今社交網絡刮起‘讚’之風,早不再是新鮮事。讚一個,相等於支持、讚賞、喜愛…… 總之就是讓人春風滿面,昂首闊步。按鈕速度如風,簡單不過的操作,恰恰符合了當下人人講求的高頻率,快節奏 。

贊=另一種徵求表現自我的方式?

讚,本來想借以表示支持和喜歡的功能,讓情感表達方面痛快些,傳遞祝福更慷慨些;從而體現人與人之間歷經矛盾卻保持著相互扶持的關係。然,不知何時開始,經已成了另一種徵求表現自我的方式。本來,在社交網絡的主流觀念下,臉書是一個可以發揮正面作用,讓我們找到樂子,找到情緒宣洩的出口,找到認同感、累積更多積極體驗的地方。無可厚非,這些虛擬的聯繫確實也讓我們獲得工作、各種資訊 、情感支柱以及種種日常幫助等。我們借此與他人互動,在個人瀏覽喜好方面表達得更暢快了。

偏偏,當今社交媒體所表現出的現象,鑿然折射了我們最本質的性格之一:社交天性。 密歇根大學的社會心理學家Ethan Kros指出,使用臉書令我們感到傷心。這種現象堪稱「臉書抑鬱」。約2013年,Kross和同事對臉書進行研究時發現,在某段時間內使用臉書越多的用戶,其心情變差程度更甚。

心理學家Isabella Heuser 教授則表示,通過日復一日的使用,人的大腦基本上早已習慣了要在每一個早上登錄社交媒體查看新信息,只因會帶來愉悅感。通過社交媒體,我們暫時逃避了現實世界,為自己營造出一個看似積極的世界。這時候,多半是多巴胺在作祟,讓我們對於使用社交媒體產生期待,因而想不停的體驗。然而,在經歷了這些積極的感覺後,我們開始發現自己不再感到歡愉,不想再與其他人產生聯繫,這便是一種典型的抑鬱症症狀。偏偏,我們的大腦還記得它曾經從社交媒體的使用中體會到愉悅感,故此我們依然選擇繼續使用。惟愈發感覺空虛,而這種下意識的體驗也只帶來痛苦。事實上,我們的確難以抗拒多巴胺的誘惑。抑鬱常讓人感到頹喪,振作不起來;多巴胺偏偏讓人感覺精神奕奕,能量滿滿。

究竟,社交媒體是否會誘發抑鬱?那就得視乎我們如何使用了。舉個簡單的例子,當我們盯著朋友們日常生活中的精彩動向並將其與自己枯燥乏味的生活作比較,抑鬱與壓力自然隨之而來;反之,當我們透過社交媒體關注一些深具影響力人物所分享的勵志故事或心得,借以鞭策自己督促自己,信心與動力必油然而生。

那,社交網絡是否以一種前所未有的方式放大了每個用戶的需求呢?當我們感到資源匱乏或喪失了應對某些潛在威脅時而產生的狀況之能力,一種無形壓力的衍生,遂成了「過度社交」。毋庸置疑,這種過度社交因此造成強烈的疲憊不堪。就這樣,臉書、Instagram或同類平台等魔幻王國,從原本充滿正能量與歡樂的地方,成了黑暗隱晦、甚至是詭異多端的場域。

在一部波特蘭諷刺短劇中,裡頭的角色人物在往意大利的週末中在酒店裡睡了整個假期,痛苦地結束了旅程。然而,他們同時也發出了一系列笑意滿滿,看上去甚是開心的照片。回到家的時候,好友在瀏覽照片時向他的這趟旅行表示祝賀時,他卻表示無奈:「事實並非你想像般的美好啊!」這好比一對人人稱羨的夫妻,天天在網上曬出恩愛照片,殊不知他們的鄰居(可能恰好又是你的朋友)常常向你投訴,他們無時無刻不惡言相對,天天鬧個雞犬不寧!

另外,媒介技術專家 Deanna Zandt 在 2015 年 6 月的一個論壇上曾經提到自己的真實案例。她向在場的觀眾展示了從自己的社交媒體上摘錄的照片,在所有的照片中她都保持微笑。然而據她本人透露,那段時間恰好是她的抑鬱症最嚴重到影響生活的時期。「我親手創造了那種認知失調。」換言之,她的實際生活狀況與她公開與別人分享的狀況大相徑庭,這使其抑鬱情況更糟糕了!很多時候,我們選擇將真實情緒掩藏,在公共平台上呈現出與實際感受迥然不同的狀態。這些偽裝漸漸讓我們走向一條異化的道路。而這種‘風險’並不僅是來自那不堪一擊的虛情假意,當然也是一種自欺欺人。我們不斷擁抱技術,可換來的卻是集體性的認知失調與抑鬱嗎?

