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九黎神話.漂流

2017/3/7  
  
本站分類:創作

短篇:九黎神話.漂流

神話:漂流

 

一日,魚鴞在河岸上獵食。飢腸轆轆的他,已經許多日子沒有食物下肚。驀地,水花嘩啦作響,一條美麗的鯉魚正在山澗中嬉遊。魚鴞大喜過望,追著鯉魚躍過山澗,穿過洶湧的大河,竄上山間的瀑布。鯉魚歷經千驚萬險,來到了平靜無波的大湖,她死亡的陷阱。魚鴞站在湖岸旁,雙目追著她尾鰭最輕微的擺動,雙耳傾聽她最薄弱的呼吸,利爪磨光,蓄勢待發。

正當雙方僵持不下時,一個水民正好撐著小舟,划過大湖,打亂了魚鴞的追蹤。鯉魚急忙跳進水民的舟上,懇求他救命。


鯉魚如是說:「帶我走,把我帶到湍急的深淵裡,或替我引來磅礡的大雨。只要救得性命,子子孫孫都願保護汝輩遠行,大江大海不受風浪侵襲。」
水民心軟了,脫下蓑衣罩在鯉魚身上,划著小舟經過魚鴞面前。
利眼的魚鴞問:「好兄弟,你可曾見到一條魚,又肥又美,正合我今日下肚?」
水民答:「好獵人,我今日只見一倉皇落翅,不知何去何從,此外不見魚亦不見人。」

魚鴞知道他說謊。大湖上只有他們三人,鯉魚如果不見了,只可能是他做怪。他只裝作不知,自顧自說:「真可惜。那魚要我的黃金,想拿回去妝點她的水洞。我不允,她卻偷了去,真真令人懊惱。如有能人賢士,為我尋來那騙人的鯉魚,也許黃金便能給他作謝禮。」
水民笑說:「好會唱歌的鳥兒呀!你有好歌喉,何不去市場上換食糧?你有好黃金,何不去市場換餐飯,偏生在此空蹉跎?」

魚鴞不動聲色,心底卻是氣惱。「好歌喉,不喜庸俗聽;好黃金,不願外人奪。那遠方海底夜明珠,無價能換長生青春。我見了心喜,欲尋來與萬有共享。哪知鯉魚自私吞了去,累我追緝至此。如有能人賢士,尋來鯉魚蹤,夜明寶珠當屬他。」
「哈哈!寶珠神奇,鯉魚又何需避你尋庇護?大方如此,又何憂鯉魚私吞為己用?好騙子,快快去,別把珍貴時光虛擲了。」


魚鴞澎起羽毛,他知曉鯉魚便躲在小舟上。咫尺之遙,卻如千里之遠。
「好義氣!」他讚道,即便胸中燃燒著怒火。「吾輩平生最愛有義人。張開你伶牙俐齒的嘴巴,許一個願望,我將成你義氣一族的守護者。神奇的智慧在我的心中,我口裡藏著足以改變世界的力量,只要你開口,秘密便贈你千萬子孫。」


「秘密?」


「正是,神奇法術的秘密。得了秘密,你便能操弄人心;參透秘密,你便能操作自然。有了秘密,這宇宙世界便是你的,從此服膺於你的公義之下,由你宰制。」
「只要開口?」
「誠然。」魚鴞嘆氣。「原先只要你開口,便能從我口中取了去。但是一團烈火在我喉間燃燒,忌妒秘密的自由,不肯讓他離去。」
「烈火如何消去?」
「無法可消。」魚鴞嘆氣。
「世間有法便有破。說出來與我同參,也許正好手握解方不自知。」
「你願助我解這毒火?」
「當然!」
魚鴞又嘆氣。「其實說來也不難,只要鯉魚膘中一升水,魚肝心中一滴血,惡火自然冰消融。」


水民低頭,一聲不響揭開腳邊的簑衣。

鯉魚把對話都聽進心裡。她怒道:「好倮蟲!汝因利忘義,那便休怪吾人斷義絕情。汝愛子孫,那吾便賜汝子孫繁衍不息;汝愛公義,便讓汝輩子孫世代因公義不得抬頭,在烈火燒盡前守著那可恥的秘密。」


魚鴞無聲掠過小舟,攫走鯉魚,遺下兩支羽毛。從此,水民們握著外族無法知曉的秘密智慧,在歷史的陰影中等待烈火燒進世界的一天。他們的姓氏被纏上水紋不得解,一如鯉魚的怨念至今不肯除。

 

 

 

 

 

2017/03/07

 

 從舊文擷取出來的短篇故事,也是最早開始動手寫《狂魔戰歌》的三個基礎神話之一。眼尖的讀者也許會發現,故事中的水民後來的子孫變成了什麼人,甚至有可能和本傳中不經意揭露的片段互相衝突。 

這當然不是吃書或是搞笑,是我故意設計的結果。歷史向來容易帶上虛假的面具,設計這些小小的衝突一來是給設定廚讀者考據的驚喜,二來也是想說說關於後人怎麼寫前人的故事。首部曲預言之子中說漂流之人是為了女神神聖的任務,才世世代代漂流在九黎大陸上,但是這篇流傳在金鵲皇朝中的傳說,卻暗指漂民是因為貪求魚鴞的禮物,才落得被鯉魚詛咒。究竟真相是什麼,再請各位到書中細細搜索囉!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0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