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這種病》廖振順:「希望」才是教育的重點

2017/3/24  
  
本站分類:生活

教育這種病》廖振順:「希望」才是教育的重點

我的前三本書《地理課沒教的事》系列,屬於科普類書籍,這次寫教育類的書,感覺比寫科普書還要困難,拿起筆來,以文字去面對過去曾經生澀、一度迷惘,卻傻得只知道盲目前行的自己,愈寫愈質疑,如今的我思緒真的比過去明朗嗎?用墨水把刻劃在記憶深處的同學和老師,清晰地拓印出來重新觀照,雖然早在多年前就已經有足夠的勇氣去面對這般不被期待的自己,但在字裡行間仔細梳理過去的種種傷痕與成長經驗,依然會在下筆的某一刻,內心忽然悸動,隨之而來的鬱悶,必須藉由深深地呼氣才能緩緩舒展。 

俗話說久病成良醫,因為病久了,親身感受到病起病癒的每一分鐘痛楚,每一口藥物的苦澀,每一次病情轉折時的心情起伏,我想,當久了被折磨的學生,或是看多了被折磨的學生,經歷過這些難以想像與理解的心路歷程的老師,也會有機會成為良師的。 

作家廖輝英寫過一本小說《油麻菜籽》,小說中用「油麻菜籽」比喻女人的命運,說她們像油麻菜籽一樣隨風飄散,落到哪裡就長到哪裡。以同樣的邏輯來看,一位學生的求學命運,多數時候也像油麻菜籽般,落到哪個學校、哪個班級,要不就在那裡快樂學習,時時刻刻互相刺激求進步;要不就是在班上痛苦掙扎,分分秒秒互相漏氣比墮落。 

一樣米養百樣人,孔子也說要因材施教,可是受到西方工業化的影響,教育變成是為了工業化之下的產業需求而提供勞力,如何教育出制式化、大量化的勞力品質,就變成世界各國的教育重點。可是人不是百樣嗎?嗯,那就乾脆像工業產品一樣囉,分成合格品、瑕疵品,甚至是直接放棄的耗材。 

百樣人到底有多百樣?在教育上實在說不準,有些人很會理解文字、數字,以文字、數字邏輯思考如同呼吸一樣,因此這類人在現今以文字、數字教學考試的環境下,生存得非常好,經常成為眾人眼中的資優生。但是有些人看到文字就當機,卻對聲音極端有感,聽過的聲音很自然就會在大腦留下印記;相對的,世界上有些人根本就是音痴,不同的聲音在音痴「木耳」的聆聽下都是一樣的,完全無法聽出音準,也聽不出兩種聲音的些微差異。還有些人則是看圖形的天分令人咋舌,任何東西包括文字、數字都在大腦中以圖像來運作,文字內容對這類人的意義不大,圖像的構成邏輯才是有感的。 

聽覺型和視覺型兩類人若沒有碰到貴人指點,或是自己悟出自身的特質,在以文字、數字教學考試的環境下,課業上經常出現不盡如人意的成果,此時若再加上家人、朋友的打擊,再強的自尊心也會被慢慢擊潰,心死了,整個人還有希望嗎? 

「希望」是重點,如果學生在教育中看不到希望,那為何要學習?引領學生看到希望,在第一線的老師責無旁貸,若教育者缺乏遠見,如何能夠引領出希望呢?如果回到二十年前,告訴朋友我們現在口袋裡那部又輕又薄的設備可以拿來付錢、用來導航、規劃個人健康、控制家電......,而且許多服務都免費,他們肯定會說這是不可能的。 

這個世界正在劇變,Uber 旗下沒有計程車,卻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運輸服務商,Facebook 不賣書也不生產內容,卻提供世界最大的社群網站服務,阿里巴巴不生產商品,更沒有任何倉儲,卻是世界上最大的電子商務服務商。 

未來呢?甚至有大師預測三十年後,資訊藥丸將會出現,吞一顆《史記》藥丸,五十二萬六千五百餘字立即進入腦海,若真如此的話,那麼,教育制度要不要改變?教學方法要不要調整? 

可預見的未來三十年時間,世界將進入一個前所未有的科技噴發期,許多傳統工作會消失,同時許多新興工作會誕生,在這段變動期間,「缺乏遠見」會是教育最可怕的事。 

 

教育這種病_小.jpg
本文節錄自教育這種病一書,時報出版提供。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