研究抑鬱症的認知科學家 Charlotte Blease 表示,社會地位是社交媒體抑鬱症的根源。抑鬱症是一種自適應行為——孤僻、低姿態、低自尊感。這種行為會出現假意順從、放低社會地位等現象。特別是當我們感到自己被那些高社會地位或高聲望的人所超越時,就會本能的觸發這種機制。正如Blease所言:「我們被這樣的人所吸引,而我們又一直覺得,自己跟他們相比,根本就是個失敗者!」這正是社交媒體對我們產生的間接性影響。今天這個高度視覺化與快餐化的時代,我們的情緒起伏何其大,我們更輕易的斷言,並在心裡將自己塑造成一個失敗者的姿態。

無疑,我們很本能的把目光停駐在一些看起來特別有吸引力或非富則貴的人身上。一般上,我們都只在臉書發佈生活中的‘亮’點,總之都傾向於發出一些讓自己看上去挺好的動態。反之,實際上所面臨的考驗、內心的焦慮或懼怕等,從不公諸於世。是我們都選擇把不好的一面統統收藏起來嗎?抑或,我們確實也發出一些日常生活中負面的事只是沒被留意到?

生活在一種高度亢奮的交流環境中,很多時候我們在社交媒體上並沒有真正的交流。終究,只削剩自戀。看似在‘分享’一些事物,可捫心自問,我們不過盡可能傳發一些讓越多人看了之後都點讚的東西,不是嗎?歸根究底,這種偽裝成分享的行為是不是僅僅為了滿足我們心中的自戀與虛榮?彷彿,這個世界繁花似錦,嘈雜得很,可怎麼每個人卻都在自說自話?大家絞盡腦汁爭著想掏出一些讓人讚不絕口的東西,可是到了最後,我們究竟得到什麼?

是‘比較’讓我們變得面目可憎嗎?

《心理學動態》(Current Opinion in Psychology)雜誌的研究發現,在目睹別人的「狀態更新」、開心假日照、溫馨家庭生活照等,我們都不自覺地將之與自己的生活做比較,並一味認定臉書朋友們的生活一定比自己更好。這種不良情緒實以‘嫉妒’為多。嫉妒多了,抑鬱的概率自然也相等增加。

其實,嫉妒不就是變相的輕度抑鬱嗎?它促使我們設定更高的目標。儘管後果多半是痛苦的,可我們誓死都不願向任何人坦承我們嫉妒,甚至連自己,都蒙在鼓裡了。在某種層次的壓抑下,我們不知道自己為何變得如此沮喪或力竭、如此怨憤或悲傷?於是,讓我們‘暫時’從嫉妒的痛苦中解脫出來的方法正是——發更多一些也許我們自己也引以為傲的動態。可惜,這卻是社交網絡中一種「嫉妒螺旋」的威脅。一些看上去「無濾鏡」的旅行照,‘唯美’的「起床的樣子」自拍照等等,我們不經意讓朋友看了,深感挫敗。簡言之,我們不僅為‘嫉妒螺旋’添了武器,還讓自己陷入險境。怎麼說呢?打個比方,當甲用戶發出在某家餐館用餐的帖子,乙用戶看了也發出相似的內容。惟可能奢華層次更高一些,以此類推。久而久之,臉書世界不也變得離現實愈來愈遠了嗎?也許到了最後,當提及發帖的真正目的,就連當事人也變得渾沌起來了。如此惡性循環下,臉書的‘嫉妒螺旋’不也令我們反目成仇了嗎?

誠然,臉書的確也擴大了情感的反應範圍。如「哈哈」,「生氣」,「傷心」等。然而,大家最關心的,還不是那個微翹的大拇指嗎? 讓我們告知他人自己是否喜歡某樣東西,支撐一切情感認知的,仍是今天隨處可見的 臉書-「讚」(Like)的按鈕。如同所有優秀的抽象概念一樣,為了提供一個簡單而共通的方法,遂以「讚」把一切複雜的思維與抽象的情感強力濃縮化。反正這不是一個用戶說了算的全新時代嗎?大至社交媒體,具體至臉書,它們恐怕都在驅動著一個全新的世界,許多其它元素幾乎都被邊緣化了,唯獨大眾文化與個性文化漸漸融為一體。

我們一直將臉書上「讚」的功能稱頌為一種極端民主的工具。或許因為‘讚‘,用戶們終於讓自己被看到了,被注意到了!從經商角度而言,臉書的「讚」確實可以提供更多關於眾人喜歡哪些產品之類的信息。利用「讚」的按鈕,營銷人員可以有效的更改廣告中產品的各種可變因素,看看大眾更喜歡哪一種,加以改善後再將之迅速推廣。掌握了讚的功能所提供的通行方法,營銷者還可以檢驗廣告在不同市場上的效果,從而為整個營銷活動提供諸多便利。

