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在匹茲堡》

2017/1/26  
  
本站分類:藝文

《那一年,在匹茲堡》

 

走過金色小徑
想起,曾經夾在書中的秋天
恐怕
早已入冬了。

............

再次回到匹茲堡,已是二十多年後的事了。這次,她是陪孩子,去他們曾經讀過書的山城,唸他們曾經唸過的學校,是巧合,也是祝福,她這麼想著。

也是一個秋天!

記得,匹茲堡是他們落腳的第一個城市。在還沒調整好時差的日子裏,她就被滿城秋色驚艷到不行!二人學校,相比鄰在一個有很多古老教堂,音樂廳,博物館的山頭。他們選擇住在離二人學校相等距離的老式民宅。有時,他們會一起上學,走一段路,然後,他右轉,她直走。

那是八十年代,系上有幾位台灣來的同學,其中有位她大學同班同學,也有位大學教過她的李德竹老師,正巧來同一系上唸博士。李老師請過他們倆上公寓吃飯。記得,那是個下雪的日子,大家在不大的餐桌上便餐,隔著窗,她看到滿天紛飛的白雪,才說有多麼美,又多美,想起「萬徑人蹤滅」......又想到,自己已經離家,不只五百哩了。一陣辛酸,湧起。

南方來的她,在處處積雪的冬天,需要很多適應。帶來的皮底長靴,雪地裏可是寸步難行,且,不小心還會滑跤,帶來好看的大衣,其實並不保暖。他早她一年來,略多些經驗,趕緊抽空,帶她進城裏的「克夫曼」百貨公司,去買了件羽毛外套,和一雙合適雪地行走的鞋。那件羽衣是白色的,是他選的,配上母親織的毛線紅圍巾,紅帽子,那些是她北方日子裏最溫暖的記憶。來到南方後,這些行頭就壓在箱底多年,鮮少用到,卻又捨不得扔掉!

她有二位比較特別的同學,一位來自伊拉克帥哥,另一位則是五十多歲,常穿著深色西裝,一雙布鞋,來自國內來的。有次過節,她請同學來公寓聚餐。國內來的同學,經歷文革,下放農村多年,好像什麼雜活都會做,還教大家烤北京烤鴨風味的火雞。這位同學年紀和大家雖差上一截,倒是還能相處和樂,彼此常會好奇尋問二地差異真相。伊拉克同學曾問,「為什麼你們中國人吃米飯沒加味道?」我們問他,「那又該怎麼吃呢?」他要了些醤油,逕自拌飯,那樣吃著。他說,他們米飯中,通常會放許多的調味香料,沒人吃白米飯的。

Ruth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