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雨短心得:小說《大衛‧蓋梅爾.傳奇》

2017/2/19  
  
本站分類:藝文

西北雨短心得:小說《大衛‧蓋梅爾.傳奇》

本周末補班不爽,來點老派的口味正好。

 

要說老派的經典,
不能不推這位傳奇作家大衛‧蓋梅爾的《傳奇》

等等!以為盆栽人在說繞口令切掉的人,
再多等一下下,馬上就要說到這個傳奇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傳奇從來不是空穴來風,傳說中的大衛蓋梅爾到底有多大牌,
讀者們只要上網搜尋一下,舉凡獵魔士、魔印人、颶光典籍、第一法則,
等等歐美超一線的熱銷奇幻小說家,宣傳裡都不約而同提一下這位大師身後,
由其友人和遺孀以他為名創立的小說獎便可見一斑。
即使不論這些身後的成就,光是傳奇一書,
也足以令讀者驚嘆大衛‧蓋梅爾的功力。    <言雨表示忌妒.>

回到書本身,這本書不只建立英雄,也想打倒英雄。
《傳奇》裡的主角宙斯拉是個年逾花甲,連走路都會風濕發作的老頭。
壓在他身上的不只是歲月的重量,還有過往功績的影子。
碉諾赤城的城主臥榻病重,孤軍面對北方蠻族五十萬大軍壓境,
不得已動用過往的人情,請出這位傳說中的英雄老兵——斧神,

期望這位傳奇人物可以再現神力,守住城池直到援軍抵達。
小說一開始便讓這位斧神豪氣萬千對死神叫陣,
而死神光是躲他都來不及了,更別說正面交鋒的勇氣。
光陰荏苒,來到故事發生的現代,這位老兵沒了家人、朋友,
孤身一人,病痛纏身,還要獨自面對過去的人情債,
去打一場毫無勝算,除了榮譽之外一無所償的戰爭。

這就是傳奇嗎?
說實話,就算沒有之後精彩緊湊的攻防戰,光這段老驥伏櫪的心路歷程,
傳奇這段開頭就已經在盆栽人心裡立下了超絕的地位。
盆栽人不是語言學家,不知道西洋原文是否別有用意,
或是譯者的巧思如此神妙,在這位斧神的譯名中用上宙這個妙字。
宇宙即是空間與時間,超越宇宙就是超越時空。
斧神宙斯拉的傳奇威名,連死神都不敢直攖其鋒,
只能躲在暗處用時間詛咒他,威脅他時間會帶走一切榮光,

將這位英雄人物磨成老朽不堪,受人鄙視的骷髏。
隨著故事推演,我們也的確看見歲月的魔力,
再偉大的英雄人物也有弱點,也會生病受傷,
也有不擅長的事,也會感到害怕,甚至徬徨無助。
時間的確把這位氣慨萬千的英雄消磨了,

但是另一方面,讀者也可以看到這位宙斯拉絕非浪得虛名,
靠著過往的光環吸引冤大頭投入絕望的死戰。
傳奇之所以為傳奇,就是他能做到普通人做不到的事。

不管是老了、累了、受傷了,宙斯拉的腦子始終不糊塗,
他的身體會有損傷,但是他的心卻始終保持堅定,
光明磊落,身體力行告訴所人他是怎麼贏得傳奇的美名。
也難怪坐擁龐大帝國的蠻王,會如此忌憚這位傳奇,
到最後甚至從心中拿出敬意,和明日就要生死相搏的敵人,
一同在這位傳奇殞落之後,舉杯共同讚頌斧神宙斯拉。

時間果然殺死了斧神,但是宙斯拉也超越了時間。
<阿蝙表示:如果你成為象徵,就能不朽。>

 

 

嚴格來說,《傳奇》這本書沒有什麼精巧曲折的故事布局,
有些人性面的描寫,在講究詭譎布局的讀者眼裡,
甚至顯得有點過度光明,一廂情願。
但是盆栽人得說,這就是傳奇這本書真正吸引人的地方,
不賣蠢萌廢、耍中二玩人性黑暗面、病懨懨傷春悲秋通通沒有,
整本書就是砂鍋大的拳頭互相對幹,走男子漢熱血路線。
沒有什麼國仇家恨,複雜糾結的情愫,
單純就是敵我雙方立場不同,所以站上擂台拚個你死我活。
乍看之下非常無腦的布小說情節,

但作者筆力萬鈞的氣概,卻讓這場生死決戰多了英雄的光輝,
令本來應該絕望悲慘的故事線,增添了無數壯闊的氣慨。
到了故事最後,原先默默無名的小人物們,
也隨著故事的推演,沾上了宙斯拉的傳奇光芒,
在文字中閃閃發光,照亮了悲壯的結局。


不能再暴雷下去了,
最後,來句哈利波特的台詞.  <不知道為什麼,我超喜歡這一句.XD>
『我才不相信這些娘娘腔、軟骨頭的胡說八道。』
假日想來點熱血爽文沒有錯,
但爽文也要爽出高度和深度,就絕對不能錯過這本《傳奇》

 

以上,昨天補班沒發文的言雨盆栽人,打完收工。

 

 

 

 

另記:

寫文章時盆栽人喘口氣,
上網搜尋一下這位傳奇作家,
發現傳奇這本書,根本可以當作者自傳來賣啊!


如果想多認識大衛‧蓋梅爾這位傳奇作家,
一定要推一下灰鷹爵士這篇文章,
看完只有一句『媽啦!蓋梅爾根本是宙斯拉本人!』

驚喜都在灰鷹巢城:http://blog.roodo.com/grayhawk/archives/11924353.html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2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