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亥年讀詩談豬@陳慧文

2021/12/19  
  
本站分類:藝文

己亥年讀詩談豬@陳慧文

https://www.ydn.com.tw/News/323185

(青年日報副刊2019.2.1)

 

己亥年讀詩談豬 陳慧文

    金豬獻瑞,豬報平安。歲次即將邁入生肖屬豬的己亥年,俗話說:「豬入門,百福臻」,相信新的一年必定豬事大吉!

    豬是中國農村中的重要牲畜,在描寫農家生活的田園詩中,經常有豬的蹤跡。如宋代徐績〈花下飲〉中,農場動物的活潑姿態躍然紙上:「君看陌上春,令人笑拍手。……閑鳥下牛背,奔豕穿狗竇。」戴復古在〈石亭野老家〉中,描繪鄉間小徑上,牛群豬隻與人爭道的逗趣畫面:「牛豕與人爭徑路,桑麻繞屋蔽柴荆」。宋庠在〈春野五首〉中,以夕陽下放牧豬群的景象,勾勒出一幅寧靜安詳的黃昏風情畫:「斜陽墟落外,牧豕食春田。」明代尹嘉賓曾在〈平原道中見牧豕者〉詩中,特寫一位牧豬老翁的形象:「天門室宿鬱如虹,海上蕭條牧豕翁。會得平津開閣意,一竿寒日野田中。」陳憲章在〈和陶歸田園〉中,以天真可愛的動物環繞:「禽鳥鳴我後,鹿豕游我前」敘寫鄉居生活的閒適愜意。

    由於豬隻是鄉村常見的動物,歷代詩人在表達歸隱心志時,也常提到豬,如:宋代楊時〈寄練子安教授〉:「低迴野興有真意,浮名鸛雀過吾前。繩索歡膠漆常連,從游鹿豕終長年」,張磁〈送陳同父〉:「雞彘竹籬歸夢否,會閒方稱是男兒。」利登〈臨平春日有懷〉:「乾坤雙鬢改,日月寸心死。誓從鹿豕游,乃復叨第一。」明代歸有光〈壬戌南還作〉:「天命苟無常,人生實多僻。去去勿復言,牧豕在大澤。」皆有感於名利如浮雲,不若歸園田居,與雞、鹿、豬作伴,來得單純自在。

    性情溫馴、繁殖力強的豬,自古就是生活安定、財源滾滾的象徵,中國字「家」的造字本義,就是能畜養豬隻的穩定居所。在中國傳統的兒童啟蒙教材《三字經》中說:「馬牛羊,雞犬豕,此六畜,人所飼。」六畜興旺,則家大業大、國泰民安,其中又以豬最重要,有俗諺云:「六畜興旺豬為首。」北宋文豪蘇軾在除夕夜寫的〈別歲〉詩中,以「東鄰酒初熟,西舍豕亦肥」描述當地該年的收成富足。周弼〈豐年行〉亦以「馴雞塞籠彘牢滿」具體道出物產富饒、慶賀豐收的歡樂氣氛。

    溫和的豬給人恬淡自得之感,又是豐年樂歲的最佳代言,生肖為豬的2019年,想必是心想事成、收穫滿滿。在此祝願大家新的一年妙語如豬、豬玉滿堂、豬事如意,豬年行大運!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