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胎@陳慧文

2022/1/20  
  
本站分類:創作

備胎@陳慧文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detail/1376713

(更生日報副刊2020.5.23)

 

        備胎 陳慧文

    「鈴──鈴──」正忙於成堆的公司事務,辦公桌前的電話響起。

    「喂,語萱嗎?」電話那頭傳來子傑課長略顯煩惱的聲音。

    「是,課長。」語萱說。

    「是這樣的,下週四有個在外縣市舉辦的會議,公司說我們課一定要派一位年資十年以上的職員參加,」說到這裡,課長似乎略感抱歉,尷尬地笑了一下,又解釋似地說道:「我問過幾位,他們都有要事纏身不便參加,我查了一下妳當天的行程,只有兩位客戶要接洽,可以交給巧珍去處理,所以,可以請妳參加那場會議嗎?」

    語萱知道這是人人避之不及的差事,但還是說了:「好的,我會再跟巧珍做好交接。」

    「太好了,」語萱可以想見課長放下一顆心頭大石的表情,但課長接著又說:「不過妳先不用跟巧珍提,因為我還要把名單呈報經理,如果通過了會再發文給妳,妳再等通知吧!謝謝妳喔!」

    掛了電話,語萱搖頭苦笑。她知道課長將會再詢問幾位他心目中更理想能幹的同事,語萱只是一個令人安心的預備人選而已。這麼多年了,她在子傑心中,仍舊是一個備胎。

※ ※ ※

    從小就是個聰明乖巧、各方面表現中上,卻不特別頂尖出色的女孩。選舉班級幹部的時候,無論是導師提議還是同學提名,剛開始絕不會想到語萱。直到班上所有風雲人物都當選了適合的股長,剩下沒有人願意擔任的職務,如負責整理和傾倒回收物的環保股長,或是最嚴厲任課老師的小老師,才會想到做事很少出差錯、性情溫和好說話的語萱。

    「那麼語萱,願不願意試試看呢?」導師總是有點汗顏地這樣詢問著,似乎也意識到總是把燙手山芋丟給這麼文靜聽話、不會拒絕的學生,不大好意思。

    「嗯。」語萱平靜地點點頭。然後,在幾乎令人難以察覺下,默默地完成分內工作。一個學期下來,沒出任何麻煩,卻也沒有在任何人心中留下特別印象。下個學期初,選舉新幹部時,她仍是那個最後才被想起來的人。

    有一次班上推選參加國語文競賽的人選,班上的演說高手巧珍,同時也是寫作好手,她選擇參加作文比賽,因而無法參加同時舉行的演講比賽,但其他同學們沒有一個願意上台演講,最後此任務又落到語萱身上了。語萱無異議地接受這個比賽機會,自己很快地寫好了演講稿,每天在家熬夜練習。但是一個禮拜後,導師卻很高興地對她說:

    「太好了,語萱,教務處把作文比賽和演講比賽的時間錯開,這樣巧珍可以去參加演講比賽,妳就不用去了喔!」

    語萱微笑點頭,回到自己位子。她知道在導師心中,自己害羞內向,「被迫」參加演講比賽,必定煩惱不已,屆時恐怕怯場出糗,導師想必為她、也為班級榮譽擔心了許久,因此理所當然地認為:巧珍可以出賽,是皆大歡喜的好消息。沒有人知道語萱其實已經開始準備,而且下了許多功夫,她也沒有告訴任何人。