哎,這個翹拇指所揭示出的信息實在太多了。它讓「讚」變得過於重要、顯而易見。這按鈕將某層面紗撕得粉碎,同時也將一些不堪的暴露無遺。好像只要成為受人喜歡的人,皆能獲得成功!這種索求迫切得讓人膩煩,讓人焦慮。是的,「讚」啊!快來「讚」我!大家都來「讚」我啊!豈止限於市場營銷方面?翹起大拇指的「讚」,似乎永遠都是諸多繁復過程的代名詞。它勝於說服力、勝於好感、勝於認知,勝於一切!基本上,這個按鈕早已將許多過程進一步精簡,坦蕩蕩赤裸裸呈現在大家眼前。這種精簡的結果最終演變成廣告商的大力宣揚:「來 Facebook 讚我們,您將贏得大禮!」!瞧,大大小小用戶對「讚」的痴迷,種種情感反應,不正是大大促使「讚」成了更彰明昭著的指標嗎?

過度分享,是內心稀缺的折射嗎?

分享,本來為了傳達關愛給身邊在意的人,惟‘分享’成癮後,我們不再理會到底有誰‘接收’到此‘分享’?憑什麼接受?為什麼要接收?他們從中得到了什麼?有什麼心情感受?我們也許忘了,分享原本的面貌──難道不是僅僅為了對方也沾染到歡樂的氣息,就好比我吃著一塊滋味特別好的蛋糕,也分一半給你,讓你嘗嘗。除了這份純粹之外,絕無其他企圖?

剛才提了。臉書上,我們看到許多人爭相分享他們的喜怒哀樂、生活點滴、和情人間的甜蜜時光,餐桌上的帝王蟹、上等牛排、高檔次紅酒等。靜思片刻,分享,偶爾和‘炫耀’或‘洩憤’只是一線之差不是嗎?偏偏‘分享’,太多時候成了被廣泛運用的詞彙。這時,‘炫耀’就會假冒‘分享’的名義,肆無忌憚大按喇叭,如同夜間震耳欲聾的金屬音樂。而‘洩憤’也會不經意的玷污了‘分享’的腔調,在穿梭於巷弄當兒把情緒垃圾撒落滿地。本來,這些存在不無道理。有憤怒,為何不能發洩?得意時,為何不能炫耀?然,藉由‘分享’的名義發帖,究竟是為了往平鋪著氣派紅地毯的階梯,以最優雅的姿態徐徐而下,還是糖衣後還藏匿著不為人知的秘密有待揭示?終究,在表達形式日益豐富的今天,糖衣後的真實意願漸被模糊化後,面紗被揭開了又情何以堪啊?

哎,你讚我,我‘回’讚你,何錯之有?你不讚我,我自然也就沒有‘理你’的必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公平嘛!網絡世界本來就虛幻如影,何必太認真?那你呢?真正想要的又是什麼?直線上升盲目的‘讚’,還是返璞歸真後的‘靜’?寂寞有時,黯然有時。誠實貼近自己,學著將注意力凝聚,學著在無人點讚與評論中也確切體認到自己的價值,就像我們學著如何自我抑制,嚴禁那些垂手可得的甜食一樣。這些當然都需要清晰的自我認識與堅不可摧的意志力。試問日常生活中又有誰能完全擺脫甜點呢?但至少我們清楚意識到接觸它們所面臨的後果。

沒錯,社交媒體黑暗的一面也許正逐步壯大,而我們能否建立一種健康的社交媒體禮儀,將虛擬的臉書世界與現實世界重新連結,積極改善彼此之間的關係,真正達到雙贏,這就關乎拿捏的藝術了。不時駐足警省反思,找回本心,讓自己不論在身心靈方面,保持平衡之余,穩當中成長。內在的強大將讓我們更能從容的展示最真實的狀態。換言之,它讓我們放下偽裝,卸下包袱,體現出親密性。你說,多好!

作者簡介:

Photo 151115.JPG

生命裡離不開音樂、咖啡、旅行。樂與文字糾纏不清。從以前的爬格子到如今的鍵盤敲字,溫熱的心不曾離席。今年的新年願望依然不變——繼續本著一顆探索‘快樂’的心出發,好好認識自己;繼續透過出走,收集最温柔的光和熱。祈願對生命的惊服和熱愛,愈深愈堅实。

更多作品,歡迎瀏覽:

https://www.facebook.com/limleechun211/

http://wanka365.com/author/wanka24/

http://www.read-life.com/?s=筱琳子

love.jpg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的話,請轉發分享。

您的一小步,就是我的一大步 (⌒▽⌒)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6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