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兄弟情

2017/2/7  
  
本站分類:創作

【極短篇】兄弟情

弟:大哥!無論如何你都要想辦法救救我,阿香竟然絕情絕義,誣賴我是兇手。

兄:你冷靜點,咱是親手足,我不救你誰救?內情究竟是怎麼回事?你也得對我講清楚啊!

弟:我接到阿香的電話,說她男人去了賭場,這些日子我鬼迷心竅,日思夜念的就是她凹凸玲瓏的身體;機會到了,還不匆匆趕去幽會嗎?誰知居然踩進粉紅色的陷井,天鵝肉沒吃到,反惹了一身騷。

兄:幽會怎麼變成殺人呢?

弟:阿香開門,她穿著粉紅色通花睡袍,我一時儍愕,宛如做夢,情難自禁的一把擁抱她入懷。拖拖拉拉邊移邊狂吻,她掙扎反抗,雙雙跌坐沙發,隨即她驚呼一聲指著我,大喊兇手。我忽然瞧見沙發前地氈上躺著林軍,背上刺進的尖刀還插著,血把地氈染紅了,我向來膽小,看見那個屍體和鮮血,魂飛魄散的奪門而逃。

兄:那個騷貨找來的替身原來是你,他媽的這婊子,怎麼害起我弟弟呢?你和她何時開始的?

弟:還沒有開始呢!才首次吻她,以為飛來艷福,那知道這婆娘蛇蠍心腸。

兄:她知不知道我們是兄弟?

弟:我從來沒提起你,大哥!難道你也認識她?

兄:何止認識,我們還是老相好,她嫁給林軍,名義上是夫妻,卻有名無實。他患上陽萎症,自然冷落嬌妻,阿香如虎年華,對我精壯如牛的身體一拍即合。這婊子竟會對你施媚功,倒是可恨,我們長相不同,難怪她不知道咱是兄弟。

弟:那麼是她殺死丈夫嫁禍給我,好同你雙宿雙棲了?

兄:本來不是她殺的,現在只好算是她啦!誰叫咱是同根生的。

弟:大哥!不是她行兇,我們也不要冤枉好人。

兄:哼!不是她又不能是你,難道要我承認自首嗎?

弟:怎會是你呢?大哥,凶刀有指紋,相信警察會查到水落石出,阿香不會存心害我,她可能一時太驚怕,才會胡亂狂叫。

兄:凶刀沒有指紋,她打電話的目的是找個替身,陰差陽錯找上你。你來時,我在她睡床上躺著呢!只是不知道外邊的男人竟然是你,她照我的方法指控了你。唉!

弟:大哥,你相信我會殺人嗎?連一隻小雞我也沒膽割喉呢!你要救救我啊!

兄:媽媽死前要我照顧你,就算沒有她老人家的遺言,做哥哥的也絕不會見死不救。她一人指證將難取信,四、五人同時證明你不在場更易令陪審團相信你是無辜的。就這麼辦,我那班豬朋狗友都講義氣,你別再哭喪著臉吧?

弟:那麼,是誰殺死林軍的?阿香的嫌疑最大了,那天, 你說在她睡房裡,莫非……

兄:她已指證了你,再反口指證我誰會相信呢?何況,我們一班人都在皇冠賭場玩牌九啊!

弟:噢大哥,兇手原來是……

兄:別胡說,兇手就是阿香,是她紅杏出牆,謀殺親夫。我叫她找個垂誕于她姿色的登徒子替死,誰想到是你?咱是兄弟,犧牲她是無可選擇了。女人嘛!多得很呢!

弟:大哥,你去自首吧!如此逍遙法外,一輩子良心永遠不安。我不想被人誣賴,也不會去誣賴人。你只是錯手殺人,自首是會被判誤殺。

兄:你瘋了,求我救你,現在竟要我認罪,還算是兄弟嗎?

弟:你忘了我是讀法律的,是兄弟才不想你一錯再錯。

兄:你這個龜孫子,我沒有你這個兄弟、、、、、、、。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8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