※ ※ ※

    語萱剛進這家公司時,子傑是她的組長。不久,子傑就發現語萱是個令人安心的存在。

    「下午的會議本來巧珍要做報告的,但她今天請病假,妳可以替她報告嗎?……太好了,不過如果雅婷下午可以從客戶那兒趕回來,就由她報告,就不用麻煩妳了喔!」

    「明天有個客訴事件要處理,但同時間我要去總公司開會,妳可以去接待那位客戶嗎?……太好了,不過如果另一組的組長願意出面,就讓他去處理就好!」

    「下個月這個案子,妳願意負責企劃嗎?……太好了,我會報告課長,如果確定了再通知妳!」

    進公司半年後,子傑開始在下班後約她一起吃飯、看電影,但在公司始終保持距離,有時似乎因為公司的事忙,而一兩個禮拜沒再有私下的聯絡,之後又突然殷勤頻繁地邀約,週末拉著她去超市買菜,回到她住處當起大廚。然後在一段時日的冷靜後,又找她一起出差,並在旅途中展現熱情,或是突然邀請她到北海岸的濱海渡假村共度週末……這樣若即若離的關係持續了一年多,他們之間從來沒有明確的承諾,也許連子傑都不知道,儘管語萱在許多事情上都沒意見、不拒絕,在感情上卻從不隨便,在她內心深處是真的很愛這個開朗陽光、又有點鬼頭鬼腦的男人。

※ ※ ※

    子傑又突然從她的私生活中消失了,而且毫不避諱地熱烈追求著同公司另一組的新進職員。那是個美麗的女孩,清秀的臉龐充滿膠原蛋白,作夢般的眼睛和笑起來稚氣的酒窩,能激起男人真正的憐愛和保護的慾望。當同組的組員們在子傑和語萱都在的場合,八卦地追問組長新戀情的進展時,子傑不置可否地呵呵笑、搔著頭,眼角略帶抱歉地瞥了語萱一眼,語萱以一種理解平靜的表情轉過頭處理自己的公事。她內心的驚濤駭浪在表面上卻是如此無風無浪地帶過了。

    但是子傑的追求終究無疾而終,大約兩個月後,同事們不再看到子傑經常與那女子相約見面,幾天後,聽說那女子已經有男友,是其他公司的,有人曾看過他開車來接女子下班,看似個高富帥。在大家看來,也不過是子傑剛萌芽的好感成了小小的失戀,倒也不足為怪。

    又過了幾個禮拜,有一天子傑約語萱下班後到以前他們常去的一家餐館用餐。她赴約了,也和子傑天南地北地聊了工作和生活的種種,但始終保持著同事或朋友的態度。這樣約了幾次,一天晚上用餐後子傑握起她的手,表示今晚想去她的住處,她卻抽出她的手,破天荒地表示了拒絕。

    沒有被語萱拒絕過的子傑愣了一下,但仍握住她的肩膀,靠近她的耳畔,試圖發揮他的男性魅力,溫柔地說道:

    「是因為XX的事嗎?我和她其實沒什麼……」

    「組長,」語萱輕輕閃過他的摟抱,溫和但堅定地說:「在工作上我可以盡力配合公司、配合你,可以總是放在你的口袋名單。但是在感情上,」語萱停頓了一下,勇敢地繼續說:「我不是那個永遠等你回頭的備胎。我們還是做朋友吧!」

※ ※ ※

    一晃眼那已經是八年前的陳年舊事了。這幾年子傑升了課長、結了婚、還有了兩個小孩,語萱則當了組長,又談了幾次戀愛,但終究未步入婚姻。說到這個組長的職位,當初也是公司青黃不接,在沒有其他適合人選的狀況下,子傑才塞給語萱擔任的。擔任之後,公司並不覺得這個組有何特出表現,但也沒添任何麻煩、無災無難地過了五年,這個還算稱職的組長職務也就繼續當著了。

    語萱並不覺得自己常常當備胎的狀況委屈。她知道是自己不夠積極,也許是尚未發現值得主動爭取的事物。很多事她覺得沒有臨到自己頭上,倒也輕鬆自在;若是大家互相推諉而推到了她身上,她倒也願意嘗試。再說,她想:如果她推辭了,必定造成老師或上司的困擾,事情總是要有人做,她不樂意看到任何一個同學或同事為此不開心。何況她向來對各種任務並不特別排斥,那麼何不藉由這個機會開發一下自己的潛能呢?

    但是,唯有在感情上,她希望自己是對方心目中的第一女主角,甚至是唯一女角,而不是其次的選擇。這個想法,對於平凡的她,難道是太過分了嗎?她不知道,但唯獨這點,她無法妥協。當她發現對方當自己是備胎時,便寧願分手;如果那個珍惜她的人始終沒出現,她便寧願單身。未來那個對的人是否會出現,她不知道,她想:得之我幸,不得我命,隨遇而安吧!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