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Life on Mars?》端倪獨裁與極權下的人性

2016/12/4  
  
本站分類:藝文

從《Life on Mars?》端倪獨裁與極權下的人性

文/提子墨

「……水手們正在舞池中打群架,天呀,瞧瞧那些山頂洞人喲,像極了一齣馬戲團的怪人秀!再看看那位執法者竟痛毆錯了那傢伙!天呀,我懷疑他到底知不知情,自己只是賣座電影中的一角……」──節自〈火星上有生命嗎?〉(Life on Mars?) / 大衛.鮑伊演唱 

坂幸太郎應該是一位熱愛音樂的作家,在他的小說中常出現一些六、七十年代的懷舊金曲,例如:《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中,巴布‧狄倫演唱的Blowing in The Wind;《Golden Slumbers:宅配男與披頭四搖籃曲》裡,披頭四解散前的經典老歌Golden Slumbers、Help!與Come Together;以及《不然你搬去火星啊?》後記中提及,作者曾誤將大衛‧鮑伊唱的「火星上有生命嗎?」釋意為「生活在火星」的Life on Mars?。

些老歌大多充滿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那種濃濃的憤世嫉俗與慵懶頹廢的情懷,與對未來徬徨及恐懼的心境。尤其是大衛‧鮑伊演唱的Life on Mars?歌詞中以一位憤世少女的眼睛,心有戚戚焉看著經濟景氣低迷、農場工人集體罷工、美國車低價求售與滯銷、軍人逞兇鬥狠、警察執法不公的社會亂象與全球危機,訕笑自嘲彷彿是在戲院中觀賞著不斷重映的二輪電影。

些安定表象下的人心險惡,戒嚴管制中的暗潮洶湧;人言可畏的攻訐謾罵,蠱惑人心的威權管理……也就是《不然你搬去火星啊?》一書,會令人帶著恐懼的心情,緊張得一頁一頁往下翻看的重要元素。

坂幸太郎將我們自以為遠在天邊,又事不關己的歐美與中東國際動亂局勢,巧妙地揉進書中的日本宮城縣與千葉縣。小說中虛構的「安全地區」、「和平警察」、「危險份子」、「反對人士」、「正義使者」與「私刑拷問」,彷彿能端倪到曾被美方強權入侵的伊拉克或阿富汗、美國軍隊、塔利班、聖戰士或「美軍虐待伊拉克戰俘事件」的縮影。

不過這本書是以市井小民的角度,仰望強權政體與極權制度所帶給他們的傷害與恐懼。相較於當年西方媒體對於伊拉克與阿富汗,被美國貼標籤藉故攻佔管轄後,無辜人民的傷亡與反彈一手遮天的偏頗報導。伊坂幸太郎卻以悲天憫人的低視角,敘述一段段在極權下如女巫受火刑的受害者所遭遇的心路歷程,以及那些為求明哲保身或惟恐天下不亂的密告者,潛藏在人性中最醜陋的劣根性。

來批判「法律與秩序」的小說或動漫作品並不少,較知名的有筒井哲也「顫慄寄生」系列中的網路直播法庭(改編為電影《預告犯》)、宮部美幸《所羅門的偽證》的校內審判,再來就是這本讀完後讓人心有餘悸的《不然你搬去火星啊?》。

過,畢業於日本東北大學法學部的伊坂幸太郎,所探討的除了是當執法者的權力被雞毛當令箭推向最極致時,而物極必反所繁衍出的後遺症;更影射當法律的約束力被無限上綱後,等同被打回十六世紀前的天主教審判法庭,將會造成所謂的「道德恐慌」,引出類似海因里希‧克雷默與約翰‧斯普倫格的《女巫之槌》亂象。

《不然你搬去火星啊?》一書中隱喻獨裁與極權統治的布局,不禁令人讚嘆伊坂幸太郎的作品總算與歐美作家們所關注的「安全意識」、「信任危機」及「恐怖攻擊」題材完美接軌了!(原載於「博客來推理藏書閣」2016年 / 5月嚴選書推薦文)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